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朽8

前文: 1   2  3  4  5   6   7

都市珠宝圈paro

CMO平X设计师乐

打了几次补丁都觉得没把事情讲清楚……感觉自己语死早

*

孙哲平是被一种笔尖和纸面摩擦出的微弱的“沙沙”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时,日头早已斜斜地照进窗户。床头柜上放着小半盒胶囊和一杯凉白开,孙哲平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才发觉呼吸确实是有些不太顺畅。他想坐起身,可四肢却不怎么听他的使唤,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的上半身从床上挪起来,勉强就着凉白开吃掉了对应剂量的感冒药。


张佳乐坐在书桌前,眉头拧成一个难看的疙瘩,并没有发觉他已经醒了。


地上乱七八糟地丢着好几团废纸,每一团上面似乎都只画了寥寥几笔线条。天气远还没到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张佳乐的脸上却显而易见地能够看到几滴汗水,沿着额角一直滴到下颌。他用力咬着嘴唇,手上的动作看起来也只是在纸上画了几条线,但很快就停下了,然后露出一副夹杂着失落与不甘的沮丧表情。


他将画过的那张纸揉成和地上被丢弃的那些纸团一模一样的形状,泄愤似的朝墙壁上砸去。纸团在墙上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滚,便不再动了。


孙哲平坐起身,随便从地上捡了一个纸团在手上展开。上面画着的是给钟少确认过的那幅设计图的铅笔稿拓印件,接下来本应接着进行勾线的步骤,可勾线笔的痕迹只在设计图的某个部件上延续了一小段便被丢弃了。孙哲平不太明白张佳乐为什么突然和纸较上了真,毕竟设计绘图专用的卡纸对于他的收入来说绝对算不得什么太廉价的物品;浪费一张两张也就算了,可看这个架势,大概没个百十来张绝对不够他这么挥霍。


就在孙哲平一走神的功夫,一团纸便又朝他的方向飞了过来。这次孙哲平接了个正着,打开之后的内容依旧没什么变化,还是之前的铅笔稿,还是只勾画了一小段的线条,甚至勾好线的部分相较上一张来说更短了一些。


他看了眼坐在书桌前的人,又看了眼手上那张废弃的图纸,忽然明白了过来。


张佳乐的手在抖。



对于绘画初学者来说,画连续线条时轻微的抖动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只要勤加练习,很快就能够将其克服。但如果疏于练习,画线时很可能就会恢复先前的生硬感,只有重新恢复密集的训练之后才能够有所改善。


张佳乐就是这样的情况。


整整两年未曾拿笔,虽然构图和色彩的基本功还在,但描线这种需要常常练习的技法便难免生疏了许多。画铅笔稿的时候线条繁杂凌乱,这一点表现得并不明显,可当到了真正需要将图像的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的的时候,线条的抖动和不连贯便在纸上显露无疑。而珠宝首饰的设计图又偏偏是个对线条要求极精细的东西,尤其是特殊定制的款式,无论在设计图还是建模上都容不得一星半点误差,张佳乐对于这一点十分清楚,因此才会对线条上这轻微的抖动无比在意。


——是啊,自己不是早就应该放弃了吗? 还有什么好失望的呢?


明明是早就应该想到的结果,可是当事实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他却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时间就像一块磨石,将这根针磨得越来越尖锐,等到它真的刺在心上的时候,才会在一瞬之间觉得难以忍受。


张佳乐自嘲地笑了笑,将桌上的纸随手一揉,随手向后方扔去。


可是这次他却没有听到纸团打在墙上的声音。他回过头,恰好看见一只手从旁边环了过来,紧紧地握住了他拿着笔的那只手。孙哲平的胸膛贴着张佳乐的脊背,握住他的右手朝某一个方向用了些力道,将手里的笔尖轻轻落在了纸上。


“慢慢来。”


他听见那个人的声音就响在他头顶,呼出的气息带着一丝炙热,轻柔地掠过他的头发。张佳乐甚至觉得他离自己近得能甚至听见彼此的心跳,他的心情有点紧张,手上的动作却反而渐渐地松弛了下来。


孙哲平握着他的手,用他手里的勾线笔一笔一划地描绘着铅笔稿上的图案。


这像是张佳乐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启蒙老师为了帮他找到画线条的感觉,用自己的手辅助他握着笔来完成画作。他能够感受到孙哲平的掌心由于低烧而比平时更高一些的温度,关节部分与自己的重叠,连带着自己的手一起动了起来。两只手一起划过的痕迹被笔尖漏出来的墨水重现在画纸上:那是一副漂亮的珍珠首饰,在每一个部件垂坠的地方都点缀着几朵轻快的浪花,虽然还没有涂过颜色,却依旧让整套首饰显得奢华而又不失雅致。张佳乐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动作打扰到身后的孙哲平,然而身后的人却仿佛并没有这样的顾虑,勾线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将这幅设计稿的轮廓一点一滴地呈现在二人的眼前。


时光在冬日的午后缓慢地流淌,不过是完成一幅图稿的时间,却仿佛过了一生一世那么长。在这一小段时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蒙昧中悄悄地滋生着,沿着他们笔下的线条交织缠绕,逐渐构筑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它现在还是模糊的,又或许是未曾被填上色彩的,但它终将有一天会被完成,就像窗外那棵早已变得光秃秃的枝桠,等着在春天到来的一刻被染上温暖而明亮的颜色。


“好了。”


