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X安 推理向】解码(1-4)

卖个安利。

*

1

 

安文逸在呼啸而至的暴风雪中走了三天三夜,总算找到了张新杰的尸体。

 

严格地来讲,此时的张新杰并不能说已经完全死亡,但这样的状态明显不能算是活着。没有血压,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有的只是大脑中残存的千分之二的神经,在芯片的作用下缓慢地运作着。

 

张新杰的身体已经被冻得像冰块一样坚硬,不过这样寒冷的天气也阻止了腐败的迹象,一双原本敏锐的双眼此刻紧紧地闭着,就像从前他睡在安文逸身边的许多个夜晚一样。

 

安文逸抱着张新杰的身躯,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雪原外围走去。

 

——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此时的安文逸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理智。也许求生欲这种东西在他找到张新杰的一瞬间早已经灰飞烟灭,可他明白,如果就这样放任自己死在这里,那么张新杰所做的一切牺牲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张新杰毫无疑问有着极其突出的军事素养。可这些素质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至高无上的荣誉,却反而成为了一切灾难的开端。

 

这场残酷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年。无数的人在这场战争中死去,无论是军人还是平民,乃至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都正在遭受着岁月与战火的双重洗礼。敌国的科技发展早已远远地超过了这片以荣耀为名的土地,高层的腐败与懦弱,使得敌军在这场战争中以摧枯拉朽般的形势侵袭着这个早已不堪一击的国家。

 

但是在这样的政策之下,却还有一些英勇无畏的人在顽强地坚持着。

 

张新杰和安文逸都是其中的一员。

 

二人作为荣耀军事学院的毕业生,在完成学业之后都立即投入了这场无休止的战争中。安文逸比张新杰低两届,因此在安文逸毕业时,张新杰早已在实战中磨练出了一身过硬的军事素质。严谨与细致是军中对于张新杰的一致评价,不过这一点对于当时已经和张新杰相处了四年的安文逸来说,其实并不陌生。

 

早在入学之前,安文逸便听说过张新杰的名字。一丝不苟的个人风格似乎早已成为了张新杰身上的标签,而密码学与情报学双优的成绩,也让安文逸对张新杰产生了近乎崇敬的情感。

 

因此后来当二人的关系发展至某个心照不宣的程度时,安文逸总是觉得这样的进展简直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明明是被自己当做高不可攀的楷模一样来崇拜的人,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之中,甚至在大多数时刻,一伸出手就能够触碰到那张看起来并不温柔却异常沉着的面容。

 

安文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相信所谓的命运。

 

 

2

 

张新杰是在三年前被派去敌国的军驻地卧底的。

 

那时安文逸刚刚毕业一年,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张新杰所属的部门实习。受张新杰长久以来的影响,安文逸对于密码破译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就在大家都觉得张新杰终于可以将基层工作全数交给安文逸放心地升迁到军事总部时,情报部却突然传来了张新杰辞职的消息。

 

而之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是电话网络还是传真,都再也找不到有关张新杰哪怕一丝一毫的讯息。

 

安文逸不是没有试图联系过张新杰。他回过几次二人从前一起居住过的房子,张新杰的私人物品全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原位,任何一个角落都透露着那种专属于张新杰的近乎苛刻的严谨。依照序号排列有序的书柜,连摆放角度都非常讲究的案几,以房屋中央为轴对称安置的保险柜,那令安文逸无比熟悉的缜密,充斥着这个房间中的每一处细节。

 

唯独少了张新杰。

 

不久之后安文逸接替张新杰升任了情报部分部长,同时接手了张新杰留下的全部文件。安文逸曾试图在这些被遗留下来的物品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却在努力了一段时间之后宣告失败。

 

张新杰就这样在他的生活里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安文逸觉得之前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奇妙的幻觉。

 

直到一个星期前敌军的无线电讯号被破译,安文逸在众多的机要情报中截获了这样一条消息——

 

张新杰的间谍身份已被证实,于今日进行秘密处决。

 

后来安文逸花了整整六个小时才将后面长篇大论的情报破译完成,比平时多花了近三倍的时间。作为情报部的核心人员,这样的失误简直低级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好在这条情报并不是军情的即时传译,安文逸也很快便将这篇报告与敌军新型加密技术的破译基准一同提交上了情报总局。

 

高层几乎是在一瞬间便下达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张新杰。

 

安文逸参与了在之后召开的情报部的机要会议,得知了三年前张新杰被派去敌国军驻地卧底的来龙去脉。当时技术部研发出了一种能够植入活体生命的新型芯片,可以将宿体所获取的所有信息加以压缩并储存,即使宿体的生命体征消失,芯片所连接的脑神经也依然会得以存活,从而将宿体生前的讯息全数保存。张新杰作为首批实验体,在植入芯片后即被遣往敌国军驻地,完成这样一个残酷而光荣的任务。

 

会议结束后,安文逸主动提出参与搜寻张新杰的任务,很快便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3

 

情报部的地下室里,张新杰被浸泡在技术部所提供的脱氧钠盐的无机溶液中,柔软的头发漂浮着,双手微微交叉,整个面部因为被一个半透明的面罩遮起而显得朦胧而柔和。

 

安文逸站在高分子玻璃墙外看着张新杰,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也许在他打开电脑的那一瞬间的动作有一些机械,可安文逸向来都是如此。他很少会被情绪所影响,虽然有时会被人说成是冷酷,可这也正是一名情报人员必备的素质。

