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云X唐柔】碧空(上)

我来卖安利了,看在我这么拼命写谈恋爱的份上,你们能不能轻点打……

以及,能看完而不拉黑我的都是勇(zhen)士(ai),感谢各位不杀之恩【。

#根本不知道打啥tag系列#


-


1

 

秦牧云初次注意到唐柔,是在兴欣战队夺得挑战赛总冠军之后所召开的第一次记者发布会上。由这支新战队引发的话题已经在荣耀圈兴起了一段时日,不过大多数人关注的,却还是那个亲手将昔日母队一手摧毁的叶秋。

 

往远了说,霸图和叶秋的渊源能一直追溯到网游时代去。秦牧云作为昔日的霸图铁粉,今日的战队正式成员,对于叶秋的关注自然只多不少。挑战赛的线下赛晋级名单一出来,知道兴欣战队的确是叶秋——或者说是叶修在带队,秦牧云惊讶归惊讶,可他并不像他们的队长韩文清那样,斩钉截铁地认为叶修真的能够杀回来。像大多数人一样,他并不认为这支草根战队的实力能够媲美披坚执锐的豪门嘉世,即便这支战队里的确有着几颗十分夺目而耀眼的新星——比如,寒烟柔。

 

电竞频道对于那次记者发布会的重播是在一个中午。前一天刚刚结束客场比赛回到霸图的秦牧云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在夹菜的间隙当中一抬头,正对上唐柔那双被摄像机拉近成特写镜头的、带着十足锐气的眼睛。

 

由此他才知道,原来寒烟柔背后的操纵者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

 

 

然而霸图的原则向来是来一个干一个,来两个干一双,管你对面是男是女,就算是苏沐橙来了,大漠孤烟的拳头也一样毫不客气地照脸糊。联盟里的女队员虽少,可随便拎出一个都绝不是易与之辈,因为对方是个姑娘就掉以轻心,到时候被人揍得屁滚尿流也算活该。

 

不过说来也巧,第十赛季常规赛第四轮霸图首战兴欣,秦牧云擂台赛第一个出阵,一上来就不偏不倚地撞上了唐柔。

 

彼时唐柔刚刚许下五轮内一挑三的诺言,她在选手席里才一起身,本该是热闹非凡的兴欣主场却在这一刻突然冷得不像话。上场之前秦牧云远远地朝兴欣的选手席上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的缘故,在唐柔的脸上,他找不出任何一丝不该属于此刻的波澜。

 

然后他走进比赛席,按部就班地拿下了这场擂台赛。

 

唐柔再怎么耀眼,也毕竟是个这赛季刚刚出道的新人。彼时秦牧云早已在职业赛场上扎扎实实地摸爬滚打了一整个赛季,技术上他不敢妄言,但在经验上,却要远远胜过这个早先从未接触过正式比赛的选手。

 

百分之十一,这是寒烟柔下场时零下九度剩下的血量。说实话,唐柔那种横冲直撞的正面打法也的确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恐怕只要他一个松懈,比赛的结局就很可能要就此改写。

 

然而,赛场上的秦牧云从来不会松懈。

 

与许多在这片职业赛场上驰骋的选手们相比,他不算是最有天分的人。因此从训练营时期起他就从来不曾让松懈二字出现在他的训练当中,时至今日他站在这片梦寐以求的赛场上,更加不会让松懈成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唐柔强硬的进攻姿态对于操纵远程职业的他来说的确是一种困扰,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狭路相逢中见招拆招,步步为营。

 

于是,五轮擂台赛里的第一轮,最终以唐柔的败北告终。

 

 

秦牧云走出比赛席时路过兴欣的选手席,不经意间地一抬头,却恰好撞上了唐柔的投过来的目光。这是他第二次与唐柔四目相对,然而这一次,唐柔的目光之中锐利不减,却较之上一次在电视里看到的多了几分玩味的神色。秦牧云暗自笑了笑,摇了摇头,穿过选手通道走回了座位。

 

是责怪自己在赛场上不懂得怜香惜玉?还是在释放输掉比赛之后心中的那份不甘?抑或是有别的什么原因?秦牧云没有细想。那个时候唐柔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和联盟里的其余二百多名职业选手一样,充其量是个需要加以注意的对手——对手的心理状态的确需要研究,但也仅限于场上而已。

