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十八章 负局[非CP 粮食向]

目录

前方高能预警,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

第十八章 负局


团队赛刚刚进行到9分多钟,而此时张新杰的法力却已经被消耗掉了一半之多。5V5和7V7,虽然所要面临的续航节奏不同,但现在这样的消耗,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高效的攻击频率,造成了团队赛的快节奏进行。但是节奏越快,对于像K国队这样的高爆发阵容来说就越有利。在高伤害量的压制下,身为治疗的张新杰只能去用治疗量去弥补,但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对于法力的消耗。

可团队赛的节奏已经被K国队带了起来,再想要变慢着实不易。

单凭团队赛一开始对Fog的那一次营救行动,就能够看出他们个人实力和团队合作意识都非常出色。陷入危机之后不慌不乱,还能利用劣势占据场面上的主动,光是这一点就将K国队在电子竞技上的实力展露无遗。

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大局观。

他们在团队赛的赛场上,几乎就是一个攻击性极强的整体。虽然看起来很少会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现,但是每个人都在和团队寻求着配合,一步一步将团队赛的节奏带向高潮。

而最棘手的是,这样的一个团队中,竟然很少会出现能够被中国队加以利用的漏洞。

要知道,蓝雨战队由于黄少天这个机会主义者的存在,一直是一个非常善于利用对手弱点和漏洞的队伍。喻文州在场上通常所表现出的战术意图,正是基于这一点来铺展。可是现在的情况,无需等到对方出现漏洞,中国队自己这边恐怕很快就要出现一个天大的危机。

石不转的法力消耗,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在刚刚过去的两分钟之内,石不转的法力又被消耗掉了百分之八。目前石不转的法力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三。双方依然处在胶着状态,高效率的进攻使得张新杰不得不透支法力给予回复,而所有人都明白,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不了多久了。

十分钟。最多十分钟,石不转就会因为耗尽法力而成为团队赛中第一个被迫出局的人。

说到攻击型的团队,联盟中并不是没有。霸图战队由于队长韩文清突出的个人风格,在联盟中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攻击型团队。但K国队此次的团队阵容,并不是霸图式的强硬,但却同样令人难以招架。

张新杰在法力还剩下百分之五十的时候就一直在寻找吟唱希望祷言的时机。但是没有。对攻击手的高节奏的打击并不代表K国队会忽略对石不转的控制——对方的弹药专家一直都在紧盯着张新杰,对于恢复类吟唱的打断,也是导致石不转法力消耗过快的原因之一。

在这期间,喻文州并非没有尝试重新整合团队,然而这些意图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

虽然眼下团队中并没有谁会马上出局,但大多是因为张新杰一直在用透支的法力勉力维持。这样一个看似平衡的局面,其下掩藏着的危机却不言而喻。

“牧师”

团队频道中跳出的信息,让中国队在场上的七名选手在同一时间开始了隐蔽的变阵。

 

关键时刻,喻文州决定放手一搏。

与其这样胶着下去输掉比赛,还不如尝试着创造出制胜的机会。而攻击对方的牧师,则是在这样的危机之下一种相对稳妥的选择。毕竟每一个治疗选手都掌握着团队的命脉,只要是想要赢得比赛的团队,绝不会对己方牧师所遭遇的危机放任不管。

中国队的转火迅速展开。

一时间,场上所有角色的技能都朝着K国队的牧师飞了过去。连一直在前方照顾队伍血线的张新杰,都不失时机地借助队友的掩护释放出了一道神圣之火。

然而就在石不转手中的十字架抬起的一瞬间,K国队的牧师身上突然展开了一对白色的羽翼,角色缓缓升至半空,将神圣之火的技能效果悉数闪避。

使用天使之翼升到空中K国队牧师没有急着为自己治疗,手中的十字架一抬,一道圣诫之光却是飞向了战场最前方的唐三打。

圣诫之光,光环沐浴效果之下的角色所受伤害提高百分之三十,技能效果持续六秒。

 

在这个圣诫之光落到唐三打身上的一瞬之间,几乎所有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K国队中处在前方战场的几名角色,一律将攻击技能丢到了唐三打的身上。一时之间,唐三打的血量飞速下降,张新杰不得不连续放出几个瞬发的治疗技能才勉强挽救唐三打急转直下的生命值。

唐三打一个人遭受着K国队五名攻击手的攻击,身上又有圣诫之光的加持,依靠瞬发治疗来维系并非长久之计。喻文州无奈之下,只得发出放弃对对方治疗的集火的指令。否则以这个掉血速度,在唐三打死亡之后,对方无疑有着充分的时间营救牧师脱困。

于是场面再次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在刚才的一波救援当中,石不转的法力消耗更甚。最后百分之三十的法力,并不足以维系中国队眼下的僵局。

所有人都在寻找着突破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K国队的发挥依旧十分稳定,没有出现什么得以让中国队得以突破的纰漏。

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十……

百分之五……

石不转的法力条不断地下降着,但转机,依旧没有出现。

 

最后一次了……

来自牧师的圣洁光芒最后一次在唐三打身上亮起。

石不转的法力彻底宣布告罄。不是他们没有做出过努力,但对手滴水不漏的极致发挥,终究还是让中国队之前一系列的努力无疾而终。

赛场上至关重要的治疗角色,转眼之间成了一颗无用的弃子。比赛的结果已经成为定局,一个没有法力的牧师,无法再引起场上任何人的关注。

然而,释放完最后一次治疗之后,石不转却没有停下。

圣洁的牧师长袍迎风飞舞,而石不转手中的十字架却没能再亮起。可在张新杰的操纵之下,石不转却依旧向前,越过子弹和漫天飞舞的炫纹,朝着唐三打所在的方向走去。

乱斗之中,一个牧师的身影显得异常单薄。任何一个技能打在石不转的身上,都可能会成为他前进的阻碍。

此时的张新杰充分地显示出了他身上霸图的特质——强硬,永不退缩。

石不转就这样站在了唐三打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即将打在唐三打身上的攻击,用仅有的生命来履行一个身为牧师的职责。