 

因为战争本就是极其残酷的。

 

从安文逸刚刚接到情报部的传讯开始,他就一直在思考自己接下来所能够做出的应对。就在刚才情报部人员试图获取张新杰脑中芯片所储存的信息时,却发现芯片中的讯息已经成为了一堆乱码。情报部人员无奈地向安文逸提交了这样的报告,说明了他们对于这样特殊情况的束手无策。

 

乱码?安文逸并不这样想。

 

张新杰作为古典密码学首屈一指的专家,在传递如此重要的信息的过程中一定会做出非常必要的谨慎姿态。至于在信息传递的过程之中出现什么差错导致信息变成了乱码的这种可能性,安文逸认可,却绝对不会去作为主要的研究方向。

 

就算在种种原因的作用下使得信息真的变成了乱码,安文逸也要在这乱码中抽丝剥茧,将张新杰索要传递的讯息破解出来。

 

这是安文逸能够为张新杰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安文逸将计算机终端通过传输线路连接到张新杰脑中所植入的芯片,很快在电子屏幕上便跳出了这样一段字符。

 

「ZYVTGRNRSLUEQEMWERSQEUWSKITHAALEPJARWQKHJMQSQ。」

 

毫无规律且看上去没有任何意义的一段英文字母,的确很容易被人当做是由于信息保存不当而造成的乱码。安文逸在脑海中不断地罗列着各种各样的讯息,最后决定先从外部原因来破除乱码形成的可能性。

 

外部原因,即是要在计算机终端上来做一些文章。

 

张新杰的私人电脑在他失踪之后一直没有被转移过,此时那台犹如张新杰本人一样精密而准确的仪器就被原封不动地放置在他的家里。安文逸安排了一些人手将张新杰连同低温溶液箱一同运送到了他们从前一起生活的家中,在输入了一连串的复杂密码之后,安文逸将眼球对准门前安保系统的前置摄像头一扫,电子门便缓缓地开启,露出了已经布满无数灰尘的走廊。

 

安文逸看了看身后的低温溶液箱,张新杰静静地漂浮在海蓝色的溶液中,无言地面对着眼前他本该熟悉的一切。

 

「前辈,到家了。」

 

 

4

 

在张新杰失踪的这三年间,安文逸曾不止一次地梦到过他,梦到过那双睿智而沉静的眼睛。张新杰总是用这样的一双眼睛凝视着一切,让旁人产生一种无处遁形的错觉。

 

安文逸也曾被张新杰这样注视过。

 

作为一名情报学系的后辈,安文逸可以说就是在张新杰这样的注视之下渐渐地成长起来。张新杰教给了他太多太多的东西,从一开始在安文逸脑中构建出来的情报学体系,到密码破译相关的一些细枝末节,他的身上被留下了不少张新杰的影子。只不过在古典密码学方面,安文逸虽然领会得不错,可身为后辈的他显然对现代密码更加情有独钟。

 

因此安文逸在见到芯片中储存的那串毫无规律的字母时,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是:

 

这是一段密文。

 

安文逸想到了「在特定条件下输出信息才会成立」这样的可能,他打开张新杰的电脑,键入了密钥之后,便将传输线连到了张新杰的电脑上。

 

如果连张新杰自己的电脑都不足以解析这段字符,那么这个可能将不再成立。

 

「ZYVTGRNRSLUEQEMWERSQEUWSKITHAALEPJARWQKHJMQSQ。」

 

屏幕闪了几闪,便又一次跳出了这样的字符。

 

看来问题并不是出在输出端上。如果暂时不去讨论由于外部原因使得这段原本用来传达讯息的字符变成了一段乱码,那么这样一段看似毫无规律的文字,即是张新杰本人的刻意而为。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需要安文逸着手来破解张新杰留下的这段密文。

 

这是一段由四十五个英文字母所组成的字符段,元音字母十一个,占字母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四点四,小于通常的元音字母在英文单词所组成的字符段中出现的百分之三十七点四的频率。不过由于这一串字符段的字母基数过小,这样的数据也仅能作为一个侧面的参考。更何况字母E在这段文字中出现的概率为百分之十一点一,与通常频率的百分之十二点二五非常接近,让安文逸的脑海中渐渐地浮现了一种可能性。

 

最简单的换位密码?

 

在各国科技的飞速发展中,对于换位密码的侦破早已经开发出了相应的破解程序。如果这段字符真的是一个换位密码的密文,那么情报部的人员应该不会这样冒失地将这段字符定义为一段乱码。更何况以安文逸对于张新杰的了解——不,以任何人对于张新杰的了解,都不会觉得张新杰的所作所为会如此草率。如果张新杰决定将这段信息保密,那么绝对不会用这样一个利情报报软件即可迅速破译的密码。为了保险起见,安文逸打开了张新杰电脑中的破译软件贴入这段字符,果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如果是张新杰,他会选择怎样的一种加密方式呢?

 

安文逸在心中给自己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很快便在脑海中捕捉到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

 

TBC

[注1]换位密码:换位密码就是一种早期的加密方法,明文与密文的字母保持相同,但顺序被打乱了。

-------------------------------

其实是几天前做的一个梦,醒来之后就被虐到了,所以写出来和大家一起虐虐……

有人愿意和小安一起破解张新杰大大留下的密码吗?我会给一些提示的_(:з」∠)_

评论 ( 22 )
热度 ( 1215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