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一百二十二章 保持攻势[非CP 粮食向]


目录>>>

天窗>>>

*

纵横-第一百二十二章 保持攻势

无论是比赛场上,还是场外的观众席中,都在这一刻彻底乱了套。

一瞬之间,双方队伍频道的信息栏滚过数条消息,无一不预示着比赛场上情势之紧急。如果说风景杀的动作是在观众们的意料之中的话,那么F国队盗贼的举动,便完完全全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了。

两个舍命一击,在两片不同的战场上,一前一后,同时发动。

整个荣耀史上,恐怕都再没有比这一瞬更加紧张刺激的时刻了。

直播间里,导播手忙脚乱地切换着两边的镜头,最后索性直接将屏幕一分为二,同时播放着两边的进度。解说在这种时候本该是最忙碌的一个,可嘴皮子向来利索的潘林在这个时候却像是哑了火,一时之间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在这一刻,恐怕任何言语的点缀都是多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了比赛场上,而这两个舍命一击的结果,也很快就会被揭晓。

武器打制技能,向来是荣耀赛场上不可或缺的亮点。无数场比赛因为场中的选手所打在武器上的技能从而引发逆转,舍命一击作为刺客的招牌技能,却并不会经常被暗夜系的选手们眷顾。

舍命一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个技能太险,就连许多正牌刺客选手点出这个技能都只不过是为了对对手保持舍命一击的威慑。像F国队的盗贼这样,将舍命一击作为逆转比赛形势的赌注,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冒险举动了。

小组赛里,由于Frank的缺席,Bruno独自支撑大局,在团队赛中频频出场,用他的稳妥为F国队奠定了出线的基础。可是在Frank回归之后,这位作为队长却偏偏喜欢铤而走险的队伍核心,让F国队的团队赛风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但这种风格,才是能够发挥出F国队真正实力的风格。

无论是在武器上打制舍命一击的盗贼,还是敢于将治疗抛下独自前来支援队友的驱魔师,抑或是在队友血线濒危的情况下依然大胆地做出迂回的决定、成功躲开肖时钦的截杀的守护使者,在他们的身上,总能或多或少地发现冒险主义者的闪光点。

此刻比赛场上所发生的情况可以说是一种巧合,却又不能完全称作是一个巧合。两个舍命一击之所以会被同时发动,归根结底只有四个字:形势所逼。

主战场上,杨聪的舍命一击固然是为了破开僵局,可盗贼心中的想法又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相较于急着打破被动局面的中国队来说,盗贼所发动的舍命一击更趋向于一种主动的选择。双方的心态不同,对于这记舍命一击的处理,也略有差异。

杨聪的舍命一击更具有针对性,满阶舍命一击所燃烧的生命意味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绝;而从盗贼先将大漠孤烟定位为目标,而后又根据场上情况转火鬼刻的举动来看,他对于这个场面处理显然更加游刃有余。画面之中,两道红光同时闪出,分别刺向了彼此的目标。

——中了!

杨聪这集中起全部精力的奋力一刺,最终将匕首送到了毫无防备的狂剑士面前。Frank在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联手压制下无暇分心,在发觉刺客的到来之后,再想避开却已经晚了。F国队的剑客在刺破面前的一道虚影后,返身回援却发现已来不及。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拦风景杀这倾尽全力的一击,狂剑士血红的双眼近在咫尺,只要再近一寸,面前的角色就将倒在风景杀的面前。

可就是这一寸,风景杀手中的匕首停下,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向前。

光柱自刺客脚下升腾而起,迅速凝结成坚固的牢笼,将他困在其中。

Frank的狂剑士立即一拧身,朝后方退去,赶在六星光牢凝结的一瞬退出了牢笼。黑色的牢笼中只剩下孤零零的风景杀一个,带着最后的一线生命站在原地无法移动。


结束了。

看着风景杀急转直下的血线,杨聪知道自己这记舍命一击终究还是失败了。这记舍命一击,对方显然早就有所防备,六星光牢,九秒禁锢,彻底断绝了他最后的希望。

他在世界联赛上的最后一场表演,于此刻彻底落下了帷幕。他庆幸在这最后的时刻,自己的身旁有这样一群优秀而可靠的队友,他们愿意信任并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的决定,这本身就已是他荣耀生涯中不可多得的幸运时刻。但这一次,自己却还是没能把握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让转机在手边悄悄溜走。

