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解码-番外一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本子完售了,答应各位的番外放出

正文


1

 

安文逸似乎是谈恋爱了。

 

身为荣耀军事学院第五十四期情报学系新生们的导生,张新杰一贯的严谨作风早已在第五十四期生中广为人知。面对这名近几年来情报系中最出色的三年级生,安文逸在与张新杰打交道时,常常会显得有一些不知所措。

 

「似乎」这种词语,本不应该出现在张新杰的字典里的。但当看到最近安文逸在上课时偶尔心不在焉的表现,和每周三下午固定时间的自修上遮遮掩掩的小动作,张新杰的脑海中便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了这样的怀疑。

 

在情报学上,安文逸谈不上有天分,但却一直勤奋有加。因此在情报系为数不多的十几名一年级新生中,张新杰最中意的还要数安文逸。二人私交不错,偶尔空闲时,张新杰还会帮安文逸指出一些他在上课时所欠缺的地方,在他的帮助下,头脑并不算出色的安文逸在专业课的成绩上竟然也相当抢眼。

 

但张新杰注意到,安文逸最近的成绩似乎有些下滑的迹象。

 

这不应该。

 

像安文逸这样头脑冷静情感理智的人,生活中的琐事应该不至于会影响他的成绩。张新杰曾经在私下里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安文逸家里的情况,毕竟在这样战火纷飞的年月,任何人家中出了意外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家里一切安好。

 

于是张新杰就有了「这孩子是不是在谈恋爱」的怀疑。

 

荣耀军事学院中硬性规定很多,其中一条就是明令禁止学生之间谈恋爱。年轻人在生理激素的作用之下自然容易越轨,但却绝对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在学校里谈情说爱。因为一旦被风纪委员抓住,记过处分是绝对少不了的,情况严重的话还可能会被学校开除。因此如果安文逸是在偷偷谈恋爱,无论是在成绩上还是在行动上,会产生这样的变化也就并不稀奇了。

 

刚刚张新杰在教室中巡查时,特别留意了一下安文逸的举动。虽然当他走到他身边时,那张铺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的褐色的信纸已经被安文逸迅速收了起来,但张新杰还是用余光瞥见了没来得及盖住的信纸的一角——是密文。

 

是在写情书?

 

张新杰暗自摇了摇头,露出的笑容里有一丝无奈。

 

自修课的后半程,张新杰一直坐在讲台前破译文件。偶尔抬起头朝安文逸看去时,却几次都恰巧遇上对方投来的目光。安文逸的眼神显得遮遮掩掩,除了小动作被识破的慌张之外,还有一丝让张新杰无法形容的东西。刚刚被收起的信纸重新被安文逸悄悄拿了出来,钢笔划在纸上的声音沙沙作响,在肃静的教室里显得分外分明。

 

张新杰没有出声,埋下头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自修课结束的铃声响了。

 

张新杰早就整理好了要带走的文件,铃声刚一响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张新杰就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安文逸的课桌前。在信纸上写下最后一个笔画的安文逸刚要将信纸折起来,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

 

「拿给我。」

 

安文逸抬起了头。

 

张新杰的眼神很严肃,眼镜架在鼻梁上,透出一丝冰冷的光。安文逸犹犹豫豫地抽出那张由于张新杰的突然袭击而没能来得及藏好的信纸,磨磨蹭蹭地递给了对方。

 

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乱码一样的英文字母,在最下方,是几行奇形怪状的符号。张新杰粗略地看了几眼那封长长的用密文写成的信件,一时半会竟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于是张新杰将信纸收了起来,看向安文逸的眼神里露出了严厉而具有明显责备意味的目光。

 

「晚上到我宿舍来一趟。」

 

安文逸垂下眼睛,顺从地点了点头。

 

……被发现了。

 

 

2

 

晚上八点整,安文逸战战兢兢地敲响了张新杰宿舍的门。

 

张新杰的宿舍不大,陈设也不算太多,一个用木板拼装起来的简易书架,算是整个房间中的全部装饰。书架上放满了各个领域的专业书籍,有些已经很旧了,但最破旧的一本还要算是足足有一公分厚的《破译学基础》,金棕色的书脊在日光灯的映照下,散发出一层薄薄的光雾。

 

下午在安文逸手里没收的那张信纸原封不动地折着,静静地躺在张新杰的书桌上。张新杰拉了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沉默了许久,才低声了开口——

 

