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砂

勿忘初心

【双花】不朽2

前文: 1

都市PARO。

*

2

 

孙哲平不只喜欢男人,但这个男人他喜欢。亲吻他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对方的不安与渴求,这两种元素组合在一起,让面前这具躯体散发着极其诱人的味道。他们在酒吧洗手间的第二个隔间里做爱,身体下面的人在他射精的时候偏过头来,额前凌乱的碎发覆上他的右眼,向他索求一个全心全意的深吻。

——于是他吻了上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孙哲平发现自己记不太清后面发生的事情了。他本来就把自己灌了个烂醉,性爱的快感更让他少有地失去了一些理智。他只能想起他昨晚在酒吧里邂逅了一个不错的男人,而他的名字和模样,只来得及在他的脑中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躺在床上稍微回味了片刻,闹钟便响了第二次,催他赶快清醒过来。

 

孙哲平穿好衣服,洗了把脸,便迅速把留在脑海里的那点痕迹清除了。他现在单身,且没有找固定性伴侣的想法,这样的事情忘得快一点,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清晨公路上有点堵。孙哲平在路上听完了一整张CD,才将车子不紧不慢地开进公司的停车场。电梯里少了许多行色匆匆赶去办公室打卡的年轻人,显得空旷了许多。他的办公室在23楼,一个采光还算不错的大隔间,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套组装台式机,外加两盆无精打采的绿植。最近正值行业淡季,整个公司都闲散得要命,他也乐得清闲,偶尔在电脑上玩玩纸牌,也没人管得到他。

 

“总监,”年轻的女助理边敲门边说,“老板才发了通知,说10点大家一起开个会,让你务必到。”

 

“哦,”孙哲平低头看了眼表,十点差一刻,“哪个会议室?”

 

“24楼F会议室,最大的那间。”

 

“好,这就到。”孙哲平刚开了一局扫雷,眼睛正盯着电脑屏幕。女助理见他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只好出门帮他准备材料去了。

 

他这局开得不太顺,鼠标右键连着点了四五下, 一点一个雷,差点把他气乐了。于是他只好关了游戏站起身,拿上手提电脑,叫上助理从消防楼梯直接上了24层。

 

会议室门一开,他就意识到今天这会有点不寻常。不光是他们总公司的大老板,甚至几个子公司的头目也都齐齐刷刷地就了位,更别说十好几个下属部门的负责人了。老板见他最后一个进来,也没过多苛责,让助理带上会议室的门,指了个会议桌前的座位给他。

 

在现如今这个奢侈品横行消费市场的年代,一间业内颇负盛名的珠宝公司旗下开设数个轻奢品牌早已成了行业内的流行趋势,孙哲平早就见过这几位子公司的老板,却从未有过今天这样不自然的感觉。在他落座之后,几个人的目光全都不约而同地投到了他的身上,他朝身旁的总设计师递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却只得到了礼节性的微笑作为回应。

 

“人到齐了。”孙哲平听见长桌尽头的老板清了清嗓子,“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是想说说下个季度新品发布会上要发布的新产品。小王,你给大家讲一下吧。“

 

总设计师点了点头,从座位上起身,打开了电脑里的PPT。设计师的PPT内容通常都不算太多,前几页的内容也都稀松平常,就是每一季都会发布的当季新品。孙哲平也没太在意,他现在只负责总公司的重点产品推广,前面介绍的那几款都是些低端流水线的产品,不劳他操太多心。

 

“下面这一款,是我们以Txxxany团队专有的群镶工艺作为基础来设计的婚庆首饰套组,同时也是下季度新品发布会上要着重推广的概念产品。它以钻石和PT990作为主要材质……”

 

听到这里,孙哲平不得不将自己在会议桌上的态度端正了一些。凡是总公司发布的“概念产品”,不但表示它是下一季新品发布会上的重点推介,更代表这一产品即将成为整个公司至少两年之内所有产品设计风格的旗舰。一款产品从设计到上市,要经历制作、包装、推广、发行四个步骤,而对于孙哲平来说,这些都将会成为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最主要的工作内容。

 

