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胆的猥琐[非CP 粮食向]

火就火吧,大不了再跳一回小苹果【。

目录>>>

天窗>>>

*

纵横-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胆的猥琐

伴着场外的掌声与欢呼声,方锐自比赛席中起身。

转播画面中,方锐意气风发地迈着步子走向赛场,走到摄像机前顿了顿,还背着手悄悄对镜头比了个V字。

“噗……”

林敬言一个没忍住,当场就在嘉宾席前乐出了声。

这家伙,精神看起来相当不错啊……

对于这场目前这场代表荣耀最高水平的比赛,自己只能以这种方式参与,这让林敬言感觉很有些遗憾。

无论是坐在这里,还是坐在场外的观众席上,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身为一名职业选手——或者说,身为一名曾经的职业选手,他唯一的目标便是舞台背后的那片比赛场。虽然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再可能实现的愿望,可在他的心中,偶尔还是会有着一丝这样的憧憬。

这样的机遇,这样的舞台,都令他心生羡慕。

无论是他昔日的角色、还是昔日的搭档,都已踏上了那片代表至高荣耀的赛场;而被留在赛场之外远远地注视着他们的,似乎唯有他自己而已。

这是岁月带来的无奈,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改变,他所能够做的只是坐在这里,沉默地为他们送上祝福。

镜头一转,画面中的场景由嘈杂的比赛现场,切换到了两队选手的角色登陆界面之中。

虽然上场之前,方锐的表现看起来无比轻松,而当他真正坐进比赛席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能够放下一切比赛之外的负担。这不是他第一次感受总决赛的氛围,但却是他第一次拥有如此复杂的心情。

方锐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

他知道,在场外有人正在注视着他,而在这个时候,他所背负着的也绝不是一个人的梦想。

——这是所有站在比赛场上的、未能来到赛场上的、或是已经永远离开了这片赛场的选手们共同的梦想。

比赛场上,海无量早已开始了针对这幅地图的战术走位。

盗贼,这是方锐再熟悉不过的职业。叶修会在这一战中派他上场,自然有着这方面的考量。这张地图的种种地势与环境已经在前几场比赛之中被所有人一览无余,因此方锐一上来便迅速迂回进入了角斗场外围的丛林,仔细在地图之中寻找着对手的身影。

鉴于盗贼的职业特点与K国队这位选手以往的风格,这场对决注定不会在开阔的角斗场中央进行。方锐所操纵的海无量正在密林间穿梭,K国队的盗贼选手却也没有例外。两个角色一东一西,绕过坐落在云雾山巅的角斗场,朝着密林深处进发。

身为首屈一指的猥琐流大师,赛场上的方锐面对眼下久久未能与对手碰面的状况自然不会急躁,而对方的盗贼,则同样在暗中静候良机。

两个角色同时低伏着身体,耐心地寻找着对方的身影。

树林的范围并不大,二人很快便在林间走了一个来回,这个时候还没有与对手相遇,那么必定是双方都在刻意回避与对手的正面交锋了。画面中的海无量自灌木丛中悄然现身,在确认的周围没有异动之后,角色贴地翻滚而出,迅速滚进了另一处能够用于隐匿身形的草丛之中。

这个翻滚的动作自然很有猥琐流宗师的风范,但此时的观众们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在意这个。就在海无量刚刚藏进草丛中时,K国队的盗贼角色就在方才海无量藏身点旁边的一棵大树背后,鬼鬼祟祟地现身了。

方锐是提前察觉到了对方的到来吗?这个问题,只能留给观众们自己去思考了。因为就在这时,发现了对方身影的方锐已自草丛中钻出,打算借助树木的掩护绕至盗贼背后。

海无量悄然出动,而盗贼似乎还毫无察觉。

K国队的盗贼选手依旧留在原地蹲守。方锐操纵海无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盗贼角色身后,气功师的念气已在掌间涌动。截脉,这个气功师的75级大招威力不容小觑,可施放方式却尤为低调,不要说是技能的光影效果,就连音效都轻而易举地便被树林间的蝉鸣所掩盖了。

