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朽6

前文: 1   2  3  4  5

都市珠宝圈paro

CMO平X设计师乐

*

被称作钟少的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可看几个保安对待他的态度,却像是对待一个十分得了的人物。钟少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中年男人,客客气气地道,“这位是我朋友,朱经理,您给个面子。“


对方显然也是认识钟少的。他知道自己本就有些理亏,再加上钟少这么一说和,便也不好再说别的什么。只是这顿揍算是白挨了。几名当事人散去之后,钟少把张佳乐带出人群,孙哲平正站在一旁看着他俩,脸上挂着点尚未褪去的笑意。


“大孙,你这人情欠的可有点大啊。刚才那位可是STF珠宝的副总经理,我家老头子知道非骂死我不可。”一离开众人的视线,钟少立刻恢复了大喇喇的本性,“怎么谢我?”


“条件你开。”孙哲平说。


“哟,那我可得好好宰你一顿。”钟少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你也知道,我妹过两个月结婚,我打算送她套办酒时戴的的首饰。钱和材料我出,你给我找个辙。 ”


“这不现成的?”孙哲平一听乐了,“你旁边这就是位大设计师,还不快赶紧巴结一下。”


“你好你好。” 钟少本来没怎么注意张佳乐,听孙哲平这么一说,立马转过头来仔细将他浑身上下打量了个遍,喜笑颜开地朝着他伸出手掌,“我姓钟。”


“这位是钟氏地产的副董事长,这里的少东家。“孙哲平及时补充了一下,算是为他们做了介绍,“张佳乐,自由设计师。”


“哎哟,久仰久仰。”钟少赶紧抓住张佳乐的手,动作浮夸地握了握。张佳乐有点尴尬,正巧瞥见孙哲平背过身去,肩膀动了动,像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他对着那个背影翻了个白眼,准备向钟少解释一下,可对方压根没给他机会,嘴上不停地说着关于刚才他提到的那件事,一直把他和孙哲平一起推进了展馆的办公区。


“张设计师我妹长得可好看了你看见她照片一准儿有灵感!”钟少边说着边打开手机上的社交软件,调出几张照片来,“妹夫就算了,看多了容易玷污您丰富多姿的灵魂。”


张佳乐不好推辞,只好低下头看了一眼。平心而论,钟小姐模样确实标志,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会儿该怎么回绝钟少。直接拒绝肯定不行——要不是刚才他帮忙解了围,这一下闹到警察局去,肯定是个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儿。张佳乐想了半晌,实在是没想到什么合适的借口,再加上孙哲平一直在旁边添油加醋,直到他们分开的时候,张佳乐也没能彻底推掉这档子事。


他思索了一下,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只能从孙哲平这下手了。


张佳乐心不在焉地跟着孙哲平在展区里逛了一会。偌大的展馆被分割成数个方形的小展区,各个厂商将他们最新的作品放置在展台里,使出浑身解数吸引着前来参观的人们的目光。孙哲平走走停停,样子像是正在找什么东西,一路上收的产品图册多得数不过来,最后干脆都塞给了张佳乐。


“喂……”逛完一整个展厅之后,张佳乐怀里已经抱了一打宣传册。虽然有点不满,但是对孙哲平说话时他还是尽量用了听起来不算太急躁的语气:“刚才那个事情,你帮我推掉吧。”


对方并没有没回答他。张佳乐以为是展馆里太吵了,于是凑近他身旁,贴着孙哲平的耳朵又说了一遍。


然而这一次他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此时的孙哲平正低头望着前方透明的玻璃展柜,目光里带着不多见的、难以自抑的赞赏。


张佳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只被放置在黑色天鹅绒布上的手镯,蓝宝石与海蓝宝石层层叠叠犹如海浪一般,参差地镶嵌在铂金构筑的手环上;那一抹秋日晴空一般澄澈的碧蓝色,艳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只手镯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国际知名珠宝品牌Txxxany于两年前的新品发布会上公布了这一系列的作品,甫一亮相就以独具一格的设计和巧夺天工的工艺水平惊艳了整个时尚界。而现在摆在展柜里的显然不是新品发布会上公布的那一只,手镯连接扣处的“R”形状的钢印证实了它复制品的身份。张佳乐看了看身旁的展台介绍,果不其然,这是一家以首饰代工为主要经营项目的厂商,制作这些复制品时所使用的工艺,才是这间展厅真正所要展示的东西。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展台的负责人见孙哲平在附近流连许久,便主动迎了上来。孙哲平递了张名片过去,也没做多余的介绍,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你们这里只做代工吗?”


“是的先生。”负责人看过名片之后,使用的语气明显亲昵了许多,却依旧没有对孙哲平吐露太多信息,“您可以先通过宣传册了解一下我们公司,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孙哲平感觉得出对方很聪明,没有在他表明身份之后便立即开始对自家公司的实力夸夸其谈,而是先用宣传册来对他进行一番试探。这样欲擒故纵的把戏在生意来往之中并不少见,因此他并不急,大致将对方提供的宣传册浏览了一番之后,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还成。”他做了个简短的评价之后就不再说话,再次上上下下地打量起这间展厅内的展览品来。


显然是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样一个平淡的反应,一来一往之间,对面的年轻人已有些沉不住气了。孙哲平的东家本就是珠宝行业内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如果能与他们的公司建立联系,一来可以拓展自家在珠宝行业内的市场,二来也可以为自己添上一笔不小的业绩,无论从哪方面考虑,他都不应该再有什么在态度上的保留了。只不过刚刚姿态做得太满,年轻人一时之间还没能为自己找到台阶下,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孙哲平身后,等着看他接下来的反应再做打算。


