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朽1

所以我这段时间到底都写了些什么【污】七八糟的东西啊!!!////////////////

放个短小的开头,不一定有后续,请把每次TBC都当做end来对待【【【

以及,这种程度的应该不会被hx吧?????

---掩护一下正片---

笔记本键盘上的e坏了,所以出现什么错别字请意会

*有419情节,好孩子注意避雷

【但其实是个正经故事

这么高的防hx墙应该够了吧????

所以……能看到吗?

-


孙哲平已经注意这人很久了。

 

他若有所思地用吸管搅着面前那杯冰块融化了一半的酒精饮料,不跳舞也不去接吻。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轮廓仿佛被点亮了一般,让这个无人问津的晦暗角落多了几分色彩。和他一起的那些醉醺醺的同伴有时候喊他“张佳乐,来玩骰子啊”,他也一声不吭,只是摇摇头,继续漫不经心地啜着那根吸管,仿佛来这里只是单纯地想喝杯酒一样。

 

孙哲平点了两杯酒送到那一桌,迎着那人诧异的目光走了过来。

 

“请你。“孙哲平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张佳乐把酒杯往前推了推:“酒量不好,再喝就醉了。”

 

“在这种无聊的地方呆着,不喝醉有什么意思?”

 

张佳乐笑了。他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否定眼前这个男人的强词夺理。孙哲平帮他拿掉杯子上的柠檬片,把酒杯重新推回给他:“我喜欢你,赏个脸吧。”

 

对方挑了挑眉毛,没说话。孙哲平拿起他自己的杯子,轻轻朝张佳乐面前的那个碰了一下。此时正值两段音乐播放的间隙,两个玻璃杯相撞的的声音便显得分外清脆。张佳乐的脸上有点无奈,拿起孙哲平碰过的那个杯子,将里面的酒喝掉了一小半。

 

“有心事?”

 

他换到了张佳乐旁边的位置。他靠近他,带着一点侵略的意味。白衬衫的袖子卷到了胳膊肘,裸露出来的小臂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荷尔蒙的味道——他换了CK最新推出的那款男香,后味里的松脂香味从手腕间散发出来,和酒吧里烟草以及清新剂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说不出地好闻。

 

张佳乐没动,也没有回答。孙哲平也不在意,又拿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自顾自地喝掉了剩下一半的酒。他是北方人,喝酒时也带着一股豪迈的气势,酒与香精勾兑的液体顺着喉咙急转直下,喉结一起一伏,带着青年男性独特的性感。张佳乐看得有点发愣,不知不觉间将杯子里的酒又喝掉了一些。

 

“你现在醉了吗?”

 

张佳乐放下杯子,听见身旁的人这样问道。那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腔调,仿佛透过这杯酒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放下杯子,想抬起头看看孙哲平此时的表情,那股松脂味儿却越来越近,几乎浓烈得令他有些窒息。

 

他吻了他。

 

孙哲平有点野蛮地将舌头探进张佳乐的口腔,吸吮着他的唾液和嘴唇。刚才那杯酒的味道还留在他嘴里,可现在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样子的了。张佳乐试图推开他,但松脂的味道却一直环绕在他身旁,孙哲平的手臂箍着他的肩膀,将对方整个人揽进怀里。

 

张佳乐闭上眼睛。

 

这个人的吻虽然野蛮,却并不粗暴,反而带着一点不着痕迹的温柔。他甚至有点开始沉醉在这个亲吻之中:孙哲平的舌头在他的口腔中搅动,从上颚到牙齿,再慢慢滑回到舌头。他的舌头又湿又黏腻,混着酒味的津液含在嘴里,让唇齿之间的纠缠更加契合。

 

张佳乐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如此坦然地接受一个陌生人这样的亲吻。然而现在这场景来临了,他却只觉得有趣而刺激。

 

他大概确实是喝醉了。

 

“做吗?”

 

孙哲平感受到对方的回应,带着笑意的气息轻轻吐在他的耳廓上。此刻的他仿佛是在安抚深爱的恋人,他顺着男人裸露在夜色中的肌肤,朝那模糊的轮廓一寸一寸吻了下去。他的嘴唇拂过微微凸起的喉结,在颈间舔舐片刻,最终留下数个凌乱而绵密的吻痕。方才揽着张佳乐腰部的右手也顺势探进他的上衣,在他的腰间留下一阵酥麻的颤栗后,停留在他左边那片粉红色的凸起上来回抚弄。

 

“……别在这。”

 

张佳乐的声线依旧有些偏冷,却已然带上了浅浅的鼻息。他的眼中似乎添了一线水气,让他那副原本就很难让人挑剔的面容更加生动了几分。孙哲平喜欢这样的面孔,却更喜欢这样一张面孔在他的身下露出兴奋而渴望的神情;他想看到他因为深陷情欲的深渊而对他苦苦哀求,又想看到他因为身体被他所填满时带来的快感而与他紧紧相拥。

 

听到张佳乐的声音,孙哲平没有立马停下,手上反而恶作剧似的更变本加厉起来。他用一只手揽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摩挲着张佳乐下面凸起的部分,嘴唇游走至他的胸前,隔着T恤用牙齿和舌头轻轻碾磨着他的乳尖。怀里的人剧烈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虽然依旧抗拒着孙哲平的抚弄,下面却不由自主地挺了起来,随即发出了一声低沉而性感的呻吟。

 

他被孙哲平扳着肩膀,想要站起身却又无法抗拒他手臂的力量,只能任由对方一点一点由外部挑起他体内更深的情欲。张佳乐宛如被千万只蚂蚁噬咬着心尖,双臂不由得紧紧箍着孙哲平的脖子,后来实在难以把持,索性在他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这一下咬得没轻没重,张佳乐的牙尖几乎传来一股腥味,可孙哲平却仿佛没挨过这一下似的,手臂依旧稳稳地托着他的身体,

 

可等到他下面彻底有了感觉的时候,孙哲平却反而停了下来。

 

“——成,不在这。”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02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