 

赛场之下,无论是一挑三失败强行毁约,还是在饱受争议中赢得最佳新秀之名,都与他秦牧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2

 

时间一晃就到了夏天。

 

霸图在一场彻底终结了整个赛季的失利之后送走了林敬言,迎来了一个并不算太短暂的夏休期。小半年没回家的秦牧云和战队里的前辈们打了个招呼,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之后买了张机票便回到了B市;虽然那里的城市空气质量依旧令人堪忧,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家乡的归心似箭。

 

下了飞机之后首都的空气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呛人,外面像是刚下过雨,天蓝的像是一片澄澈而宁静的湖水。几片云遥遥点缀在天空中,宛如湖心泛开的阵阵涟漪;微风拂面而过,为炎热的夏日里送来了一丝久违的凉意。

 

秦牧云拖着行李去出口打车,自动门一开,便看见旁边的门里闪过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剪影。秦牧云又抬起头仔细看了看,确定没认错人之后对着那个背影喊了一声:“唐柔!”

 

前面短发的姑娘带着疑惑的神色回过头,脸上的表情却在转过身来的一瞬变成了一个含蓄而礼貌的微笑。

 

“哎,秦牧云。”

 

毕竟兴欣和霸图已经打了整整五场比赛,两队的队员之间虽然谈不上太熟悉,但起码在像这样的场合里遇见时也绝不会觉得面生。更何况唐柔刚一出道的时候第九期小群里的光棍们简直像是要炸开了锅,一群痴汉们发着桃心眼流口水的表情在群里感慨着联盟又来美女啦,一时间唐柔的照片动图视频满天飞,那段时间可把秦牧云烦了个够呛,眼前的这张脸他想记不住都不行。

 

不过说实话,就他个人而言,他觉得唐柔的长相也只能算得上是顺眼,五官都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只是组合在一起看起来让人觉得比较舒服。若是说漂亮的话,他还是更喜欢苏沐橙那个类型。

 

秦牧云冲唐柔点点头说了句好巧,然后指了指出租车排队的方向问道:“你去哪?”

 

“鼓楼大街。”唐柔干脆地回应道,“顺路吗?”

 

“顺,捎你过去,我到长椿街。”

 

 

今天不是休息日,排出租车队伍的人不算太长,两个人很快就坐上了车,并排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闲聊了起来。出租车里的电台开着,时不时地传出的一阵阵曲子成了他们谈话时的背景乐,让整个出租车里的气氛都跟着轻松了起来。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对方只是来B市玩的,可一聊才发现两个人竟然都是正儿八经的B市人,霸图和兴欣这两个名字之间与生俱来的火药味儿便也一下子被消除了不少。两个人聊着聊着便不可避免地说起了荣耀,前座的出租车司机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秦牧云估计着对方应该对荣耀不感兴趣,也就放心大胆地和唐柔聊了起来。

 

冠军队所带来的话题热潮还未完全褪去,这几天只要和荣耀沾边的话题,几乎都离不开“兴欣”的字眼。但对于作为当事人的职业选手们来说,从比赛结束的那一刻起它们便已成为了过去,无论是兴奋或是失落,都不应该在他们的情绪里停留太久。然而比赛的结果对他们的生活必然还是会有一些影响,秦牧云一低头,恰好扫到唐柔包上拴着的一个挂件,看了几眼之后抬起手来指了指:“冠军队的周边?这么快就做好了?”

 

唐柔顺着秦牧云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女战斗法师形象的橡胶挂件正拴在她的背包拉链上,唐柔轻轻一扯拉环,把挂件从包上解下来递给了秦牧云:“是啊,临走的时候联盟的工作人员正好把样品寄过来了,我就顺手拿了一个。”

 

橡胶挂件的Q版形象设计得很可爱,与秦牧云印象里的寒烟柔形象大相径庭。秦牧云从唐柔手里接过了那个小巧的橡胶挂件,仔细看了看,笑着摇了摇头说:“挺好看的,就是不太像。”

 

他印象里的寒烟柔还停留在赛场上的那个悍勇的攻坚手上,即便寒烟柔是个女性角色,也无法将这种印象从他的脑海里抹去。唐柔对于这个评价有点意外,接着补充了一句:“据说还会修改细节,下个星期才正式发售。”

 

