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一百二十三章 逆转[非CP 粮食向]

目录>>>

天窗>>>

*

 @随便君 你说我对你是不是真爱!

纵横-第一百二十三章 逆转

保持攻势。

四个字铿锵有力,仿佛一语成箴。

大漠孤烟倒下之后,生灵灭自然是F国队下一个转火的目标。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比预计的时间来得慢了许多,而盗贼身上的禁疗效果即将解除,依旧挡在生灵灭面前的守护使者没有顾及自己所受到的伤害,而是扬起手中的十字架,准备为盗贼实施治疗术。

而现在,只要拖慢节奏,F国队便必胜无疑。

比赛场上,F国队的七名选手已呈收势。由于主战场上一直没有治疗在场,四个人的血线都不算太高,因此除了Frank的狂剑士依旧冲在前方与江波涛的无浪对峙之外,其余几名选手都渐渐放慢了动作。元素法师和术士与江波涛的魔剑士相比,在攻击距离上本就有着不小的差距,因此此时二人通过走位移动逐步后撤,使得江波涛也有些无可奈何。

所有悬念都被集中在还未到场的一枪穿云身上。

无论在什么样的比赛中,周泽楷一直是赛场上最耀眼的存在。但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却一直却迟迟未到。

一枪穿云去了哪里?

通过上帝视角,观众们可以看到周泽楷正操纵一枪穿云在小巷间飞快穿梭,可是与以往不同的是,飞枪这个枪系常常用作快速移动的技巧却并没有被此时的周泽楷使用。事实上,场外的观众们很容易就能够看出,在移动的过程之中,一枪穿云甚至连脚步声都在避免发出。

伴随着一枪穿云的快速移动,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其实从眼下的场面来看,肖时钦并非对面前的守护使者毫无办法。虽然用于自保的技能很多,但当守护使者独自面对一个优秀的攻击手时,并不会像牧师那样游刃有余。此刻,她所能够做的仅仅是防御——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生灵灭的攻击,为队伍中的盗贼选手创造活下来的机会。

而盗贼也在这个时候聪明地退在一旁。所有辅助守护使者的工作全都落在了驱魔师的身上——毕竟此时驱魔师的生命值还剩下百分之三十之多,比起只剩百分之四生命值的盗贼来说,所面临的选择要宽裕太多。

其实归根结底,F国队在这个时候所做的,仅仅是拖延而已。而正是这种拖延战术,却令中国队如鲠在喉。

面对这种情况,肖时钦所做的,却是在为挡在面前的守护使者制造尽可能多的伤害。即便是有着诸多辅助防御的技能,不过角色的血量却依旧在迅速下滑。但这一切在眼下似乎都成了最终的困兽之斗——仅凭肖时钦一个人,真的能够在盗贼解除禁疗状态之前击杀处在防御状态中的守护使者吗?

恐怕没有人会这样认为。

盗贼身上的禁疗效果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守护使者手中的十字架被举在胸前——五秒钟之后,禁疗效果就会被解除,而随之解除的,还有F国队即将面临的减员危机。

通过队伍频道,F国队的三人已提前知悉一枪穿云赶来的消息,因此在与肖时钦和韩文清对峙的同时,三位F国队的选手也在四下留意着一枪穿云的身影。周泽楷的姗姗来迟令他们感到意外,不过这份意外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份意外的惊喜——如果有可能,他们当然希望一枪穿云永远也不要到来。

但是就在盗贼身上的禁疗状态解除的前一秒,枪声响起。

枪声,不是生灵灭手中的步枪,甚至也不是一枪穿云手中的左轮手枪。而是……

狙击枪。

一枪穿云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他们任何一人的视线里。在这一刻,F国队的三名选手甚至没有看到子弹飞来的方向——在他们视野所及的,只有架在墙上的狙击枪所露出的黑洞洞的枪口。

巴雷特狙击。

选位向来是保证狙击隐蔽性和准确性的关键之处。而周泽楷,这位在荣耀技巧上登峰造极的选手,在狙击位的选择上自然不会含糊。守护使者手中的十字架还未来得及亮起便已落下。子弹飞至,盗贼百分之四的生命转眼便被吞噬,角色头像也迅速在F国队的团队面板中灰了下去。

