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千机变-第一章 偏向虎山行 2

又买到裙子了!开心!再更一小段!

前文:

1

-

开了山门进了寨,这张从未见过的生面孔自然引得无数贼匪探头过来。而眼下有张新杰在前,众人虽是好奇,却不敢多问,只是将手上的活慢了下来,目光直盯着身后被绑在马背上的那位来客。

不大一会儿,自寨子深处又行来一人。来人面相斯斯文文,唯一一点匪气却是自那双闪着狡黠光芒的眼中透出,眉目间那点书卷气被这目光一掩,当即一扫而空。众匪见那人越走越近,人群间的呼声亦是此起彼伏:

“林三爷!”

被唤作林三爷的人较之霸图山寨里的这位二当家倒是随意了许多,一边哆哆嗦嗦地系着马褂上的扣子,一边将一件厚实的大袄搭在肩上,朝众人点着头一路行来。待他走到张新杰跟前,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才不急不忙地开口问道:“这位是?”

听见林三爷如此问,张新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对他交代了。虽是在寨内排行第三,可这位林三爷的年纪倒是较张新杰稍长几岁,因此在言语之间,张新杰对他亦是多了几分敬重。摸清了因果之后,只见林三爷眉头一蹙,一对精明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几转,便有一计飞快上心。

林三爷名林敬言,入寨虽晚,在寨中的威望却是不低。众匪只见林敬言附在张新杰耳旁低语几句,至于说的是什么,无人听见,亦无人敢听。朝廷有朝廷的律法,绿林有绿林的规矩,若说起这张新杰与林敬言二人的面相,较之霸图山寨的大横把韩文清虽是和善,可若真发起狠来,却也绝不是什么容易招惹的善茬。尤其那位常常笑脸示人的林三爷,眼珠子一骨碌,肚子里指不定冒出多少坏水,这个节骨眼上若是真有谁敢听去了只言片语,怕是从今往后,脑袋瓜子两边可就只剩下两个窟窿了。

二人商议完毕之后,张新杰也不多作言语,牵马将人带至后院,命人将马背上的人松了绑。双手甫一脱开束缚,身披雪氅的年轻人便翻身下马,揉了揉手腕活动开筋骨,稳稳地将双脚踏在了雪地之上。

见对方动作利落,林敬言一笑, 随即高声问道:

“阁下如何称呼?”

年轻人一扬眉毛,开口答道:“张佳乐。”

“原来是张爷。”与众贼匪相较,林敬言的言行之间倒是多出几分斯文。只见他双手一搭,朝前便是一揖,“方才听二当家一语,方知张爷身手不凡。走江湖的规矩不消多说,这霸图山寨是走是留,可就要看张爷您接下来的造化了。”

依照霸图山寨的规矩,想要入伙,须得闯过接下来这避不开的两道难关。这两关一考身手,二验胆量,若是闯过了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若是闯不过,多半也不会有命活着出去。林敬言方才所讲显然是句客气话,张佳乐自然也不当真,抬手一撩衣衫下摆,怡然笑道:“三爷请。”

林敬言听罢,欣然领路。

天下人皆知霸图山寨所处之地蟠龙卧虎,易守难攻;却鲜少有人知晓此地看似乘高居险,山后实则别有洞天。二人走出了约百步有余,穿过被皑皑白雪覆住的羊肠小道,往深处却是越行越绿,清越水声蓦然入耳,回荡于劲松密林之间。雪水化作潺潺涓流,缓缓汇入横在两人面前这道湍急的溪水之中。溪流顺山而下,再往远处便是一道断崖,其下深渊百丈,一旦不慎落入,必定尸骨无存。

林敬言止住步子,手心朝前一扬,转身笑道:“张爷,咱们到了。”

顺着林敬言的手望去,前方乃是一座架在溪流之上,宽不过一尺的窄桥。由于桥下水气氤氲,加之天气寒冷,桥上早已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张佳乐心下疑惑,不知何意。此时霸图众匪已尾随而来,打量了几眼面前这名身披雪氅的颀长青年,面上纷纷显露兴奋之色。这场性命攸关的生死之搏,在他们眼里倒像是个匪寨之中难得一见的乐子。更有好事者就此开设赌局做起了东家,主事人此时手中正攥着几把零钞,朝身后众匪大呼小叫地卖着吆喝。

张佳乐此番只身前来,所怀目的并不单纯。虽然不知前路是吉是凶,可为了达成目的,眼前这关无论如何也要闯过。张佳乐索性将心一横,问林敬言道:“怎么个验法?”

“张爷随我来。”林敬言闻言拉住张佳乐的腕子,将他又朝前带了几步踏上窄桥,自怀中摸出一道方巾蒙上张佳乐的双眼,“只要过了这座桥,我便立即为您引荐咱们霸图山寨的大当家。若到时咱们成了义结金兰的兄弟,还望张爷对我今日的举动多多担待。

“可若是张爷您脚下稍微那么一滑……在九泉之下也千万莫要责怪于我。”林敬言将方巾打了个结系在张佳乐脑后,末了,又笑眯眯地补了一句:“水急,张爷可务必慢着点走。”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