“能再详细介绍一下吗?”孙哲平适时地补了一句。对方一听到这句话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将自己肚子里滚瓜烂熟的东西一股脑地都倒了出来。


这是一间专门为珠宝公司做代工的厂商。与孙哲平所在的公司之前一直合作的工厂不同,他们并不采取与固定对象合作、大批量流水线生产的经营模式,而是专门为一些珠宝公司的高端线产品做特殊定制。他们的工厂规模虽然不大,但其雇佣的员工无一不是手艺精湛、经验丰富的珠宝工匠,放眼全国,能达到这种工艺水平的厂商也是寥寥无几。这样看起来,这家公司也的确有一些向整个行业叫板的资本。


制作“不朽”这样设计理念超前的概念产品,无疑需要业内领先的制作工艺;而孙哲平看上的,正是他们在这方面的顶尖技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后,孙哲平向对方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来意;而为了显示自己合作的诚意,对方也特意向他展示了放在恒温箱里的另外几件非对外展出的产品,以便让他对他们的生产能力有更加全方位的了解。


但张佳乐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应有的欣慰的表情。在二人的谈话之间,孙哲平大多数时间都保持着一个倾听者的姿态,偶尔点点头或者“嗯”一声鼓励对方继续说下去,并且在必要的时候用精确的专业词汇指出对方过分夸大的成分,或者做出寥寥数句一针见血式的点评。张佳乐看着他的侧脸——他从未见过孙哲平这样的另一面,敏锐、犀利却不刻薄,眉宇之间的轻狂收敛了大半,只留下一星半点在社会精英脸上常常能看到的那种兀傲。


这场谈话持续了很久。当张佳乐突然发现自己专注地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孙哲平已经站起身,将对方给予的资料装进手上的文件袋里,站起身准备离开展厅。


张佳乐跟在他身后,气氛没来由地有些凝重,一路上他们默契地维持着沉默的氛围,谁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停车场,坐进车里的一瞬间,张佳乐才感觉到孙哲平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披在身上的大衣顺着他的脊背,缓慢地滑落到身后的座椅上。


如今奢侈品行业遇冷,光是最近这几年,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的企业就有三十余家,其中不乏已经平稳运作了数十年的老牌企业。巨额利润所带来的是更大的风险与更加激烈的竞争,一部分人在竞争中活了下来,另一部分则在这样寸金必争的市场中被毫不留情地淘汰。张佳乐能够理解身边的人此时所背负的压力,对于孙哲平所处的位置来说,哪怕是一个微小的过失,都可能会酿成难以收拾的结果。张佳乐伸出手在对方的肩膀上轻轻按了按——这算不上什么安慰,顶多是一点没来由的感同身受。


他想起自己还在上学的时候,曾经因为在设计图上出现了0.8mm的误差,遭到了当时的教授严厉的批评。一开始他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直到那位德国教授按照他错误的那一份设计图还原了一比一大小的银模,并现场演示了由于误差而焊接失败的实例,他才终于明白了错误的严重性。


“如果使用原定的贵金属来制作到这一步,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制作一个废品。”


这句话一直深深地烙在他的脑海里,即便是已经不再从事珠宝设计行业的今天,他也依然没有办法忘记。孙哲平刚才的表情像极了当初对他说这句话的教授,想到这里,张佳乐第一次认真打量起身边的这个人:他了解他一些什么呢?名字、职业,甚至年年龄都不算太清楚。第一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或许只是一时起意,但第二次却总归该有些暧昧的理由了。他承认他对孙哲平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或许是喜欢,或许又不是。他没办法用语言描述这种感觉,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仿佛他们的相遇就该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张佳乐被这个想法逗乐了,暗自地笑了笑。


“你刚才说什么?”


孙哲平突然问向张佳乐。被问到的人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孙哲平看穿了他刚才在心里一掠而过的想法。之后他花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孙哲平所说的“刚才”指的是是一个多小时之前,他们还在展馆里流连的时候,那个时候张佳乐的确说了一句“刚才那个事情,你帮我推掉吧”这样的话。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却突然有点说不出口了。


“我说……”张佳乐顿了顿,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身旁的人伸出手制止了。


“我想起来了。”孙哲平打断了他,“之前你一直没说过放弃这一行的原因。现在愿意讲讲吗?”


张佳乐的目光有点闪烁。他没有马上回答,咧了咧嘴,做了个看起来十分别扭的表情:“特俗套的一个故事,你不会想听的。”


孙哲平没吭声,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拿着手机摆弄了几下,调了一个文档出来:“钟少把婚礼的一些准备材料传给我了。你大致看一眼吧,如果实在觉得没什么灵感,我再帮你推掉它也不迟。”


张佳乐接过手机,左右翻了翻那篇文档。里面除了钟小姐的一些资料之外,更多的则是几套婚纱的设计图以及婚礼现场的装潢布景。


其实他并没有对此抱有什么期待。他离开那个世界近两年了,时光早就将一切尽数抚平,无论是他想丢弃的,还是他想要留下的——可看着看着,一个想法便情不自禁地在他脑海里成型,思绪代替画笔在他眼前描绘出了一幅又一幅图案,让他滋生出一种赶紧将它们落在纸上的冲动。


就在这个时候,孙哲平将自己的左手覆在放在他肩膀的那只手上,像是想传递给他什么东西似的,用力地握住了:


“试试看。”


-TBC-


这章真的是写了好久……改了又改改了又改。不过好在是写完了!><想写写大孙帅气的另一面又怕苏过头……

暧昧的时光总是美好的!

评论 ( 7 )
热度 ( 165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