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朽3

前文: 1   2

都市PARO。
第二次被和谐……懵逼

并没有很黄啊??

*

十点半左右的时候,超市里接张佳乐班的小伙子就赶过来打卡了。一进门他先换上工作服,随后朝窗外努了努嘴:“那人你们谁认识?好像等了有一会儿了。”

张佳乐透过玻璃门,看见了倚在车门旁边的孙哲平。他有点意外,和交班的哥们打了个招呼,随便收拾收拾便提前下了班。孙哲平见他出来,才从车门上站起身,他身上披着厚呢子外套,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风度。

“送你?”他问。张佳乐摊摊手,表示无所谓。

孙哲平开的是辆黑色的奔驰,他拉开副驾驶的门,对张佳乐做了个“请”的手势。对方顺势坐了上去,自顾自地系好了安全带。透过车厢里暖黄色的灯光,孙哲平注意到他的手:那是一双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很漂亮,却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一个男人。而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在右手中指的第一个骨节旁边的一块凸出来的厚茧,宛如一棵白杨的枝丫间虬结的树疤,让这双漂亮的手顿失几分美感。

“还在上学?”孙哲平随口问道。

“毕业好几年了。”张佳乐回答。

孙哲平皱了皱眉。一路上他们都没说太多话,张佳乐住的地方离便利店大概十四五站的距离,孙哲平听过那个地方,不少到这座城市来务工的人大多都选择住在那里。从他们仅有的几句交流来看,张佳乐倒是没什么外地口音,普通话标准得像电视里的播音员,孙哲平听不出,也没开口去问,却对面前这个人更感兴趣了一些。

夜里道路很顺畅,他们开了二十来分钟,很快便到了张佳乐住的地方。这是一个坐落在城市与村镇交界处的自建小区,没有路灯,只有一楼几间商铺的灯微微亮着,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显得分外单薄。

“上去坐坐?”张佳乐问。孙哲平没客气,锁了车子,和他一同走进面前那栋老旧的居民楼里。

张佳乐住九楼,这栋自建房屋的最顶层。楼道里没有电梯,当他们终于爬了上去坐进客厅的沙发上时,两个人都累的有点够呛。张佳乐用纸杯给孙哲平接了杯水,被面前的人一口干了,过一会喘匀了气儿,才听见他问道:“怎么租了这么个地方?”

“便宜。”张佳乐言简意赅地答道。

孙哲平这才仔细打量起这间格局逼仄的房间。这是个不足四十平米的一居室,再多一个人便显得拥挤了。沙发上七零八落地堆着几件等着换洗的衣服,花纹老气的刺绣绒布从间隙里漏出来,点缀着客厅内一水儿土灰色的水泥墙面。阳台的窗子常年开着,隔壁人家孩子的吵嚷声音顺着窗子传进屋子,和它们一起涌进来的还有距离不足两米的另一栋住户的厨房里飘来的炒菜的香味。

客厅的沙发正对着卧室,里面的景象一览无余:与杂乱的客厅截然不同的是,这间十几平米的卧室里被拾掇得井井有条:一张干净整洁的书桌上放着一个由铁皮茶叶罐子改造而成的笔筒,里面插着几支中性笔和彩色铅笔,一根透明的三十厘米直尺插在其中显得尤为醒目。

除此之外,书桌上便再没有其他东西了。下面的两个抽屉一个半敞着,用于放置花露水或是遥控器之类的杂物;旁边的那个则锁着,钥匙不知道被主人放在了什么地方。

卧室里还有一张单人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堆在床角,靠着墙壁上的防潮壁纸。一架老式单冷空调挂在对着床头的那面墙壁上,此时被切断了电源,插头连着长长的电源线,晃晃荡荡地垂在屋主人的头顶。

孙哲平唯一看不见的是靠着床头的那面墙。他没有走进卧室的意思,身旁的张佳乐用毛巾擦干额头上的汗水,给自己从衣服堆里刨了个小坑坐下,大口大口地灌起了凉白开。孙哲平看着他。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起伏,耳根由于热气上涌而微微泛红,汗湿的头发贴在额角,让孙哲平不由得想起了在此之前的那个夜晚。那不过是一次立场不太正确的偶遇,然而此时回想起来,却一切都是如此地顺其自然,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他们认识的时间远比一天一夜久太多的错觉。

于是他再一次吻了他。

防和谐请戳>>>


评论 ( 15 )
热度 ( 146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