发现唐柔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秦牧云也没有多做解释。然而正当他打算把手里的挂件还给唐柔的时候,出租车却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惯性使得两个人的身体都猛地朝前倾去,秦牧云手上一偏,手里橡胶挂件的拉环边恰好勾在了他的外套下摆上。

 

秦牧云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外套,质地很薄,被刚刚这么一勾便扯了好几根线下来,和挂件上的金属拉环紧紧缠在一起,怎么解也解不下来。唐柔一边忍着笑帮他一起拆,一边还调侃起了周边的质量问题,让秦牧云心中哭笑不得。

 

他实在没想到原来这姑娘还有如此促狭的一面。

 

两个人拆了一会儿才算把橡胶挂件彻底拆下来,秦牧云再递给唐柔的时候对方却摆了摆手,笑着说你们这么有缘分,就送给你好了。秦牧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捉弄他,没想到唐柔此刻闪亮亮的眼神看起来比方锐还真诚,他也只能在这样一双目光的注视下,无可奈何地把寒烟柔的橡胶挂件收进了口袋里。

 

出租车很快就开进了市区。刚一进入主干道,路上就迫不及待地堵了起来。唐柔扒着椅背朝前看了看前面十字路口长长的车流,微微皱了皱眉对秦牧云说不然我就跟这儿下吧,前头不远就是地铁站,我坐几站就到家了。秦牧云摇头则表示你一个姑娘拖着那么多行李怎么方便,我也不赶时间,还是顺路捎你回去。好在话刚说完前方十字路口就变了灯,红转绿之后出租车一路狂飙,顺顺当当地将唐柔送到了目的地。

 

“谢谢你了。”帮唐柔把行李从车厢里搬出来之后,面前的姑娘抬起头对他笑了笑,“车钱我回去给你。”

 

秦牧云一摆手:“不用,下回你请我吃饭。”

 

唐柔听他这么说了,便没也多推辞,互相道了再见之后便转身要朝着前面的路口走去。唐柔的行李箱有些大,吃力地将箱子放成一个方便拉动的斜角准备离开之后,却突然听到身后的人叫住了她。

 

“对了,”秦牧云的声音从她身后响了起来,“还没祝贺你呢。恭喜夺冠。”

 

唐柔转过身来。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提起这件事情,像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似的,她脸上的神情明显地凝滞了片刻,风吹起她两鬓间的碎发,唐柔用手稍微拢了一拢,扬起头对他笑了。

 

“谢谢。”

 

这一次,她的笑容里包含的不再是那份点到即止的礼貌,眼睛自然地眯起来,眼神里闪烁着真切而又诚挚的光芒。秦牧云这才第一次对九期群里的那些男人们的心理感同身受——在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姑娘在此刻所展露出的笑容,动人得令他这一生都难以忘怀。

 

 

3

 

假期是所有联盟中的职业选手们难得的闲暇时光。秦牧云回到家之后跟着父母出门走了几趟亲戚,便又老老实实地回归了宅男的本色,开着小号打起了荣耀。成了正式的职业选手之后可不比以往,如今家里的二老都知道,打游戏对于现在的儿子来说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秦牧云的父母一面叮嘱他别太累了注意休息,一边体贴地备上了零食水果放在桌边。

 

电脑屏幕里的小神枪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走位,秦牧云一手啃着苹果一手操纵着游戏角色,在野图BOSS身后放暗枪放得风生水起。自夏休期开始以来霸图在野图BOSS上的收获不小,眼前的这个已经是这星期斩获的第九个BOSS,一串技能打出来之后,BOSS的血线岌岌可危,眼见就要高举双手一命呜呼。

 

然而在这个时候,被放在电脑桌旁边的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秦牧云把手上的苹果放进嘴里叼着,划开了手机屏幕——唐柔两个字一明一灭,在显示屏上显得分外扎眼。

 

“喂。”

 

秦牧云放开了键盘,任凭屏幕里的神枪手被BOSS的一个范围技扫翻在地,手指一动便接起了电话。唐柔的声音透过电话里传来听上去有些失真,可她的模样却依旧像是浮现在眼前。

 

“秦牧云吗?我是唐柔。你现在在家么?”

