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橙】暮光2

1

不知道会不会有3,请把每次TBC都当做END来看……

*

的确是很久没见了。


这大概是他们相识以来最久的一场离别。自从这个人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之后,他们的生活轨迹便完全重叠了:他们曾一起背负过沉痛的过去,也曾一起期许过未知的未来,更曾一起见证过辉煌的时刻;他们的名字与他们共同书写的荣耀一起被刻进时光的印记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它们轻易抹去。


苏沐橙站在那看着他。他一点也没变——穿的外套甚至还是去年一起逛街时买的——烟头快熄了,他最后抽了一口,掐灭了星火,顺手丢进脚下的垃圾桶。


但今天的他却又有点不一样:比如之前他从未对她讲过“好久不见”这样的话。苏沐橙努力让自己回想起他们上次见面时的样子——在一个冬日的夜晚,她还未完全习惯北方城市的寒冷与萧索,身上披着的外套残留着对方的体温,仿佛那是世界上唯一能让她迅速温暖起来的东西。那时她还是联盟注册的职业选手,手掌与手腕连接的地方磨出了一层厚茧。那层茧被对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坚硬了。


他们去新装修的商场买了点东西,包括对方的圣诞礼物。苏沐橙送的是个防风打火机,十几分钟之后收到了一对毛绒手套的回礼:今天出门的时候他们分别忘带了打火机和手套,因此对于这份礼物,双方看起来都十分满意。他们晚上去吃了之前常去的那家火锅,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去哪里,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边有不少年轻的小情侣陆陆续续地从他们身边经过,苏沐橙鬼使神差地脑中冒出了一个念头。


这大概算是个约会?


苏沐橙突然想,如果这样的话,那这约会可真是烂透了。


没有鲜花也没有礼物,没有被精心安排好的烛光晚餐,也没有缠绵而激烈的拥吻。他们从来没有定义过对方之于彼此的关系,而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也不过是被放在上衣口袋里的对方的手掌,仿佛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段漫长而又短暂的、他们仅仅拥有彼此的时光里。


像现在一样,暮光逐渐消散、星辰还未升起的,混沌而蒙昧的时刻。



街边的橱窗里到处张贴着平安夜打折促销的海报,刚才喝咖啡的那家小店已经被他们远远地甩在了后头,五颜六色的灯光蓦地亮了起来,映出“Merry Christmas”字样的剪影。雪地靴踩在新雪上咯吱咯吱地作响,鼻腔中呼出的水蒸气凝结成白色的微小水滴,让他们眼前的视线渐渐地模糊起来。苏沐橙喜欢这样的感觉,北方城市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十分新鲜而愉悦,她沿着街道朝前小跑了几步,然后蹲下身来,远远地朝叶修扬了一把雪。


“是这么玩吗?”


她来过B市许多次,却第一次遇上这么大的雪。H市有时候也下雪,却和这里远远不同,那太安静也太温柔,远远不能满足苏沐橙对于雪的幻想。


叶修无可奈何:“来。”


他们都戴着手套,苏沐橙的是个连指的,远不如叶修的手灵活。她看着他三两下捏了个雪团放在她手心,又往后退了十几步,远远地对她招手。


苏沐橙甩了甩胳膊,将手里的东西掷了个抛物线出去。


“劲儿太小了。”叶修嘴里叼着烟,说话含混不清的,“使点劲儿。”


“嘿!”苏沐橙学着他刚才的样子也捏了一个,不太圆,砸的也不准。叶修没躲,被砸中了肩膀。


“哎你怎么不躲啊?”苏沐橙还挺不高兴,“也不知道还手。”


叶修低头看着周围的积雪,摊了摊手:“挺凉的。”


“没意思。”苏沐橙撇嘴,走过去跟上叶修,“归队时间还早呢,我们接着去哪?”


“你好歹是个队长吧我说,不早点回啊?”


“没事,我充分信任队员。”苏沐橙眨眨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叶修还想说点什么,苏沐橙却把话接了下去,“再说,也难得来一趟。”


“行,那走吧。”


他们并肩朝前走着,和从前也没什么不同。地上结了冰,她小心地挽着叶修的胳膊,如临大敌的模样。树枝上积着厚厚的雪,偶尔有麻雀一起一落,积雪便簌簌地落下来,打在他们的头和帽子上。叶修伸手帮苏沐橙拍掉脑袋上的雪——以前她的头顶刚到他肩膀,现在已经高过他的鼻尖了。


“呼——”苏沐橙鼓着嘴呼了口气,“这儿真好。”


“有什么好的?”叶修问。


苏沐橙没说话。她好像是做了个口型,又好像只是撅了撅嘴唇,目光越过叶修胡子拉碴的下巴,落进天边越来越模糊的暮色里。“我看以后就在这儿定居吧。”苏沐橙说。


“你脑袋傻了?”叶修笑着问她,“来当吸尘器啊?”


“对啊。”苏沐橙停下来看着他。天际的最后一丝暮光被黑夜吞噬殆尽,星辰慢慢从地平线上爬上来,寥落地点缀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路灯一下子亮了起来,他们的影子黏连在一块儿,被投下来的光柱拉的长长的。苏沐橙的轮廓被路边的灯光映照得十分动人,她出门时涂了睫毛膏,眼睛看起来格外漂亮。


叶修把烟从嘴边拿开。


他用另一只手按着苏沐橙的肩膀。苏沐橙瘦,肩膀上清晰地感受着那股来自对面那个人的力量。临退役前他也是这样,像是有某些东西透过这股力量传递给了她。她知道那是什么,他们也总是彼此了解。但是现在她却有些胆怯了。


“沐橙。”


那个人和从前一样叫她的名字,语气里带着多年未曾变过的独特腔调。苏沐橙看着对方的眼睛。她很多年没有见过叶修这样的表情了,或许只有在她做出接手沐雨橙风的决定的那一瞬间,他或许才流露出与之相似的神情。


但那也是不一样的。苏沐橙想。


“这么多年以来,我几乎没考虑过这些事情。”叶修的开口显得有些突兀,然而这样的声音混在路边呼啸而过的车流之中,仿佛像是回到了从前蜗居在那个KTV楼上的破旧公寓里,他们在没完没了的噪音中分辨对方的话语,聊荣耀或是别的什么,“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呢?”


“生活不是荣耀。”叶修抽了口烟,焦油和尼古丁混合的味道很快充满了空气,“等到退役之后,你会发现生活中要面对的问题会比从前多很多,而我们却都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沐橙,我们在一起太久了,没有了荣耀之后,我们都需要花点时间想想今后该把对方摆在怎样的一个位置——是朋友,是家人,还是那个能够给予对方幸福的唯一角色。“


“我不在乎。”


“所以我要在乎。”叶修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尖锐,“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你选择了我——就像你当初选择荣耀一样——那么我就必须对你余生的幸福负全部责任。如果我不能,那么我宁愿去面对一个并不是很尽如人意的结果。“


“我也是?”苏沐橙问。


“是。”


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烟头丢在雪地里,那点星火渐渐地灭了,化成一缕若有若无的轻烟。有好一会儿他们都没有说话,他们站在对方身旁,中间陡然升起了一股陌生的感觉。他们都清楚那并非什么阻碍,却有意无意地不去触碰,但这一天总会来的。


“沐橙,”最后叶修先开了口,“……给我一点时间。”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230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