杨聪凝视着眼前的画面,等待它在下一刻变成无声的黑白,然而这个时刻却迟迟没有到来。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背影,也正是这个背影,用自己身躯挡下了狂剑士与剑客斩来的两道剑锋。

江波涛,轮回战队中仅次于周泽楷的可靠存在,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尽管他所能够争取到的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可是在这个时刻,场上的所有人都没有放弃营救风景杀的希望。石不转手中的十字架已经亮起,随时准备在禁疗状态解除之后对角色施放治疗技能。一枪穿云的枪声也已响起,虽然在最开始的一波爆发之后,周泽楷还没能完全将攻击的节奏调整到最佳状态,但他仍然竭尽所能地将子弹向F国队的两个远程身上送去。

没有人放弃。

杨聪握紧了拳头。即便他已通过风景杀的视角看到远处元素法师的法杖抬起,一道伤害并不突出而对于他来说却足以构成致命一击的的烈焰冲击飞出,他却还是重新将手放回了键盘上——直到画面失去色彩的前一秒钟。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有人放弃。


风景杀成为了赛场上第一个倒下的角色。而随后,鬼刻的头像也在下一秒钟黯淡了下来。

盗贼的舍命一击并没有像杨聪这样一波三折的过程,匕首准确无误地刺进了鬼刻的胸膛之后,也带走了角色剩余不多的生命。

一阶舍命一击无法秒杀一个生命状态完好的对手,但对于生命值仅剩下百分之三十九的鬼刻来说,这个舍命一击已经足够。

转眼之间,中国队减员两人。

F国队的盗贼选手在用舍命一击带走鬼刻之后,所剩余的生命值也不过区区百分之四,然而就在大漠孤烟开启了钢筋铁骨技能,想要硬抗着驱魔师的伤害冲上前去击杀盗贼的时候,韩文清面前的屏幕陡然一黑,彻底失去了视野。

经验丰富如韩文清,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自己所遭遇的情况。

在这这片区域里,拥有致盲效果的技能只有一个:盗贼的沙暴陷阱。

这个陷阱是什么时候被设下的?毫无疑问,就在盗贼进入潜行状态之后,用影分身术撤离他身边之前。原来在一开始,盗贼舍命一击的目标就不是大漠孤烟,而是比赛场上生命值最低的鬼刻。潜行至大漠孤烟身边,只是为了放出这个陷阱,给自己施放舍命一击之后留下退路。

从盗贼选手的这记舍命一击里,人们所看到的不是孤注一掷的决断,而是一个从容不迫的选择。

能够抢杀盗贼的只有还处在巷子里的生灵灭一人。但F国队的两名选手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守护使者开启了天使威光之后,像个英勇无畏的骑士一般,立在了生灵灭和他的机械军团面前。

天使威光,无视抗性,强制击退。

中国队的看台上沉寂了。

方才还是七对七的局面,转眼之间变成了五对七。虽然张新杰的石不转还在场上,可是减员两人,对于这种时候的中国队来说,无疑是一个相当致命的打击。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了局部战场上,韩文清和肖时钦能否在盗贼受到治疗前将角色击杀,成为了比赛场上关键的转折点。

被F国队的守护使者拦下,肖时钦只得再次开启机械旋翼,企图从守护使者的上空飞跃过去。

而就在生灵灭的身姿腾空的一瞬,挡在他面前的守护使者也随之飞起,两道圣洁的羽翼自角色身后展出,将角色轻轻托在半空。

牧师技能,天使之翼。

这个技能会被守护使者打在武器上并不令人意外,然而在这个时候,却成了肖时钦面前最大的阻碍。天使威光叠加天使之翼的双重效果将生灵灭击退,随后天使之翼被取消,守护使者重新落回地面,转回了自己的视角。