 

“在。”

 

“那正好,我现在就在长椿街附近,你今天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吧。”

 

秦牧云愣了愣,这才想起那天分手之前唐柔好像说过这么一回事来着。一面暗自笑着这姑娘还真是说一不二,一面拎起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行,那你稍微等一会儿,我这就下来。”

 

 

秦牧云看见唐柔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家冷饮店的门口,手上拎着两杯柠檬茶,背上背了个红色的双肩包,打扮得像个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见秦牧云走过来,唐柔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柠檬茶,里面的冰被夏天的太阳烤化了不少,在杯壁上结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水珠。

 

“咱们去吃点什么?”把手里的另一杯没开过封的柠檬茶递给秦牧云,两个人肩并肩地在人行道口等红灯,唐柔便在这个时候问道。秦牧云也没觉得多饿,随口答了一句:“我随意,你想吃什么?”

 

“这附近好像有一家挺不错的川菜馆,去那吃一口吧?顺便坐坐。”

 

说完了这句,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恰好变了灯,两个人沿着马路转了个弯,便一齐朝目的地走去。

 

“你今天怎么突然来这边?可别是特地为了请我吃饭才过来的吧,那我可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没,今天正好回学校看老师,顺便办点事情,想起你家也在附近,就打个电话问问。”唐柔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自然,“没打扰到你吧?”

 

秦牧云想了想那个被自己扔在BOSS脚下的神枪手小号,言不由衷地答了一句:

 

“没有。”

 

 

4

 

两个人走进餐馆的时候正好赶上饭点。服务员见他们进门尴尬地朝大厅里看了看,略带歉意地说座位已经满了,两位要是吃饭可能得稍微等一会儿。唐柔抬起头看了看秦牧云,见对方表示不介意之后,二人便去前台取了号找位置坐了下来。

 

唐柔把双肩包取下来放在腿上,好让自己能坐得稍微舒服一点。她今天穿了一件翻领的薄衬衫,下面套了一条七分裤,脚下踩着的运动鞋白的发亮。几个星期没见,唐柔和上次分别时没有太大变化,不过头发倒像是长了不少,用几根黑色的隐形发卡别在脑后,一低头便露出一截清清爽爽的脖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去看望老师的缘故,今天的唐柔似乎化了些淡妆,涂着唇膏的嘴唇亮晶晶的,比秦牧云印象里的样子生动了几分。秦牧云努力回想着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那个时候她的头发比现在还要短一些,两鬓的碎发用发卡别在耳朵后面,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利落;队服外套上的红色的队徽印在她背后,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团明亮而又鲜艳的烈火。

 

秦牧云转过头看了看唐柔,又觉得她和以往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同。

 

 

餐馆里很快就有了位置。两个人在一张二人桌前坐了下来,唐柔随口对服务员说了几个菜名便算是点好了菜,而后回过身,用手拆起了消毒餐具上的塑料包装。看着她驾轻就熟的样子,秦牧云不禁好奇起来:“你以前常来这家店?”

 

“也没有,以前在这附近上学,和同学一起来吃过几次。上一次来也是两三年前了。”

 

秦牧云对这一带熟悉得不得了,在脑海中迅速将附近的几所中学盘算了个大概之后问道:“上学?是附中吗?”

 

“不,是大学。”唐柔回答,“就是前面的音乐学院。”

 

B市的音乐学院算是全国闻名的高等学府,而这样一个答案,也是秦牧云此前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毕竟由于电子竞技比赛的特殊性,职业选手的文化程度普遍都不算太高,按理来说,能够读到高中毕业的就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高级知识分子了。看见秦牧云面上微微露出诧异之色,唐柔毫不意外地笑了笑:“怎么,没想到吧。”

 

“……嗯。”秦牧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老老实实地承认,“那你怎么会来打职业比赛?”

 

“因为……”唐柔想了想,从一堆说辞里挑了个最简单的回答,“因为有趣呀。”

 

听见这样的答案,秦牧云随意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顺着刚才的话题问道:“什么专业?声乐?”

 

秦牧云这样问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唐柔的声音很好听,吐字的时候气息清晰而流畅,听起来的确像是特地训练过。不过这一次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又猜错了,面前的姑娘摇了摇头,用五根指头依次在桌子上快速地敲了两个来回:

 

“钢琴。”

 

“难怪。”秦牧云别有深意地笑了笑。他不是没有和唐柔一对一地打过,知道这姑娘的手速恐怕很大程度上是拜弹钢琴所赐,“从小就开始练吗?”