随着狙击枪的响起,赛场上的另一人也同时变换了手上的操作。

——就是这一刻。

肖时钦一直在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守护使者的又一个圣盾术被肖时钦手中的步枪打碎,随后,一个空气压缩机自守护使者面前出现,直接将角色的身体高高弹飞了出去。为了挡住生灵灭,守护使者的技能节奏已被肖时钦的攻势彻底打乱,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盗贼身上的她,似乎对这记空气压缩机的出现毫无防备。

转机,来了。


一切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F国队的驱魔师选手在听到第一声枪响后忙调转视角,所看到的,却是一连串朝他飞来的子弹。神枪手远距离飞来的子弹并不难躲,而当他正打算操纵角色避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步竟然前所未有地沉重。

驱魔师选手低下头时,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增加角色负重的磁场线圈。然而还未等他再抬起头,一串子弹便已飞来,乱射与速射同时开启,每一枪的子弹都精准地将驱魔师的脑袋爆开了花,而这一番令人叹为观止的射击表演,也剥夺了这个角色最后的生命值。

大漠孤烟被击杀之前凶猛的反扑,成了一枪穿云这一波反杀的精彩铺垫。

两人阵亡。

转变来得太快,快到所有人都来不及消化。然而在驱魔师和盗贼退出比赛之后,F国队的选手们立即意识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他们的治疗,被单独留在了对方的两个枪系角色之间。

由于之前一直在替盗贼承担伤害,F国队的守护使者生命值已有所损伤。百分之五十二,这是一枪穿云在击杀驱魔师时,守护使者所剩余的血量;但是随后,在肖时钦和周泽楷的双重夹击下,这个数值就在一刻不停地飞速下跌。

一枪穿云自掩体后方飞身跃出,飞快冲至F国队的守护使者角色面前。

即便守护使者的防御力比牧师要高出许多,但作为偏防守的治疗职业,用于牵制对方的手段却着实有限。更何况方才为了掩护舍命一击之后奄奄一息的盗贼,守护使者早就用掉了许多本身用来自保的技能。

此时的F国队再想营救,已然赶之不及;那么眼下唯一的办法,唯有交换。

“交换”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首先说出这个字眼的不是需要被迫做出交换选择的F国队,而是中国队队伍中的张新杰。

在这一刻,他选择用自己作为代价,与对方做出了这个强硬的交换。而这个决定中所包含的不仅是破釜沉舟的坚决,还有对于身边队友的信任。

事实上,自一枪穿云撤离的那一刻起,F国队的四人就在加快抢杀石不转的节奏。而眼下情况更是危急,F国队的四名攻击手已顾不得江波涛操作出的技能可能会对角色所造成的伤害,对张新杰的石不转展开了彻底的攻势。

但四人想要准确地攻击到石不转却并不容易。

作为联盟中的第一牧师,张新杰的荣耀技术早已得到了一场场胜利的证明。被四人围攻,张新杰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手下操作有条不紊,躲避技能的间隙,却还在辅助着江波涛的攻击。石不转手中的十字架亮起,可是在张新杰手下所操作的,却并非是牧师的治疗技能。

只见一道光环落下,不偏不倚地落在了Frank的狂剑士头顶。

牧师辅助技能:圣诫之光。

交换,并非只是两个治疗之间的交换。张新杰所说的交换,还包括F国队冲在最前方的那位指挥官。

一换二。

在人数劣势的情况下,仅仅凭借张新杰和江波涛两个人,竟然还在对对方的角色进行着有效的杀伤。

就像他之前指挥的许多场比赛一样,此刻的张新杰所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

狂剑士的职业特点使得Frank在之前的对峙中没有特别在意技能对他所造成的伤害。一个狂剑士的角色血量越低,所能够被激发出的潜力就越大,因此Frank甚至非常乐于为队友承担一些必要的攻击。因此在F国队的四名攻击手中,狂剑士的血线最低,到目前为止仅仅剩下不到四分之一。而张新杰这一道圣诫之光落下的时机,恰巧是赶在Frank刚刚开启了狂暴状态之后,两个状态叠加,使得狂剑士角色每遭受一次攻击,伤害都成倍地上涨着。

而江波涛的攻击方式也充分地显示出了他在荣耀上精湛的技巧。

即便几乎是同时应对着四人的攻击,但江波涛的剑锋所指,始终只有Frank一人。身为轮回战队的战术策划者,他无比清楚对方此时的阵容中最薄弱的地方是哪里。此刻,石不转的作用仅仅是一个吸引对方火力的诱饵,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在F国队击杀石不转之前,先一步将Frank清出赛场。