没人会质疑这些对于他的年龄来说太过艰深:他今年二十九岁,二十二岁便从巴黎那所全球闻名的商学院毕业,回国后一直从事珠宝与奢侈品行业,入行六七年,成功将数十个系列的产品推广上线,积累的经验足以让他胜任这些工作。唯一的问题在于,Txxxany团队的制作工艺虽然精湛,但某些独特的镶嵌工艺也都向来保密,国内真正能做到同等水平的厂商寥寥无几,看来光是解决工艺问题,就足够他头疼一阵子了。

 

孙哲平一边摆弄电脑一边想着,PPT的演示也逐渐步入了尾声。总设计师关掉页面,为这一系列的概念产品做了个总结:

 

“……我们将这一系列钻石首饰命名为‘不朽’,希望有一天,它们能够成为某一对新人永恒的见证。“

 

 

孙哲平回到办公室打开工作邮箱,里面立马跳出了两封新邮件。一封是来自秘书办的会议记录和会上协定的工作安排,另一封则是总设计师发来的设计图压缩包。孙哲平先接收了附件里的设计图存进电脑,随后打开了自己电脑上的PPT文档,将设计图和产品资料全都整理了进去。下午两点的时候他将手底下几部门的人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将近期相关的工作粗略地划成几块分配好,随后又回到办公室,草草做了个勉强能交差的工作计划。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孙哲平很久没这么忙碌过了,助理帮他叫的晚饭早已凉了个透,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无奈地看了看桌上一口没动的盒饭,乘电梯离开了公司。

 

城市里的夜总不会太过寂静。孙哲平不太喜欢闹市区里的灯红酒绿,因此将房子买得十分偏僻。然而车子驶出闹市区之后,当他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绿灯时,他才突然想起自己没吃晚饭这茬。四处看看,街边的小饭馆早就关了门,只剩下一家24小时便利店远远地在街道尽头亮着灯。他找地方停了个车,徒步朝便利店走去。

 

便利店小得挺应景,人要从两个货架之间侧身挤着才能过去。孙哲平身高惹眼,人又不算太瘦,就算是侧身行走也有些吃力。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堆得簇簇拥拥,在他弯下腰去拿矿泉水的时候,几袋零食从他的身后的货架上哗啦一声猝不及防地撒了下来。

 

“Sorry。”

 

孙哲平道了个歉。他弯下腰,想把掉在地上的商品重新放回货架上,却没想到一个转身,又碰掉了几个膨化食品的包装袋。这下可就有些狼狈了。孙哲平站在货架中间,拿着手里的包装袋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个声音便及时地从他旁边的货架后方传来。

 

“我来吧。”

 

年轻人穿着便利店的制服,从另一端的货架上方探出了个脑袋。他比孙哲平略矮一点,戴着鸭舌帽,左边的耳朵上戴着一颗银色的耳钉,看不清脸。地上散落的包装袋被他迅速地重新收到了货架上,当孙哲平把手里拿着的那些交到他手上时,他才终于看到了对方的样子。

 

孙哲平挑了挑眉毛,显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

 

是他。

 

他有点想不起他的名字了,于是孙哲平瞄了一眼他胸前的工作牌,姓名一栏里写着“张佳乐”三个字。孙哲平不确定他是不是还认得他——他今天穿着西装,为了出席上午的会还打了条领带,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一点也不像会去那种夜店的人。工作牌上写着张佳乐的年轻人转身走了,只留下孙哲平一个人拿着三明治和矿泉水在原地发愣。

 

这种时候过去打招呼无疑平添尴尬,毕竟一夜情也算不上什么值得公开说出来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孙哲平却觉得这样的相遇令人十分愉悦,即便对方早已彻底将他遗忘,也丝毫不能影响这件事情对于他的趣味性。

 

不过现在还不太是时候。

 

孙哲平想了想,走到收银台前准备结账。

 

“一共十二块八。”声音并不是从收银台前传过来的。收银员和孙哲平一起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张佳乐依旧站在两个货架中间整理货品,并没有望向这边。

 

两个人都没有动。片刻之后,便利店的店员摘下头上的鸭舌帽,朝孙哲平走了过来。

 

“记我账上吧。” 他扬起头,对着孙哲平笑了笑:“算我请的。”

 

-TBC-

评论(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