 

“算是吧。”唐柔点了点头算是肯定,“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音乐学院里的一位教授是我的启蒙老师,今天上午我过来就是为了探望他的。”

 

“那他知道你的事情么?”

 

“算是一知半解吧,他只知道我回国之后就不弹琴了,还把我骂了一顿。”唐柔吐了吐舌头,笑容看起来夹杂着一丝顽皮,“不过他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老师,我刚进学校的时候还算刻苦,琴房的时间总是不够,他还把他以前的学生的卡借给我练琴……现在突然告诉他我不学琴了,想必他心里应该也是挺失望的。”

 

秦牧云看着唐柔,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窗外突然劈起的一道响雷,打断了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

 

天空仿佛在一刹那之间变得乌云密布,一道闪电破空而来,瞬间照亮了窗外阴沉沉的景色。

 

街上的行人们纷纷加快了脚步,然而雨水却来得更快,只一转眼的功夫,水汽便已然弥漫进了这间小小的屋子里。不少来不及避雨的行人争先恐后地涌进餐馆,一时之间厅堂里变得乱哄哄的,服务员那些夹杂着方言的抱怨声很快便被湮没进了周围嘈杂的环境里。

 

唐柔望着窗外,神色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

 

因为没想到会下雨,她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把遮阳伞,完全不足以挡住外面滂沱的雨势。两个人吃完之后又在餐馆里等了一会儿,然而窗外的雨时大时小,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其实他们要回去的地方离这里都不算太远,因此二人简单地商议了一下,觉得不如趁着现在雨势不大的时候出发离开这里。唐柔的那把遮阳伞虽然不太够用,但好歹也算是有个遮蔽,总好过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可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两个人前脚刚一迈出餐馆,后脚雨势便骤然猛烈了起来。唐柔那把轻便的遮阳伞根本承受不住狂风与暴雨的轮番攻势,不多一会伞骨便已经摇摇欲坠,看起来随时可能会被风吹散。

 

雨势一大,太阳伞对于两个人的遮挡便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秦牧云朝唐柔那一端靠了靠,将伞柄朝左侧稍微挪了一点,好让唐柔的整个身子都能被遮在伞下。他的动作并不大,然而唐柔还是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秦牧云的谦让似乎让她觉得有些抱歉,于是小心翼翼地缩着身子,让自己朝对方的手臂下靠得更近了一些。

 

秦牧云穿着短袖的白T恤,撑着伞的小臂紧绷着,露出流畅而优美的肌肉线条。隔着太阳伞的金属伞柄和唐柔的后脑勺,对方均匀的呼吸声包裹着水汽清晰地传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她柔软的头发上。

 

“雨太大了……”唐柔望着越来越大的雨势皱了皱眉,“不然我们去前面暂时避一避再走吧。”

 

秦牧云想了想,赞同了唐柔的主意。

 

前方的路口转弯处就是音乐学院的综合楼。秦牧云和唐柔三步并作两步地朝马路对面的那栋高大的建筑物走去,当他们终于走进了被几根大理石柱撑起的门厅里之后,才纷纷露出了一副“终于得救了”的表情。收起伞的时候秦牧云右侧的肩膀已经彻底湿透了,T恤衫湿淋淋地贴在身上,样子看起来狼狈极了。唐柔的的情况看上去比他好一些,除了被从伞尖上滴落的雨水溅湿了几绺头发之外,上半身几乎没怎么被雨淋到;不过她的脚下却依旧没能逃过一劫,运动鞋和袜子被雨水浸了个透,白净的小腿上还能隐约看到溅起的泥浆留下的痕迹。

 

“抱歉……”唐柔从包里翻了一叠纸巾出来递给秦牧云,“没想到今天会下雨。”

 

“天气预报太没谱儿了。”秦牧云接过纸巾,从里面抽出一张来抹了把脸,“一会儿等雨小点了,我叫辆出租车送你回去吧。”

 

唐柔答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便自身后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哟,这不是小唐么!”

 

唐柔一回身,只见值班室里的一个中年人开小窗探出半个脑袋,正乐呵呵地跟她打着招呼。很快便认出了对方的唐柔朝值班室里扬了扬手:“赵老师,您还没休息呐!”