换作一般的队伍,在面对这种抉择的时刻总避免不了犹豫一番。可是在F国队的频道里,Frank的指示却无比清晰。

抢杀治疗。

抢杀治疗,才能够掌握赛场上的主动。在这一点上Frank没有被张新杰的举动所迷惑,更没有在江波涛刀刀见血的攻击之下退却,而是不顾一切地,将手中的剑锋指向后方的石不转。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退却。

三个角色的血线急转直下。

先一步倒下的是F国队的守护使者。这位在前半场比赛中奠定了F国队的优势的治疗选手,终于在一枪穿云和生灵灭的合力围杀下阵亡。而后,Frank,F国队背后运筹帷幄的指挥者,也倒在了一个烈焰波动阵的燃烧伤害之下。

此时的石不转仅仅剩下最后百分之六的生命值。百分之六,F国队的三名攻击手一人一个技能便能够将角色击杀,但张新杰并没有让角色坐以待毙,而是用这百分之六的血量,在三个人的攻势下坚持了整整十秒钟。

在这十秒钟里,张新杰爆发了自开场以来的巅峰手速,在一枪穿云和生灵灭赶到的那一刻,耗尽了最后一滴生命。

而也正是这至关重要的十秒钟,拖住了F国队的攻击手,为周泽楷和肖时钦争取到了与江波涛汇合的时间。

比赛场上,三对三。

肖时钦与周泽楷甫一到场,便用枪声吹响了反攻的号角。刚刚击杀石不转,正要转火无浪的F国队三人立即被一枪穿云和生灵灭在外围包了个饺子,元素法师正要后退,却猝不及防地中国队的两个枪系角色联手押枪送上了天。

元素法师选手显然并非是轻易任人宰割的对象,在这片开阔的地形中,对付押枪也并非毫无办法。但此时肖时钦与周泽楷两人之间的配合天衣无缝,一枪穿云的射击所出现的空当,全部都被生灵灭的子弹弥补,二人一主一辅,为观众们呈现出了一场激动人心的视觉盛宴。

而除了配合周泽楷之外,肖时钦手下也没闲着,机械师的特点终于得以发挥,机械道具一路铺开,朝着远处的术士送去。赛场的另一处,江波涛与F国队的剑客仍旧战在一处难解难分,一时之间竟分不出高下。

势均力敌的场面,重新燃起了中国队的支持者们心底的希望之火。

从刚刚的彻头彻尾的绝望境况,到方才那一波漂亮的逆转,没有人会再心存放弃的念头,场下每一个人都目光灼灼地握紧拳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赛场。

谁会赢?

比赛席中,Frank和其他结束比赛的选手一样,静静地等待着比赛的结果。

作为一支队伍的队长,在这场决定队伍命运的比赛里却先一步阵亡,这让他觉得有些遗憾。如果有可能,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够一直站在比赛场上,并带领这支出色的队伍一路走下去。

由于自身的原因,Frank将每一场比赛都当做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而这也造就了他那独特的冒险主义者的风格。在比赛场上,他从不曾退缩,也不会畏惧,因此,他选择狂剑士作为自己的游戏职业,这使得他能够在比赛之中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这正是他的人生信条。比赛中是如此,人生中亦是如此。

有时候,他甚至有些怀念那个最初的年代,他与Bruno二人白手起家组建战队,一点一滴积累着关于荣耀的经验,在比赛之中互相磨合,彼此扶持。那个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所拥有的仅仅是健康的身体与无穷无尽的精力,支持着他们一路走下去的,也仅仅是对于荣耀的热情而已。

而现在,这份热情虽然不减,可有些东西却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复存在。

胜负终究要被分出,对于比赛的结果,Frank也在观看剩余比赛时间的过程中有了心理准备。在大漠孤烟倒下的那一刻,他以为这场比赛的结果会就此被奠定,然而对手接下来的精彩布局,却颠覆了整场比赛的结果。

这是一支坚韧而强大的队伍,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击碎他们对于追求胜利的执着。

身后的门被人打开,Frank没有转身,却已知道来人是谁。

“输了。”

传来的是不同于以往的,努力掩饰着失落的平静声音。Frank自登陆器上拔下账号卡握进手里,回过头对站在门口的人笑了笑。

“明年再来。”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309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