【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三十章 在桥下[非CP 粮食向]

目录

*

第三十章 在桥下


杨聪在上一场比赛之中的出色表现引发了观众席上欢呼的浪潮,中国队这边的粉丝团那震耳欲聋的喊声让场馆之内的一切其他的声音都变得十分模糊。充斥在场馆中的声援一直持续到了J国队的第三名选手坐上比赛席,双方的角色载入,和前几场一样,两个角色从刷新点走出,在长长的索桥之上相遇。


这张地图并没有什么迂回的余地,因此二人也就顺势开始了试探性的接触。由于在上一场中杨聪的强势表现,让J国队打3号位的驱魔师选手一上场便显得小心翼翼。而在经过前一场比赛的胜利之后,还有百分之七十生命值的杨聪此时的手感似乎出奇地好,在赛场上反而成了主动的一方,率先对对方发动了攻击。


由于刺客这个职业的背身攻击加成,使得许多刺客玩家都更倾向于对对手的绕背攻击。但此时在这个名为“绝处逢生”的地图中,狭窄的地形不利于角色的走位,因此杨聪先让风景杀冲上,利用瞬身刺切近对手,发挥了他一贯正面强打的风格,将对方的远程攻击手段牢牢地限制住了。


但这场比赛毕竟是国际性的大赛,要说眼前的驱魔师选手面对杨聪的强硬攻击一点办法没有,那就太有失水准了。只见驱魔师手中凭空一掐,符纸赫然在手,气流波动之间,一道硬身符已然贴在身上。


硬身符分属霸体技能,此时眼前的驱魔师虽然依旧被切近了身的风景杀步步紧逼,但刺客招式中所附带的一些僵直或是击退之类的控制效果却无法再发挥作用。只见驱魔师手中的战镰泛出淡淡白光,一瞬之间前方的结界已然形成,像杨聪这样老辣的选手立即就判断出了驱魔师即将要使用的技能。


升天阵!


升天阵是驱魔师这一职业的浮空技,纵然杨聪态度再强硬也是不敢强吃这个技能,风景杀迅速一个后滚,赶在结界彻底形成之前撤离了面前那个淡蓝色的光圈。


就在杨聪踏出光圈的一瞬,结界形成完毕,一道魔法阵泛着幽光,绽开在二人的角色之间。


好险……


场下的观众们都暗自为杨聪捏了把汗。方才驱魔师那一招升天阵操作得极快,从手中的战镰抬起到结阵完成,也不过是一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而已。杨聪没有让风景杀被这道升天阵圈住,更是向观众们展示了他超快的反应和果断的决策。


但是接下来,杨聪的处境就有些尴尬了。


驱魔师由于“魂御”这一能够将符纸锁在武器上抛出的技能,造成了驱魔师这一职业远近兼备的特点。此时的风景杀虽然已经从升天阵中成功身退,但刚才所占据主动的局面已然在此时土崩瓦解,而身后长长的战镰已然被贴上了一道符纸,穿破空气朝着风景杀后撤的身形追来。


杨聪虽然已经让风景杀脱离升天阵的控制范围,但却还未能从驱魔师的攻击范围中撤出,升天阵的效果不长,驱魔师选手抓住机会连拍了两张符纸,一紫一黄两道光芒自乌黑的战镰顶端先后破出,点到了风景杀的身上。


落雷符、定身符!


两个技能到得几乎不分先后。落雷符劈到风景杀身上的下一个瞬间,定身符就已经破空而来,饶是杨聪反应再快,此时也是来不及操作,黄色的符纸浮于半空之间,将风景杀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随后又是一红一蓝两道符纸逼近,刚刚被红色符纸跳动的伤害解除定身的风景杀又一次被蓝色符纸冻结,寒气自脚下蹿升,泛起了一道又一道雪纹。


烈焰符、寒冰符!


这两道符纸的使用与方才如出一辙,现场霎时掌声雷动。J国队的这位驱魔师选手刚刚的表现可谓滴水不漏,用手中符纸的技能效果搭配出不同的套路限制对手,十分精彩。而使用这样的手法来对敌的驱魔师选手并不少,在荣耀圈中也有一个专门的名词来形容这一流派,叫做双符流。


由于驱魔师这一职业的技能特点,大多数技能的效果都要以符纸为载体来施放。使用双符流的选手一般会使用两种效果不同的符纸在微小的时间差之内先后放出,对对手造成控制和伤害的双重效果。


不过由于驱魔师的一些符纸技能是有冷却时间的,因此这种双符流的打法大多还是被穿插在一些连招之中使用。此时这名选手在使用寒冰符将风景杀冻结之后并未急于出手,而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节奏,随后用魂御将战镰收回,双指一掐又是一道符纸拍上乌黑的镰柄。战镰送出,漫天火焰自风景杀头上飞过,数道流星般的火焰拖着长长的尾巴迅速落下,将风景杀笼罩在了一片明亮而艳丽的火光之中……


驱魔符:飞火流星!


虽然被这一技能解除了冰冻状态,但这个大招的超高伤害却让风景杀的生命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下降着。杨聪在上一场比赛中已经被对手消耗掉了角色百分之三十的生命,又被这一串驱魔师的技能连续打中,此时的血量只剩下了百分之五十。而在先前的技能交换中,对方也被杨聪打掉了百分之十三的生命,此时驱魔师的血量,还剩下百分之八十七。


这样的血量差距并没有让人们对杨聪在这一场中的胜利抱有太高的期望。毕竟他的技术在职业联盟中算不得顶尖,又不具备孙翔和唐昊他们这些年轻选手那样的冲劲,对于像他这样一名第三赛季加入职业联盟的选手来说,反应和意识都早已过了巅峰,能为中国队取得像现在这样的优势,他在这场比赛中的发挥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出色了。


但是如果会仅仅满足于这样的结果,杨聪就绝不会成为今天大家眼中看到的这名风格强硬的刺客,更不会成为三零一度战队的队长了。


逐渐下滑的状态和战术风格的转变让杨聪逐渐转交了三零一战队的核心位置,但这并没有让他深埋于心中的那簇争夺冠军的心火熄灭。他明白这也许就是他最后一次登上这个世界的舞台,因此能够站在场上的每一秒,他都愈发加倍地珍惜着。


一定要赢!