 

“这不被雷给劈醒了吗,”赵老师一脸不高兴地朝窗外扬了扬下巴,一边摇着手里的蒲扇一边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这是你男朋友?”

 

秦牧云还站在原地打理着自己身上被雨淋透的衣服,没听见男人后面的这句问话。他个子高,人长得又白净,站在门厅里看起来十分显眼。偶尔有学生三三两两地从他身旁经过,都不免要回头打量几眼。唐柔回身看了看他,笑着对面前的男人摇了摇头:“不,是我朋友。”

 

唐柔站在值班室前和里面的男人闲聊了几句。或许是由于下雨的缘故,教学楼的走廊里只稀稀落落地开了几盏壁灯,光线看起来有些昏暗。唐柔偶然间朝里面瞥了一眼,里面那副挂着贝多芬肖像的玻璃相框被妥帖地安置在靠近门口的墙壁上,旁边是一个半敞着门的教室,门顶的铭牌上打着“钢琴”的字样,在灯光下幽幽地泛着微光。

 

唐柔转过头,朝值班室的窗口前凑了凑:“赵老师我进去看看行吗?”

 

“进去呗,雨这么一下,学生来的也少了。”值班室里的男人挥了挥手里的蒲扇,算是给二人开了放行条。

 

 

走廊里空荡荡的,秦牧云跟着唐柔走进去的时候,甚至能听到二人的脚步声落在走廊之中的回音。唐柔走近走廊最深处那间标示着“钢琴”铭牌的教室,吱呀一声推开了半掩着的门,一架漂亮的黑色钢琴端端正正地摆在教室中央,醒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唐柔踮着脚走到钢琴旁边掀起盖子,用食指轻轻地在键位上按了一下,一声清脆而又圆润的琴音便自她的指头下方跳了出来,久久地回荡在这间空旷的教室里。

 

唐柔扬起头,抬起眼睛朝他笑了笑。秦牧云拉开身旁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对着唐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对方便没有再说话,抬起两根指头,断断续续地在琴键上弹了几个音阶。

 

唐柔的脊背挺得笔直,从窗外射进来的光线照亮了她的半张脸,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一般的朦胧微光。坐在钢琴前的她微微低垂着头,睫毛随着眼睑的跳动一颤一颤,手指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跃着,漂亮得仿若一只在琴键上翩然起舞的白鹤。

 

音符连续不断地自她指尖倾泻而出,宛如一条温柔而又宁静的河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成了一曲不期而遇的美妙伴奏,为这支熟悉的曲子平添了一丝独特的味道。

 

这是一曲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与原曲相比,唐柔对这支曲子的演绎反而多了一份独有的活泼与明快,音乐的节拍也在演奏中渐渐趋于紧凑。当这首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刹那间,琴音却忽地一转,另一支曲子便已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在她指尖的跃动中倾盆而至。唐柔此时所弹奏的是一首节奏激烈的《热情奏鸣曲》,而这间空旷的教室里,也仿佛在一瞬之中便被这首曲子的奔放与热烈溢满。

 

当从指尖流出最后一个音符尘埃落地时,雨终于渐渐地停了下来。窗外的乌云随之散尽,天空也在此刻恢复了它应有的辽远与澄澈。太阳从两片云之间重新探出身子,将金色的光辉洒向整片大地。

 

唐柔便在这一瞬转过头来,阳光透过窗子落进她的眼睛里,宛若一道灿烂而又绚丽的流光。

 

 

5

 

两个人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彻底放晴,地面上的积水映着万里无云的碧空,空气中也随处洋溢着雨后的清新味道。唐柔将伞收进包里,和秦牧云一起沿着校园里一条僻静的林荫小路慢慢走着,偶尔有树叶上的雨水落下来,在水洼中泛起一小圈淡淡的涟漪。

 

方才发生的事情仿佛只是暴风雨中的一场梦境,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再提起,就这样沿着脚下的石子路朝音乐学院的大门走去。秦牧云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方才唐柔所弹奏的琴音,那首《致爱丽丝》的曲调仿佛就在他的心弦上跳跃着,久久不能平息。当两个人走出校门,行至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时,秦牧云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唐柔一些关于她过去的事情。

 

唐柔的经历并不复杂,而她自己也无意隐瞒,从一开始弹钢琴到后来如何接触到荣耀,她都简单地对秦牧云讲了个大概。然而即便是这样,却依旧让对方惊讶不已。

 