随着最后一笔弧线的收尾,整幅稿件的勾线阶段便彻底完成了。孙哲平最后和他一起在右下角签上了“张佳乐”三个字,然后松开了自己的手。张佳乐一时之间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愣愣地盯着面前的手稿:孙哲平的走线方式很原始也很直接,没有设计师们画线时优美的起承转合,线条也不如他以往的作品那样流畅好看,却没有出现一丁点抖动和差错。张佳乐猜想他或许只是为了方便和设计师们沟通,才去学了那么一点绘画的皮毛……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当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带着那么一点不知从何而来的窃喜时,孙哲平在他面前坐了下来,用一种好奇而又带点质问意味的目光打量着他。


张佳乐笑了起来。


他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时,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心地卸下从前所背负的一切沉重的东西。于是他清了清嗓子:


“嗯……好吧,从哪说起呢?”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了一个百度百科的搜索页面。


“这个人你应该知道吧。”


张佳乐把手机递过去。在孙哲平的目光触及到那个词条的一瞬间,他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没错,他当然知道,那曾经是位珠宝圈的顶级大亨,手上坐拥数十亿资产,旗下的珠宝产品畅销全球。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出类拔萃的企业家,却没能撑过两年前奢侈品行业的那股寒流,先是将大多数资产转移到了地产业导致大幅缩水,旗下经营的产品又突发信誉危机,企业在内忧外患之下,终于不得已宣告破产。这件事情在当时的珠宝圈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说他不该太过自负,将赌注押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最终因为资金周转困难导致破产;也有人说紧接着爆发的那场信誉危机实在太不是时候,换做是行业旺季的时候,这不过是一件稍加公关即可掩饰过去的小事……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孙哲平作为业内人士也曾听过不少传言,假的比真的更多一些,并不足为道。


但他不知道的,是张佳乐接下来说的内容——


“他是我父亲。”


这句话轻飘飘地落在了卧室里的水泥地面上。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孙哲平知道这种时候再继续追问多少会显得有些不厚道,因此他一直等着张佳乐愿意继续说下去的一刻。如果他不想再提及,那么这个问题也决不会再被提起了。


他愿意说到这里就够了。孙哲平能够想象得出他所经历的一切,那不是以现在这样轻描淡写的口吻就能够说得出口的事情。


而张佳乐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毕业之后我就回到我爸的公司里做设计师了。破产之前的一段时间正好赶上我接手生产,货品的质量问题就全权交给了我监督。本来打算靠那一批货快速套现缓解一下资金短缺问题,可没想到做模型的工人那里出了差错,一款产品的宝石镶口做大了0.2mm,导致产品上市之后有部分零售商反映宝石松动的情况。“说到这里,张佳乐又停顿了一小会儿,“虽然货品及时召回,但是公关的人手不足,消息很快就漏出去了。在那段非常时期,公司的声誉由于这个原因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股票也连续跌停,所以……“


像是要让自己显得早就不怎么在意了似的,张佳乐说话的时候刻意带着一点戏谑的语气,反而让他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特别明显的破音。孙哲平靠过来,顺势将说话的那个人结结实实地抱住了。


“本来不应该的……是我太心急了。”


除了初二时第一回考了全校第二而错失暑假培训班的时那次,张佳乐想不起来自己这二十多年的人生里还有什么时候是像今天这样酣畅淋漓地痛哭过了。他比孙哲平稍微矮一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泪和鼻涕一流出来就被对方的衬衫蹭了个干净。他一边流泪一边觉得自己的举动是如此可笑:即便是当初得知家里破产的消息时,他心里也是有所准备的,所以难过归难过,却是一种持续了很久的钝痛,真正来临的时候反而觉得是种解脱,远没有事实突然掉下来将他砸得鼻子发酸的感觉。


有时候回头看看,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两年是怎么走过来的。在他从业期间,他总是想起那位教授曾经告诫过他的事情;而身为设计师的他这么多年来都未曾犯过一次类似的错误。没想到唯一的一次疏漏,便酿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虽然这件事情严格来说并非因他而起,而且即便这批货品套现成功,也未必真的能挽救公司的颓势……但张佳乐依旧觉得,如果当初自己能做得更好一点,叮嘱质检人员在查验时更严谨一些,或许一切就都不会发生。这些年对于他来说,物质上匮乏早就算不上什么有所谓的事情,而那种刻骨铭心的愧疚感却一直折磨着他的内心,让他许久都无法平静。


可是当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之后,在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午后,提起那些早已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而被冲淡的往事时,竟然没能成功地以毫不在意的姿态表现出一个一笑而过的帅气表情,这让他觉得无比气馁,却又没来由地有些心安。


“都过去了。”


他听见孙哲平在他耳边这样说。对方不是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他更愿意做一个倾听者,或者在身边的人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做施以援手的那一个;而对已经过去的事情,即便孙哲平能够感同身受,也想不出什么适合这个场合说出的语言。他说过去了,那就是真的过去了,一句话语带来的并非聊胜于无的安慰,而是一个掷地有声的诺言。


孙哲平从来不会回头看,而此刻的张佳乐也无需再回顾过去。他们仿佛刚刚在过去与未来交汇的这一刻相遇,曾经的一切都已不再是什么沉重的负担。他们沉浸在这个漫长的、温柔而又激烈的拥抱里,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温度——


从这一刻开始,他愿意和他一起把过去都远远地抛在身后,然后向着未知的未来逐步前行。


-TBC-


忘了说……乐哥的经历有原型

评论 ( 4 )
热度 ( 154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