杨聪手下操作未停,解除了冻结状态的风景杀将手中双剑举起,利用影分身术贴近对手,将驱魔师释放出的符纸凌空划破。


但眼前的驱魔师选手显然对这样的场面有着充分的准备,在前一张符纸被划破的一瞬间,第二张符纸已然成型,朝着风景杀的身上拍去。


眼见符纸就要落到身上,风景杀手中的缭影乱舞寒光一闪,方才划破第一枚符纸的左手剑已然荡开,右手剑出,将破空而来的第二枚符纸切下。


直至眼前的这个画面出现,人们才想起杨聪在国内的职业联赛中常常使用的手段,在这场比赛之中刚刚初见端倪。


双刀二段流!


杨聪作为联盟中的第一刺客,这一手法的使用自然不会含糊。放出的符纸被双双破招,又被擅长近身作战的刺客贴身,驱魔师选手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应对。此时场上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两分多钟,双方的血量差距虽然在逐渐缩小,但驱魔师选手的一方依旧占据着不小的优势。更何况此时对方的手中还牢牢地掌握着一个杀手锏——


驱魔师75级大招:封禁符。


这个能够将对方身上一件装备的属性封印一分钟的技能,效果不可谓不变态。失去身上一件装备的属性整整一分钟,在这样锱铢必较的高水平职业联赛中,很可能会就此成为一场比赛中的胜负手。杨聪身为一名顶尖的刺客选手,自然明白这一技能对于这个职业来说究竟有着多大的威慑力。


由于刺客这一职业的特性,无论是像杨聪这样的正面强打型,还是像其他刺客选手那样的迂回攻击型,速度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属性。没有速度的刺客,可以说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刺客。而附加速度的主要装备,就是每一个荣耀中角色脚下的鞋子。


而封禁符对于刺客的威慑力就是在这里了。一旦风景杀身上的鞋子被封印,大部分附加移动速度的属性将不复存在。届时杨聪纵然操作再快,角色本身的属性也无法发挥——一个被打断了腿的刺客,在场上又能做些什么呢?


虽然时刻注意着对方的举动,但这样的精神力消耗显然是杨聪这样的老将的克星,驱魔师选手趁双方角色横向换位的时机,悄悄在手中捏起了一张封禁符,只待换位完毕之后贴上风景杀的装备。


场下的职业选手们都悄悄为杨聪捏了把汗。


这名驱魔师选手选择的时机极其刁钻,二人换位完毕之后的一瞬间刚好处在杨聪视野的盲区,只见驱魔师双指一拢,指尖气息缓缓涌动,聚拢在双指前的符纸之上。一个“封”字自符纸上若隐若现,封禁符在一瞬之间聚为实体,蓄势待发!


驱魔师双指变掌,将封禁符朝着风景杀的脚下拍去。


这个几乎能够决定这场对决接下来的走势的一个技能不光只被场上的这名驱魔师选手所重视,直播间中的导播也在这时将镜头切成了驱魔师的主视角。几乎所有正在观看这场比赛的人都紧张地盯着大屏幕,但就在封禁符脱手的一刹那,驱魔师选手的视野之中,竟然没了风景杀的身影。


身后!


驱魔师选手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种可能。就在上一场比赛之中,杨聪利用一个精彩的影分身术扭转比赛局面的事情还没有被场上的这名J国队选手忘记,封禁符形成的气波一转,驱魔师选手迅速转动视角,符纸便被贴向了他的身后。


……还是没有?


驱魔师选手的视角在空空如也的背后停留了片刻,随即便转向了脚下。地心斩首术这个机动性较强的忍者技能常常会成为暗夜系的职业选手打制在武器上的技能,驱魔师选手做出这样的猜测亦是合情合理。但是此时在他的脚下,依然没有发现风景杀的身影。


此时封禁符余下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驱魔师选手无奈之下只得不停地转动视角,在周身寻找着风景杀的影子。但风景杀仿佛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直没有在他的视野中出现。


其实不光是身在战局之中的这名驱魔师选手,就连许多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都不知道风景杀究竟去了哪里。此时封禁符的技能时限结束,这样一个极具威慑力的技能,竟然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浪费掉了。


电竞频道的直播间里,潘林和李艺博二人面面相觑。就连他们也没有看清在封禁符出手的一瞬,杨聪的风景杀究竟去了哪里。导播飞快地转调起了之前的慢镜头,希望能够在回放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潘林和李艺博身为解说,自然是要肩负起帮助观众理解比赛的责任。在这种时候一言不发,实在是太有失身份了。


“我们看到现在杨聪的风景杀已经从驱魔师的视野中消失了,由于镜头的切换,我们错过了一些关键的细节,让我们来猜一猜此时风景杀究竟藏在了哪里呢?不如让小秦先来说说吧。”潘林无奈地说着,这个问题他终究还是没敢丢给李艺博。


“我猜是在桥下吧。”秦牧云说着。


“桥下?你的意思是,刚刚杨聪操纵着风景杀直接跳下了桥?”潘林惊讶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比强吃下封禁符还要冒险的行为。


“不不,应该是在桥‘下’。”秦牧云重新强调了一下重音。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517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