方锐之所以会选择以这个技能起手发动偷袭,除了其能够大幅降低对方防御数值的技能效果之外,这样的客观原因也不可忽视。

然而,就在海无量将念气聚集完毕,正要朝前踏出一步发动偷袭之时,方锐却突然操纵角色停了下来,绕开了这个位置。

全场哗然。

对于方锐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可乘之机。K国队的盗贼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察觉海无量动向的迹象,那么方锐突然停下操作、让角色重新退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所有人都在猜测方锐这个举动的用意,而在比赛席中,方锐自己却只觉一阵心惊。

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险了。只差一步,海无量手中的招式便要被放出;只差一步,他就可能会踏进对方所布下的陷阱之中。

要不是自己及时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恐怕真的会就此中招。

左右两棵粗壮的树干将K国队的盗贼角色夹在其间,一丛荒草掩在角色身后,两旁的灌木丛则成了陷阱最好的遮蔽——这样的地形对于盗贼来说,正是适合铺下陷阱阵的地方。

何谓陷阱阵?

顾名思义,陷阱阵自然是将盗贼的陷阱技能像布阵一样按照一定次序排列开来,以便大幅度地创伤对手的一种战斗方式。一旦踩中一个陷阱,其余陷阱便会在目标企图反击的路线中逐一触发,将角色自身置入危险的境地。

而K国队的这位盗贼选手不惜利用自己作为诱饵,让方锐以为有机可乘从而产生松懈的心理。一旦海无量踏出这一步,比赛的结果实在太容易预见。

好在方锐及时停住了。

方锐操纵海无量收起掌间的念气,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海无量的身形也在原地停留了片刻,随后依照原路远远地退回了藏身的位置。既然对方选择在这里设下圈套,那么无论方锐是向左还是向右,都可能会触发对方所设下的陷阱;因此最为保险的方式,便是按原路返回方才的位置。

身为猥琐流大师,比赛场上的方锐从来不惮以最坏的结果去揣测对方的手段。

海无量像来时一样弓着身躯,打算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地方。可刚迈出一步,只听耳边“咯噔”一声,海无量的视野顿时变成漆黑一片——

即便是进行了如此细致缜密的推断,方锐却还是失算了。除了选位和布下陷阱阵以外,K国队的盗贼选手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影分身;前方两棵大树之间的盗贼的影子正在渐渐消失,而真正的盗贼却早已悄然来到了海无量的身后,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设下了一个拥有致盲效果的沙暴陷阱。

这是一个再精彩不过的设计。比赛场外的掌声早已连成了一片,而在赛场之上,方锐却并没有因为这个意外而失去冷静。

多年来的盗贼经验让方锐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此时所处的局面。被沙暴陷阱致盲的海无量没有急着做出移动,而是转过身,将双掌一抬在面前撑出一面念气罩,拉开了防御的姿态。

十分明智,却又十分猥琐的一个举动。

盗贼的目的显然是要趁海无量致盲的期间给予对手一波重创。但海无量在将念气罩撑开之后,角色却纹丝不动——撑开念气罩,则最大程度地降低了自己可能会受到的损害;角色不动,就不会踩到盗贼可能会在周围铺设下的其它陷阱。沙暴陷阱的致盲效果只有三秒,只要挨过三秒钟,海无量的境地就不会再像此时这般被动。

方锐太了解盗贼这个职业了,如何为自己争取最有利的局面,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心中一清二楚。

K国队的盗贼选手看到方锐这般举动,心中亦是有些无奈。他的角色所使用的流派算是比较正统的盗贼流派,因此在技能树方面的选择,并没有过分追求近身伤害。方锐不动,他接下来所能够做出的选择就变得极其有限。K国队的盗贼选手只得再次绕到海无量身后,另觅他法。

