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砂

勿忘初心

【张安】解码-番外二 Lift A Ban On Love

图已补,今日替班
1

今天是荣耀军事学院第五十四期生的毕业典礼。

现在是上午九点。在半个小时之前,安文逸就应该穿上帝国军现役军军服,站在荣耀军事学院的大礼堂里;但是现在,他却被困在一间距离地表至少三百米距离的某一间地下室中,而室内的氧气容量却已经在二十分钟之前宣布告急。

这是一个通往死亡之路的过程。

没有人会对这样的过程毫无畏惧,安文逸也是一样。但他并没有后悔他所做出的这个决定。

三个月前的一次毕业实习之中,安文逸意外地截获了一条隐秘而危险的情报。出于谨慎,他没有将这个发现报告上级,而是暗暗地锁定了这条情报线,一直追踪到了他现在所在的这个房间。

这是荣耀帝国地下基地的几百个房间之中,最普通的一间。但在这个房间中,却藏有大量的科研资料,让这个房间变得神秘而危险。而就在昨天晚上,安文逸突然又通过这条情报线截获到了一条最新的信息——敌军的间谍人员将会在今天凌晨出动,将这个房间之中的重要资料全部销毁。

因此安文逸只身前来,在对方离开之后通过之前截获的房间密码偷偷潜入了这个房间。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进入这间房间解除爆炸物之后,大门却突然被自动锁死;而氧气无法与外界流通的后果就是——他只能被困在这里,静静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房间中氧气的浓度已经越来越低,尽管安文逸已经在尽量控制呼吸的频率,但这间房间中的氧气最多只够他再存活两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他来这里——或许?

安文逸这样想着,却轻轻摇了摇头。

会有人知道的。

2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张新杰发现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收到了一条留言。

在仔细忖度了片刻之后,张新杰还是决定先出门。今天是荣耀军事学院第五十四期生的毕业典礼,他不想去的太迟。

到达礼堂时张新杰手表上的指针恰好指在了八点半,在几名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张新杰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第五十四期情报系的毕业生们都穿着现役军服整齐地坐在礼堂的第二排,张新杰扫了一眼之后,却发现安文逸并不在其中。

今天无疑是个重要的日子,张新杰想不出安文逸有什么迟到的理由。

毕业典礼很快开始,而安文逸却迟迟没有出现。身为一名荣耀帝国出色的情报官,张新杰无疑在这其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直觉告诉他,安文逸出事了。

像张新杰这样极度自律和严谨的个性,很少会在生活之中出现什么意外。因此当一种陌生的感觉在张新杰的心里无法遏制地蔓延开来时,他竟然一时之间无法将这种感觉和脑中所储存的词汇对上号——

是慌乱。

这样的感觉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端坐在座位上的张新杰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找了个由头脱身之后,张新杰匆匆赶回办公室,打开了座机电话的留言箱。

留言来自安文逸的手机,在短暂的空白之后,播放了一小段张新杰从未听过的旋律。

这段旋律只有短短的三个小节,音源听起来像是来自手机的自定义编辑铃声。在记下这段旋律之后,张新杰将谱子在纸上写了下来。



如果将高音 Do视作数字8 的话,那么这一小段的旋律所代表的数字信息则是——

0418 0123 0518

而将数字换成字母则变成了——

DRAWER(抽屉)。

张新杰停下手中的动作,静静地环视着整个办公室。

作为第二百九十三战区情报分部的部长,张新杰的办公室无疑是整个战区的所有办公室中最为机密的。即便是在实习期间作为他的助理的安文逸,也绝对没有打开带锁的抽屉的权限。

张新杰拉开了办公室里唯一一个没有装锁的抽屉。

抽屉里的东西不多,却也并非空无一物。在一叠文件的最上方,散落着两张三个星期前的剪报。张新杰不记得自己有在这个抽屉里放过这样的东西,那么这两张剪报,就应该是安文逸所留下的。

张新杰把两张剪报一字不落地阅读了一遍,却没有读出什么特别的信息。

这两篇文章都是从三个星期前的荣耀日报上剪下来的,一篇是对最近战争的局势的简略报道,另一篇则是新型植入型芯片研发成功的贺报。两篇文章都不算太长,因此也就没有什么非常具有价值性的信息。

但张新杰相信,安文逸所要对他说的话,一定就藏在这两张剪报之中。

在经历了最初那一刹那的惊惶之后,张新杰那堪比电子计算机的精准大脑又开始重新运转——这只是一道密码而已。

安文逸已经由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破译人才,张新杰对此甚是欣慰。他的眼光没有出错,安文逸对于密码信息的出色理解力让他总能找到破译的关键,张新杰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再教给他了。

而接下来的路途,安文逸会越走越快,直到与他并肩而行。

3

张新杰将两张剪报重新读了一遍,依旧没有找到问题的关键。

看来安文逸所留下的信息并没有包含在字面意思之中,否则以张新杰对于密码信息的敏锐程度,绝无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其中的关键。办公室中的陈设不多,张新杰环视着四周,仔细寻找着破译其中信息的关键。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自掌心渗出。张新杰挽起袖口,取过毛巾擦了擦手。张新杰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紧张感,而随着这种情绪的逐渐加深,他也慢慢地意识到这个人在他心中所占据着的位置。

和安文逸的初次会面并没有给张新杰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但这个天赋平平却有着出乎常人的理智与冷静的少年,却以一个平淡无奇的姿态,慢慢走进了他的视线。许多人都认为安文逸并不适合做一名情报官,而当安文逸的努力一次又一次遭受着别人的否定时,是张新杰第一次给予了他绝对的肯定。并不是因为他在看到安文逸遭遇着一次次挫折时所给予的廉价的同情,而是一次认真的、基于安文逸的综合能力所给予的严谨的评价。