在韩文清的衬托下,人们对于副队长张新杰的评价常常是谨慎和客观。一些霸图的粉丝们在私下也曾谈论过关于这名副队长过于严谨的性格与霸图的气场似乎有些相悖,然而这个瞬间,张新杰骨子里那属于霸图的一面,终于在赛场上展露无遗。

一往无前,永不言弃。

 

石不转以自身的生命值为代价,拦下了那些朝唐三打飞去的攻击技能。

机会来了吗?

作为队伍中的攻坚手,得到喘息之机的唐昊终于在前方战场杀出了一片天地。前方战场的王不留行、索克萨尔和唐三打联合在后方策应的沐雨橙风,齐齐朝对方血线最低的剑客开火,企图逼迫对方的牧师前来救援。

然而,经验老辣的Fog很快便识破了中国队的意图,宁可放弃剑客角色,也要将牧师角色护在由K国队所布下的阵型之中——

大局已定,这或许就是中国队的选手们在赛场上能够做到的最后的事情了。

K国队的剑客倒下之后,石不转的生命也随之走到了尽头。

 

输了。

赛场之外,中国队后援方阵中的寂静说明了一切。

中国队输了。没有人会甘心于这样的结果。这场比赛的意外告负像一盆从天而降的冷水,将中国队的表现报以极高期待的观众们彻底浇醒。

 

但对决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关于这场比赛的话题彻底过去,记者招待会随之召开,中国队的队员们将不可避免地在所有人面前剖析这场令人遗憾的失利。

“请问叶队,您对中国队今天输掉的这场比赛有何看法呢?”

在记者长枪短炮的包围之下,一名记者首先提出了那个在每一场负局中都不可避免的尖锐问题。

“是我的失误。”叶修平静地回答。

身为队长,叶修在记者招待会接下来时间里着重对团队赛中的排兵布阵做了简要的分析。

团队赛作为决定整场比赛胜负的关键环节,向来被定位为每一场比赛里的重中之重。而中国队在小组赛首轮便以7比10的比分输掉了比赛,除了队伍整体实力的差距之外,更多的还是输在了对于排兵布阵的针对性上。团队赛和单人赛事不同。可以说,作为小组赛中的第一场团队赛,中国队这样阵容安排更偏向于追求稳妥。

但这样的一个阵容,并不是没有弱点。

这是一个相对中庸的阵容,想要赢得胜利,前提条件便是将团队的整体性最大化地利用。而从开场Fog独自一人打算偷袭苏沐橙的举动来看,K国队正是要将这样的整体割裂,以达到分化中国队的目的。

Fog作为K国队的战术轴心,准确地判断出了中国队出场阵容的优势与劣势。从双方碰面之前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拟定出了一个完整而有针对性的战术计划并加以实施,在计划失败之后果断改变策略选用其他的方式达到分化中国队队伍的目的,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强劲的队伍实力才有可能完成。

可以说,从这场团队赛开始以来,K国队的所有行动始终围绕“分化对方队伍”这一战术展开。K国队的队员们对这一方针贯彻到底,并最终通过这样的方式摧毁了中国队团队赛队伍本身应有的战力。

“请问您所指的失误,是指指派喻文州担任团队赛指挥这一决策吗?”

在叶修分析过团队赛输掉的原因之后,下面的记者并没有满意这样的答复,而出抛出了一个更为有指向性的问题。

喻文州神色尴尬地看了看身旁的叶修。

身为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对这些记者所提出的不怀好意的问题早就习以为常。对于这样的问题,喻文州习惯将责任大包大揽地归结到自己身上;可是在今天,他所代表的却不再是蓝雨战队,而是中国国家队中的一名普通选手,更是小组赛第一场团队赛中的战略指挥。

因此,他无法再以一名队伍领导者的身份来面对这样的问题。而现在,要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的人,是身为队长的叶修。

叶修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刚才提问的记者,略作停顿之后答道:“对于团队赛中指挥的任命,是整个团队共同协商的结果。队员们完全相信他有能力能够指挥好这场团队赛,而在比赛中各位选手和喻文州所表现出的配合,也证明他完全是值得我们去信赖的。”

“但是现在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中国队刚刚输掉了这场比赛。”记者不依不饶地说。

“输掉比赛的原因我已经在刚刚的陈述中做出了解释。”叶修直视着对方的目光,“比赛总会有输赢,赛场上可能会出现的种种状况并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决定的。这个人不会是你,不会是我,所以也不会是现在站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最后一个问题。”

新闻官抬起手看了看表。叶修随便点了一个举手的记者,而当他站起身之后,抓住最后的机会问出了一个大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请问叶队,您能预测一下中国队未来的路还能够走多远吗?”

面对中国队首场比赛的失利,记者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并非是真的想让叶修来预测结果。因为竞技比赛注定要拥有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而这样的不确定性就意味着所谓的“预测”也能是意思意思罢了。记者提出这个问题的真正目的,是想要看一看选手们对此的态度,使得写在新闻稿中的内容能够更充实一些。

而叶修接下来的回答,却让记者们纷纷大跌眼镜。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世界联赛的总冠军。”


-TBC-

评论 ( 75 )
热度 ( 699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