可就是这么一个绕背的功夫,方锐的视野便已恢复。盗贼还未来得及藏匿身形,只见海无量猛然转身飞跃而起,双手朝地上一拍,身体便朝着空中飞了出去。这个操作对角色造成浮空与位移,使海无量的双脚堪堪扫过地面,直接越过了盗贼所设下的陷阱,避免了盗贼提前在地面上所铺设下的陷阱的触发。

而就在浮空的过程中,海无量的视野一抬,恰好与藏在他身后准备发动偷袭的盗贼四目相对……

K国队的盗贼选手心中一寒。他觉得,如果荣耀里的角色有表情的话,那么此时的海无量脸上一定挂着一抹阴谋得逞的奸笑。

还未等盗贼选手反应,仿佛在无形之中有一股力道朝他扯来,随后便见画面之中盗贼的身躯和海无量一同腾空而起,朝着后方飞出——

捉云手。

角色腾空的一瞬之间,盗贼选手就通过海无量虚张的双手判断出了这个技能。可已经晚了,画面中的盗贼不受控制地飞向海无量的掌心,两个角色在空中滞留片刻之后,一同滚落在地上。

盗贼一旦被近身,周围又没有陷阱的庇护,自身状况岌岌可危。方锐这记预判的捉云手无论是从释放时机上,还是从精准度来看,都几乎无可挑剔。黄金右手又一次发挥了其应有的威力,而借助气波盾动作的掩护所操作出的捉云手,也让对方的应对极其仓促。

但对于盗贼来说,此时的状况并非毫无转机。

脱逃这个技能无疑是盗贼职业最有效的保命手段。K国队的这位盗贼选手没有放弃这个能够让自己在赛场上迎来转机的技能,脱逃在二人同时落地的瞬间便已发动,海无量将出未出的一掌气流直下拍在盗贼身上,赫然打空!

一击未中,方锐紧接着又是一击追去。可脱逃技能发动之后,K国队的盗贼选手牢牢地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身形一侧,自两个招式衔接的空当避开了海无量袭来的掌风。而后盗贼的身影,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盗贼招牌技能,潜行。

海无量又一次失去了目标。

潜行状态中的盗贼移动速度虽不快,可这一瞬间的功夫,也足够对方逃出海无量的攻击范围。盗贼角色通过潜行技能脱离了方锐的追踪,那么海无量呢?他是会主动出击寻找对手的所在,还是会像方才一样以防御的姿态蹲守在原地?

但是,都没有。在发现面前的对手消失之后,方锐手下的海无量没有在原地停留片刻,步子朝前一迈,撒腿就跑。

场外再次哗然。

“咳……”直播间里的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谁都没有想到,方锐竟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避免陷入对方的偷袭。就连林敬言也不得不承认,方锐在将猥琐流融入气功师这个职业之后,猥琐的程度较之以前似乎还要更胜一筹……

“方锐选择了暂时退避。”李艺博看着眼前的画面,颇不自然地将话题接了过去,“如果方才的海无量走的慢一些的话,盗贼的偷袭说不定就成功了……从这一点来看,不得不承认方锐的选择是明智的。”

“没错。让我们来看双方接下来的动作。”潘林将话题转回了比赛现场,“盗贼的潜行技能毕竟是有时效性的,看来他必须得在潜行技能失效前主动出击了。”

赛场上的盗贼暂时脱离险境之后,压着步子重新寻找接近对手的机会。而方锐,在离开了先前的位置之后,重新找到一处灌木丛后藏了起来。

敌进我退,敌疲我扰对于猥琐流来说从来都是玩不腻的战术。方锐这一藏,算是反将了盗贼一军。场外的观众们还在为方锐的抽身而退议论纷纷,但直播间中却又一次针对赛场上海无量的选位讨论了起来。