「你做的很好。」

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足以改变安文逸的一生。

而相应地,安文逸在张新杰的引导下,对于密码学的认知突飞猛进,直到成为一名优秀的情报官。在这个过程中,安文逸在他心中所占的比重却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逐步推移,一点一点地,蚕食着他的内心。

或许在最开始,张新杰对于安文逸的感情仅限于对一名后辈关心与喜爱,但是到了后来,当张新杰意识到这份感情已经超越了二人那种近乎于师生的情谊,变成一种偶尔会让他失去理智的感情时,他明白,他对安文逸的这份感情最终还是失控了。

张新杰生命之中的意外并不算多,而这个人,或许就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4

随着荣耀大陆上科技的逐步发展,能够用于信息加密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情报向来是战争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而用来破解情报的手段,在整个第二百九十三战区里,或许再没有其它地方能比得上张新杰的办公室。

字面中看不出蹊跷,那么关键必然是被安文逸隐藏了起来。张新杰将剪报放进一台又一台新型仪器中,终于找出了正确的破解方式。

在紫外荧光灯的映照下,剪报上数个被涂上了荧光药水的铅字散发着淡蓝色的微光。张新杰将被安文逸用荧光药水涂掉的文字写在了记事本上,想要将这些文字拼成一句完整而连贯的信息。但深谙破译学的张新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便立即发现,这些安文逸留下的文字根本无法组成一个通顺的句子。

这位第二百九十三战区之中最年轻而出色的情报官,在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张新杰没有时间去想如果他失去对方,自己的生活将会变成怎样。此时的他只是绞尽脑汁地分析着在这些文字排列组合之下的每一个可能,思考着安文逸可能会留给他的答案。这名在他的注视之下成长起来的少年今后还会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张新杰想要亲眼看着他一直走下去,而不是仅仅在这里就戛然而止。

张新杰擦了擦手心里渗出的汗水,重新将眼睛贴近了紫外荧光灯的视窗。

被涂上荧光药水的字迹散发着微光,张新杰眯起眼睛,突然看到了他之前不曾在意过的一副景象。

剪报上被涂上荧光药水的文字看似毫无规律可循,却又有着其独特的秩序。张新杰在一开始没有看懂,是因为剪报上这些由文字所组成的符号并不是给能够看到这些符号的人观看的。

这是一串由文字组成的盲文符号。



没有被涂上药水的字被视作空白,而被涂了荧光药水的字则被视作盲文之中的凹点。这两张剪报上的文字排序如果用盲文来解读,则是一个张新杰再熟悉不过的房间号码——

B18-0435

战区作战基地地下18层,435号房间。

在整个第二百九十三战区中,知道这个房间的重要性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个。在这个房间之中存有大量的情报资料,可以算得上是整个战区情报系统的命脉。张新杰不知道安文逸怎么会知道这里,但这样一个危险的房间号码,足以说明安文逸此时身处的危机。在进入这个房间五分钟之后,房间的安全系统会自动开启。如果没有人从外面输入密码,房间中的人是绝对无法从里面将门打开的。

而为了保险起见,这个密不透风的房间在被锁死之后,可供呼吸的氧气只能维持三个小时。

没有再做任何一刻多余的停留,张新杰冲出办公室,朝着第二百九十三战区作战基地的入口飞奔而去。

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这是第一次,张新杰发自内心地祈求上苍。

5

安文逸的心跳越来越快。

室内的氧气已经稀薄至一个临界点,在抑制住自己大口呼吸的强烈欲望之后,安文逸靠着墙壁,缓缓地坐了下来。

……自己会死吗?

即便是身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直面死亡时,安文逸都从来未曾感到过恐惧。但是这一次,他真的希望上天能够再多给他一天的时间。

只要一天就好。

他想要走到张新杰面前,作为他的爱人,紧紧地拥抱他一次。

为了这一天,安文逸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6

「文逸,快醒醒,我是张新杰。」

张新杰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当他推开门闯进这个封闭的房间时,安文逸早已陷入了重度昏迷的状态,唯有颈间继续跳动的微弱脉搏能够证明眼前的人存活的迹象。张新杰拦腰抱起安文逸,大步流星地朝着通往地面的电梯走去。

从来不曾被任何谜题难倒的张新杰此刻却不敢推测安文逸是否能够平安地活下来。即使安文逸能够侥幸活下来,严重的缺氧对大脑所造成的不可逆转的损伤,也可能会剥夺安文逸的记忆力,或者甚至是智力。

也许会精神失常,也许会失去记忆。

——但是至少还活着。

无论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还是否拥有关于他的记忆。

张新杰只是希望他活着,仅此而已。

安文逸昏迷了整整八天。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手指的细微动作牵动了张新杰的手部神经,安文逸蓦然张开眼,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那张面孔。

张新杰一直没有出声,却慢慢地放开了安文逸的手——

不过是重新开始而已。

张新杰有足够的时间来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结果,但在刚刚松开安文逸的手指时,在内心的最深处,却还是产生了一丝刺痛。

没关系,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等待四年。

安文逸指尖的温度慢慢从他的手上褪去,张新杰深吸了一口气,打算慢慢向安文逸解释眼前的情况。但当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安文逸的声音——

「前辈。」安文逸的声音由于太久没有开口变得干涩而嘶哑,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想要向张新杰传达的信息——

「我喜欢你。」

张新杰知道安文逸已经想说出这句话太久了。二人的约定在这一刻生效,张新杰闭上眼睛,重新握住了安文逸的手。

「嗯。我也一样。」






评论(9)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