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朽10

人,为什么要作死

如果防hx被吞了大家记得评论告诉我……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

年三十一大早,孙哲平就打电话定好了年夜饭。他上午去公司交代了点事情,顺便给手底下的几个家在本地的留守员工一人发了个红包,最后检查了一下电源和门窗,下午的时候就早早地撤了。城市空了一大半,路上稀稀拉拉的车辆纷纷驶往高速入口和机场,几乎都是与他相反的方向。


早上的时候下了点雪,因此虽然路上行人不多,穿着明黄色制服的交警也依然驻守在路口。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想碰上麻烦,车子都开得挺慢,只有孙哲平前面那辆公交车司机急得直按喇叭。孙哲平低头看了看表,大概估算了一下,出市区这点路磨蹭了快一个小时,也不由得觉得有点心焦。


刚才他接了张佳乐的电话,对方一听他在开车,草草地问了两句“大概还有多久才到”之类的事情便挂了。一起过年是早就定下的:为此张佳乐打消了外出旅行的念头,把出租房里那些被自己撇得上天入地的家具和日用品简单归拢了一番,门上贴的是路边的房地产推销员硬塞给他的福字儿,最下面一行字写着“钟氏地产携全体员工给您拜年了”。这有点诡异,却和周遭的环境十分滑稽地契合着,与坑坑洼洼的水泥墙面上的通下水道、开锁以及高利贷的小广告一起静静地黏在这方逼仄的空间之内。


年夜饭订的是晚上六点送达,孙哲平到的时候是五点半,周围所剩无几的几户有人的住户里已经有人开始点起了鞭炮,噼噼啪啪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楼间距里显得尤为震耳欲聋,孙哲平不得不捂着耳朵一口气爬上九楼,趁着两串鞭炮爆炸的间隙按响了门铃。


张佳乐看起来像是被鞭炮给震懵了,开门的时候他一只手还堵着耳朵,直到看见门外的人是孙哲平才松了口气。


“快进来快进来……”张佳乐侧身把孙哲平让进门,又紧张地朝门外上下张望了几眼,“刚才有熊孩子在楼道里放滋花,得着没人。”


孙哲平进屋后顺着阳台朝窗外望去: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拿锡纸烟花围着楼群疯跑,踩在方才燃放鞭炮的红纸屑上,将它们踢得满地都是。这片自建小区的一地狼藉要等到年初五之后才会有人来收拾,也成了这个人气冷清的地方为数不多的一点年味儿。孙哲平早就习惯了这座城市此刻的萧条,只是今年身边多了个人的缘故,让他觉得倒不止热闹了两倍。


张佳乐坐在一条腿上翻找孙哲平拎过来的几个购物袋,里边是包装绚丽花样繁多口味各异的零食小礼包、零食礼包以及零食大礼包。买年货这事孙哲平不擅长,他印象里过年除了吃就是打游戏,平时在工作上表现得再精英说到底骨子里依然是个死宅。令人欣慰的是张佳乐和他差不多,美其名曰食物能够激发创作的灵感,这时候他正在零食的海洋里不亦乐乎地拆着包装,把一个个零食礼包们拆成雪饼、薯片、瓜子和其他的若干小包装零食。


快六点的时候,稀稀拉拉的鞭炮声终于彻底停了下来。风尘仆仆的年夜饭配送员把六七个餐盒挨个交到孙哲平的手上,最后从箱底翻出一袋手工水饺,说是年夜饭套餐里赠送的,还特别嘱咐了里面有几个包了福钱,小心别硌到牙。孙哲平结了账,又把水饺丢进冰箱,一转身的工夫却发现张佳乐连盘都摆好了。这里是个临时住所,没那么多碗碗筷筷,糖醋鱼是用张佳乐淘汰下来的旧饭盒盛的,其它几个菜倒是有装进盘子里的,不够的干脆就用饭盒盖、汤碗什么的来凑,最后勉勉强强算是摆了丰盛的一桌。


张佳乐先拆了一套一次性餐具递给孙哲平,而后自己也在桌边坐了下来。


“虽然这儿三不管,我们也还是环保点吧。”张佳乐说,一边指了指窗外,“刚才别人家放了不少,咱借用下。”


孙哲平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指刚才外面在放鞭炮这回事,反正他也不讲究这些东西,便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张佳乐清了清嗓子,开口正要说点什么,又兀自皱了皱眉,从身后的冰箱里翻出两罐啤酒。


“昨天买的,随便意思意思。”他把两个易拉罐挨个开了,推了一罐给坐在对面的人。没想到孙哲平接过那罐啤酒的同时突然笑了起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易拉罐,又看了看他,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怎么了?“张佳乐问他。


“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你也是一个人在喝酒。”


“嗯。”张佳乐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啤酒罐,思绪却不知不觉地飘回了他们当时在酒吧相遇的那一刻,“朋友过生日,那天真是有点喝大了。”


“不会吧?”孙哲平有点意外,“看着挺清醒的啊?”