不过秦牧云惊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一开始打荣耀是为了超越叶修这个理由。

 

叶修这个名字几乎是伴着所有新生代职业选手一路成长起来的,在他们心中的分量也不绝可与一般人同日而语。即便秦牧云身在霸图,也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确是一名十分优秀的前辈。因此一听到唐柔一开始的目标便是超越叶修,一个没忍住差点当场笑了出来。唐柔接着便赶紧解释说自己那个时候是真的不知道,后来了解了荣耀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想的实在太简单了。

 

唐柔说起以前的事情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啼笑皆非。或许是为了开解她心中的那份尴尬,秦牧云看了看她,接着便老气横秋地说了一句:“年轻人嘛……总得有些行荒唐事的权利。”

 

唐柔听过之后噗嗤一声乐了:“你这话跟谁学的啊?”

 

秦牧云面不改色地说:“我爸。”

 

 

接着秦牧云也三言两语地讲了讲自己以前的事。

 

秦牧云当年上学的时候成绩不上不下,高考分数一出来,正好够个B市二本线。本来录取通知书都寄到了,全家人都在忙上忙下地帮他打点行装,没想到他从假期一开始就迷上了荣耀,拿着朋友不玩的满级号在短短三个月之内便把这游戏的里里外外摸了个门儿清,竞技场里的胜率也颇为显眼。霸气雄图的一个分会长发现了他,上报了公会管理之后直接把他提拔进了主力团。

 

于是秦牧云在即将出发去上大学的前三天,收到了霸图战队青训营的邀请函。

 

不上大学跑去打游戏这种事即便是今天在大多数人眼里看来也纯属荒唐至极,秦牧云和母亲说了之后果不其然地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不死心的秦牧云又去和相对开明的老爸商量,在网上查了不少电竞选手的励志故事之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很快就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

 

而上面那句话,就是秦牧云的父亲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随口发出的感叹。

 

讲完了这些事情之后,秦牧云看着唐柔,说道:“不过现在的你,的确可以开始以超越叶修前辈为目标了。”

 

唐柔笑了笑,没有接话。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能不能胜过叶修或许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她内心之中向往荣耀的那份执着,并愿意为此付出自己余下的青春。理想、荣誉、信念,荣耀这个游戏就是有如此力量,让这么多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将青春与热血洒在这片充满抱负的赛场上。

 

每个人能够挥霍的青春都太过有限,但如果有机会将有限的青春时光投入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与梦想上,那将是一个人的一生当中再幸运不过的事情。

 

 

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很快便走到了唐柔要换乘的地铁站。两个人正准备沿着人行道过马路,可后方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使得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那辆自远处开过来的别克却愈发变本加厉,一路飞扬着水花便朝着二人的方向驶来,眼见已经来不及躲开,秦牧云伸出左手拉了一把唐柔的手腕,右手揽着她的肩膀,整个人直接侧着身横在了她的面前。

 

秦牧云指尖淡淡的触感带着一丝属于他的温度,清晰地印在了她的手腕上。

 

别克飞驰而过,扬起的水花正好溅了秦牧云一身。唐柔越过秦牧云的肩膀正好看到这一幕,赶紧往后撤了一步从他身前绕出来,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开始低下头去翻包里剩下的纸巾。她包里的东西装的多,翻了好久也没翻到要找的东西,秦牧云看见她脸上急切的样子,将手里的那半包纸巾举在她眼前晃了晃:

 

“别找了,在我这呢。”

 

唐柔抬起头,皱着眉抱歉地笑了笑:“真对不起……我今天就不该约你出来。”

 

“哪的话。”秦牧云挥挥手表示不用介意,用纸巾随便在身上擦了两把,而后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地铁站,“你快回去吧,现在也不早了。”

 

唐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两个人这么来来回回的一折腾,眼看就已经快五点了。唐柔点点头,说了句“有空再约”就一路小跑着过了马路,又转过头来朝秦牧云挥了挥手,便乘扶梯下了地铁。

 

秦牧云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直到她的背影彻底被淹没进扶梯下方的黑暗里,才转过身来,慢悠悠地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阳光斜斜地照在天边,很快便将整片天空都染成了明亮的金色。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177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