「在学校里所有人的书信都要被检查,而且不允许用密文书写,你不是刚入学,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毫无反驳余地的陈述句。安文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沉默以对。

 

在学校中几乎等同于军令的这条死规定他并非不知道,只不过在这封信写完之后,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寄出去。而今天会被张新杰撞见,却纯属意外。

 

「身为你的导生,检查这封信是否有对于国家和学校内部的机密泄露是我的职责。是否需要上交学校,我要看完再根据信件的内容做决定。你有异议吗?」

 

「没有。」

 

安文逸听见自己轻飘飘的声音,机械而呆板。

 

等到安文逸自己回过神来,那张褐色的信纸上所书写的内容已经被张新杰破译一大半了。

 

作为一个情报系的一年级生,安文逸的成绩已经算是同年级中的佼佼者。但在张新杰的面前,安文逸对信件所做的加密无异于班门弄斧。二十分钟之后,密文在张新杰抽丝剥茧的层层推导下,终于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安文逸在信纸上写下的那长长的一串杂乱无章的英文字母,其实只用了一种密码学上最简单的加密方式——凯撒密码。[注1]

 

凯撒密码并不复杂,作为一种运用字母错位来实现加密方式的加密技术,对于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来说,几乎很少会有人单纯利用这样的方式来加密信息了。由于英文单词中所出现的字母频率的规律性,使得凯撒密码几乎不再具有保密性,因此单一使用凯撒密码作为加密技术这样的事情,在正式场合的保密文件之中早已绝迹。

 

但凯撒密码作为密码学中的基础,情报系的一年级生们依然需要牢牢地掌握,而之于安文逸,这样的加密方式对于一封私人信件来说,已经足够了。

 

可这些在张新杰的眼中,却连“麻烦”二字都算不上。

 

字母频率很快就被算出,在这封信中所出现的频率最高的字母是L,大约占整篇文章所用字母的百分之十四;其次是字母A,大约占整篇文章所用字母的百分之十二。而将这两个字母分别向前推7位,刚好与一篇用英语书写的普通文章中所会出现的高频字母相吻合。

 

将L依据字母表的排列顺序向前推七位得到字母E,将T依据字母表的排列顺序向前推七位得到字母A。

 

也就是说,这个凯撒密码的密钥是7。

 

在找到密钥之后,接下来对于内容的破解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张新杰只用了十分钟便破解了书信英文部分的全部内容——这是一首广为流传的关于爱情的小诗。

 

The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between life and death,(不是生与死)

But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而是我在你面前)

Yet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却无法让你知道我爱你)

 

The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不是我在你面前)

Yetyou can't see my love,(而你不知道我爱你)

But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Yetcannot be together.(却无法在一起)

 

The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不是相爱却无法在一起)

Butwhen painly cannot resist the yearning,(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

Yet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却要故意装作丝毫不曾将你放在心里)

 

The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when painly cannot resist the yearning,(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

yet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却要故意装作丝毫不曾将你放在心里)

but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

To digan uncrossable river.(去挖掘一条无法逾越的沟渠)

 

 

3

 

张新杰侧过头,静静地看着安文逸。

 

安文逸在谈恋爱,这个猜想现在算是被证实了。作为安文逸的导生,张新杰接下来的工作应该是劝阻和疏导,但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向来都很理智的后辈,到嘴边的劝诫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

 

如果连安文逸都对这样的一份感情无法自持,那么这份感情大概并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肤浅。

 

张新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英文密文的下方,几行他从未见过的图像式密文被安文逸工工整整地写在之上。张新杰将几排图形拓在草稿纸上,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这样的图形密码张新杰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类似的加密方式他却早已见识过很多。其中最有名的还要数一种被称作Pigpen Cipher[注2]的密码,这种密码早在十八世纪的欧洲便曾经被一个叫做Freemasonry的组织用于信息的加密,而在今天,却已经很少会被运用在实战之中了。

 

「如果你能主动说出密钥的话,我们大概会节省一点时间。」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安文逸。

 

张新杰的宿舍里只开着一盏台灯,面前的男生低着头,制服衬衫的领口微微敞着,安文逸的脸被埋进了阴影里,看不清此时脸上的神情。似乎还在心中抱有一丝希望似的,安文逸用极微小的幅度,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愿意说吗?好吧。」

 