“海无量这个位置选的不错。前方有灌木丛遮挡,身后有一道沼泽相隔,两侧也有相应的庇护措施,无论盗贼从哪个方向进入,都必须要取消潜行技能以便做出翻滚或是跳跃等等消耗耐力的操作,从而留给方锐反应的时间……等等。”

说道这里,李艺博顿了一顿,忙让导播拉回俯瞰视角。而在视角切换的过程之中,潘林显然也有了新的发现,接着李艺博的分析道:“啊……是这里!观众朋友们,现在我们的画面为大家呈现的是地图的俯瞰视角。从这个角度来看,沼泽与右侧灌木丛的连接部分有一道缝隙,恰好能够容纳一人通过。这个细节由平行视角来看很难发觉,似乎连方锐也没注意到这里有这样一个能够被对方利用的漏洞。”

“看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不会发现这道令方锐这位猥琐流大师都没能察觉的缝隙了……”

话音刚落,场上盗贼的视角一转,恰好落在了刚刚两位解说提示过的位置——潘林和李艺博二人四目相对,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人两巴掌。

乌鸦嘴……

潘林和李艺博还在暗自懊恼,而盗贼的动作却不会因此而停下。只见盗贼的视角在周围扫视了一圈之后,侧开身沿着面前的缝隙斜切了进去。

“唰——”

身体擦过树叶的轻微响动随风而去,和进了轻风拂过灌木丛的沙沙声中。

方锐依旧毫无知觉地蹲守在原地。

盗贼这个职业向来以偷袭见长,潜行状态中,K国队的盗贼角色缓步朝海无量靠近,匕首在暗中闪着寒光,一寸一寸逼向气功师的背影。

所有人都暗暗替方锐捏了一把汗。

盗贼在发动攻击前需要先将潜行状态解除,不过场上这位K国队的选手似乎并不急着出手。盗贼角色每迈出一步,观众们的心就跟着提起了一截,只见在距离海无量还剩下三个身位格的时候,盗贼身上的伪装瞬间解除,紧接着匕首便犹如一道迅疾的电光,朝海无量的背后直逼而去!

中了!

眼见匕首就要没入角色的身体,盗贼心中一喜,下一招在指尖飞快酝酿。然而就在此时,面前的海无量却突然转身,掌间所爆发出的汹涌气流四下飞散,一道来势汹汹的气波冲开盗贼手中的匕首,尽数推进了盗贼的身躯——

闪光百裂!

刹那之间,形势逆转。

场外的观众们几乎忘记了欢呼,全都沉浸在方锐这突如其来的一个转身当中。

方锐是何时察觉盗贼来到海无量身旁的?除了方锐自己,没有人能够确切地回答这个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早在盗贼解除潜行状态之前,方锐便已有所准备。否则闪光百裂这记大招,绝无可能在海无量转身的一瞬之间被释放出来。然而方锐却在匕首马上就要插进自己身体的前一秒才开始动作,不可谓不猥琐,却又不可谓不大胆。

这样一个对于时机的把握和操作精准度的要求都极为苛刻、只要稍有差池就会功亏一篑的计划,有几个人敢在总决赛这场至关重要的擂台赛决胜局上使用?

方锐就敢!

盗贼的生命值被这记闪光百裂疯狂地吞噬着,而在这之后,一波更猛烈的攻击也随之到来。将盗贼成功诱出的方锐没有再给对方任何脱身的机会,气功师酝酿出的澎湃气流,接二连三地被注入盗贼的身体。

擂台赛,胜!

掌声几欲将整个赛场吞没。这一胜,为中国队带来的是整整两分的优势,也让中国队在即将到来的团队赛中的处境更为从容。

方锐走下赛场,迎着掌声对观众挥手,而另一只手,却紧紧地握着拳头。由于密集的操作所带来的疲劳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这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之后感受到的愉悦与兴奋。

我们就要赢了……

冠军,就在眼前。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324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