“清醒了还能有咱俩今天吗……”张佳乐一只手扶着脑袋,表情看上去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我喝大了就那样,看着特清醒……其实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孙哲平这次干脆笑出了声。张佳乐耳朵根有点泛红,在空气中胡乱挥了两下手:“不提了,走一个。”


他们碰了一下易拉罐的罐口,冰凉的液体流进喉咙,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微微起伏。天色已经不早了,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被吞进地平线,张佳乐站起身开了灯,然后拿起放在沙发边的一个牛皮纸袋,在孙哲平的眼前晃了晃。


“开饭之前,送你个东西。”


张佳乐从纸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盒子递给孙哲平。从孙哲平略显意外的表情来看,这显然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一环,但他大致已找到了张佳乐伸过来的那只手上贴着的大大小小花色各异的OK绷的原因。


“什么?”孙哲平一边接过来一边问。


张佳乐并没有回答他——答案很快就显现在他眼前:四四方方的平绒礼品盒里躺着的是一只金色的领带夹,夹尾处四边形的镶口里镶嵌着一枚耀眼的方形切割红宝石,成为整个盒子里最夺目的一点。它的设计一点也不繁复,却在每一个细节中都透露着制作者的用心之处:金属铸面被打磨得整整齐齐,夹口位置的焊接部分恰到好处,松紧也十分妥帖,确保它既不会因为力道太大而弄坏领带,也不会因为力道太小而从衣物上脱落。而上面所镶嵌的那颗红宝石与其说是用作点缀,更不如说它就是整件首饰的中心,简单的设计让它不至于埋没进贵金属美丽的光泽之中,却也能恰如其分地展示着整件首饰的焦点。


孙哲平将领带夹从盒子里拿起来,发现它的背后印着一行小字:


For SunZheping.


不同于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刻字工艺,领带夹背后的字是深深凹进金属里的,无法以任何物理方法抹平——这说明它在被设计最初的时候、或者说在规划模具的那一刻,这些字就已经被镌刻在那里了。并不是随性而为,更不是临时起意,就像那首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这枚领带夹从被设计出来的一刹那,就注定是为了要送给他孙哲平的。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张佳乐在制作它时是如何一点点雕刻好模具,如何将他的名字一笔一划刻在上面,又如何将包裹着这个名字的雏形打磨成现在这幅耀眼的模样。他仅仅是看着它就能够感受得到扑面而来的深切爱意,那个人站在他面前,从一个模糊的影子渐渐具象为一个清晰的轮廓,从一无所知到慢慢熟悉,他能够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份难以抑制的冲动,所包含的究竟是怎样的意义。


那不光是肉体之上的占有,更是灵魂深处的渴求。


孙哲平把领带夹收进盒子里盖好,往前跨了两步,端端正正地站在张佳乐面前。


“啊,这么正式……”张佳乐竟然在这个时候难得地吐了个槽。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眼角泛起了一丝笑意,随后牵起张佳乐的右手,轻轻吻了一下。


“现在说有点晚,毕竟……”孙哲平刻意吞掉了后面的字眼,“咱在一起吧。“


孙哲平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毕竟都这个年纪了怎么可能连告白都打喯儿。然而事实就是当一个人遇到真爱的时候老天或许真的要考验你一下,站在孙哲平对面的张佳乐眨了眨眼睛,施施然地开口了。


“……你说啥?”


“……”孙哲平抑制住拂袖而去的冲动,尽量让自己的咬字比刚才更清楚一点,“我说,咱们在一起吧。”


“不是,上一句。”


孙哲平回忆了一下:“现在说有点晚……”


“不晚。”张佳乐扬起下巴,吻了吻对方的脸颊,“什么时候都不晚。”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佳乐的嘴唇贴着孙哲平的耳朵,气流在他耳旁拂过,留下几个吐字清晰的音节。就算是心存戏弄或是报复,他都没办法装作听不到这句话,它就像刻在张佳乐送给他的那个领带夹背后的字迹一样,一字一句地刻进了他的心里。


面前的这个人依旧还是当初他遇见他的那幅模样,依旧像他们初次相遇时的那样吸引着他,孙哲平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亲吻他,却没有哪一次的吻像此刻一般纯粹。这是一个不掺杂丝毫情欲的亲吻,唯有以此才能表达他对他的爱意,也正是在这一刻,他们都终于确定了对方就是那个值得彼此携手一生的唯一。


在完成了这个仪式般的亲吻之后,他们重新回到桌上,而这顿年夜饭的气氛却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时间随着他们的动作缓缓流逝,一切都在他们的一举一动之间尘埃落定。遇到对方之前,他们沿着各自的生活轨迹行走着,爱情之于他们甚至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在遇到对方之后,这份感情却成了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茫茫人海之中,他们互相吸引,而又彼此选择,这种微小概率事件的实现几乎可以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幸运;可是在这一刻,这件事却又发生得如此理所应当,以至于让他们觉得此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相遇所做出的铺垫。


就像是两颗在浩渺的宇宙中相撞的小行星,在碰撞的一刹那迸发出的耀眼而绚烂火光。



由于没通煤气,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孙哲平用张佳乐那口煮方便面的小电饭锅下了饺子。大概是为了不让里面的福钱掉出来,饺子的封口捏得异常严实,即便是在孙哲平这种差不多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的做饭技巧的摧残下依旧一点馅儿都没漏。张佳乐捧着饭盒蹲在旁边给孙哲平报时,差不多到了第三个五分钟的时候孙哲平把电源拔了,一人盛了十几个饺子进各自的饭盒里。


听说里面包了福钱,张佳乐一开始吃的时候还挺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咬得猛了再把牙硌掉;结果十来个饺子下了一大半,一个福钱也没咬着,气得他连连叫饭店老板骗子。反观孙哲平那边,几乎是一咬一个准儿,统共十几个饺子吃到了七八个福钱,在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了一排。其实这事大家也都是图个吉利,可黑成张佳乐这样的孙哲平也是生平仅见,他一边乐一边毫不理会张佳乐要求从他的碗里夹一个给自己的提议,将最后一个饺子送进了嘴里。


结果他的牙就又被硌了一下。


孙哲平心想这个饺子如果到了张佳乐嘴里福钱是不是就没了?不过看着张佳乐那幅表情又有点不落忍,于是凑近他说道:“来,我匀你一个。”


防和谐请戳>>>

评论 ( 21 )
热度 ( 159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