张新杰点点头,手中的笔尖便继续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图形密码之所以难以破解,其根本就在于其算法的保密性。而张新杰眼下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将这个密文的算法解开。Pigpen Cipher作为一种古老而陈旧的加密手段,张新杰平时接触的并不算多,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一串密文的破解。

 

鉴于被加密的明文有很大可能会是英文,张新杰很快便将这些图形分成了四个种类:半圆形、非直角折线、直角折线和直线。而将组成这些图形的线段延长并按照分类拼接,则会得到四个新的图形。

并且由于其中第一行第一个图形和最末行最末图形出现的频率很高,因此张新杰推断,这两个图形所代表的,应该是两个元音字母。如果依照Pigpen Cipher的加密方式将元音填入的话,那么前一个图形最可能代表的字母是i,而后者最可能代表的字母是e。而推断到这里,这个密码的密钥就已经差不多要完全呈现了。

 

而此时距离张新杰开始推理的时间,也不过才过去了一个小时而已。

 

安文逸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但却依旧一言不发地站在张新杰身后。身为这个密码的制作者的他,当然知道张新杰所推断的正确性。现在只要再根据图案填入正确的字母顺序,这个密码就可以被完全破解——但是在这个时候,张新杰却突然停了下来。

 

「文逸。」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用一只手背托住了下颌:「你对于密码信息很敏感,能拥有这样才能的人不多,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

 

 

4

 

正确的字母顺序很快被张新杰根据密文的内容推断了出来。在填好最后一个字母之后,张新杰在草稿纸上所画出的图案,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善的密码表:


在推导出密钥后,张新杰没有急着去破解最后一段密文。

 

作为一个情报系的一年级生,张新杰不得不承认,安文逸这次所编写的密码的确给他带来了一些意外。在一年级就知道Pigpen Cipher密码并能够加以运用的人不多,安文逸作为其中之一,可以说已经基本具备了一名情报人员应有的素质。

 

但这还远远不够。

 

安文逸的天赋并不出色,张新杰并不希望他在情报学上的作为仅止于此。密码与破译学作为一个横跨数学、语言学和史学等各大领域一门学科,安文逸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张新杰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在今后足以和他比肩——甚至能够超越他所作所为的情报人员。在安文逸的身上,寄托着他对于未来的期望。他不想看到安文逸在这里停下脚步。更不想看到安文逸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遭到处分,进而影响他未来的前途。

 

张新杰想对他说些什么,但是却又怕适得其反。虽然安文逸总是拥有着超乎他年纪的冷静与理智,但归根结底,却也不过是个才满十八岁的少年而已。

 

「文逸……」张新杰还在心中斟酌着用词,却突然被身旁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少年所打断。

 

「学长。」

 

张新杰转过头看着安文逸的眼睛。那是一种不同于刚刚那样的犹豫不决的坚定眼神。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扬起头看着他,像是在心中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

 

「请解下去。」

 

 

5

 

这句密文不长,只有短短的32个字母。

 

张新杰只花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便将这句密文破解完毕,但是随后,却陷入了长达十分钟的沉默。

 

IMISSYOUEVERYMINUTEMRZHANGXINJIE

 

「I miss youevery minute. Mr. Zhang Xinjie.」

 

看来是不必把信上交给学校了——张新杰这样想着。

 

除此之外,张新杰的脑中一片空白。他能够感觉到站在他身旁的这个由于身体还未发育完全而显得骨架尚有些纤细的少年安静地望着他,尽管他明确地记得在十分钟之前已经说过「你可以走了」这样的话。

 

这封信没有任何问题,按照程序,安文逸已经可以离开了。但是他依然站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这个答案一般。

 

或者说,他是在等待另一个问题的答案。

 

十分钟或许不算太久,但对于眼下的两个人来说,却显得如此漫长。最终张新杰折好信纸,将它原封不动地放回了安文逸的手里。

 

「学校里不允许谈恋爱。」

 

这是张新杰的答案。安文逸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果不算上眉间那一丝一闪即逝的失落的话——随后点点头,拉开了宿舍的大门。

 

「所以你要先完成学业——如果你愿意等待的话。」

 

拉在门把手上的那只手略微停顿了片刻,那不经意之间上扬的尾音,连脱口而出的话语都显得更加生动了起来。

 

安文逸走出门,长廊里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唇角的微笑像是夏日雨后的阳光,将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

 

「——我愿意。」

 

 

[注1]凯撒密码:

 

[注2] Pigpen Cipher:即猪圈密码,

 

 

番外《The FurthestDistance In The World》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714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