她在等待。等待盗贼恢复状态的一瞬。

大漠孤烟被致盲,驱魔师立即猛扑上去,一连在拳法家身上炸了几道伤害极高的咒符。作为近战职业的大漠孤烟在刚刚的缠斗中所受的伤害并不比鬼刻少,几张符纸落下之后,大漠孤烟的生命值立即又向下滑了一大截。好在沙暴陷阱的致盲时间只有短短几秒钟,在恢复视野的第一时间,韩文清操纵大漠孤烟飞身而出,双手直接朝前方的盗贼拿去。

“砰砰砰……”

三个陷阱在大漠孤烟脚下爆开,虽然钢筋铁骨的霸体状态让大漠孤烟的防御力有了一个幅度不小的增长,但依旧无法阻止角色生命值的逐步下降。

在盗贼角色的血量岌岌可危的时候,F国队的两名攻击手竟然还打算将大漠孤烟击杀。

“坚持一下,支援就到”

频道中跳出的消息来自于张新杰的石不转。在风景杀倒下之后,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盗贼所在的局部战场上。而另一端,后来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却很少有人注意到。

等到人们将视线收回时,却发现正面战场上的中国队选手只剩下了江波涛和张新杰两人。而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脱离了队伍,独自一人飞驰在赶往五人交火那条小巷的路上。

——这种时候,竟然还放周泽楷去支援?

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在电视机前骂起了娘。正面战场三对四已是十分吃力,现在又放周泽楷走,张新杰是不想要命了吗?!

但更多的人,却已经连骂娘的心思都没有了。

仅剩百分之四生命值的盗贼非但没有成为F国队在局部战场的拖累,反而成了驱魔师打压大漠孤烟的得力助手,用各式各样的陷阱技能蚕食着大漠孤烟的生命。肖时钦的生灵灭被堵进小巷,位置尴尬,只能攻击挡在他面前的守护使者。而这个时候攻击治疗,显然无法对局面形成太大的牵制。

赛场另一边,江波涛与张新杰二人独自面对着F国队四名攻击手,在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下勉力维持,可继续这样下去,或是血量,或是法力,被耗干也是迟早的事情。

眼下唯一能够仰仗的,似乎只有飞奔在路上的一枪穿云。

但是,在大漠孤烟被对方磨光血量之前,周泽楷和他的一枪穿云能够及时赶到吗?

时间不够。

首先得出这个结论的不是别人,正是韩文清自己。

十年荣耀,对于比赛场上的事情,有时候凭借直觉,他就能够准确地判断出结果。以大漠孤烟眼下的状态,并不足以支撑到周泽楷赶来。不过有时候,即便是知道结果,他也会固执的一意孤行。

既然无法攻击到盗贼,那就只有转火另一个角色了!

韩文清再次操纵大漠孤烟抢步上前,简单而直接地对上了驱魔师的战镰。

“他们尽力了……”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都不禁发出了叹息。尽管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会甘愿放弃比赛,可是中国队的劣势已相当明显,想要逆转可谓难上加难。走到这一步,没有人会再质疑中国队的实力,四强的成绩,也足够交给联盟一份满意的答卷。

他们不愿放弃的,是对于胜利的渴望,是对于冠军的追逐。然而,面对F国队这个强大的对手的狙击,中国队的角色一个接一个倒下,似乎已提前预示了这场比赛的结果。

对于参与者来说,没有人喜欢虽败犹荣这个词语。但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样残酷,胜利者只有一个,每个人都在追寻,在这个过程当中,总会有人倒下。

只不过这次倒下的,恰巧是自己罢了。

大漠孤烟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一枪穿云的支援。尽管在这一波交换里,他用百分之二十六的生命值换走了驱魔师百分之三十七的血量,不过由于治疗的存在,对方依然坚挺地站在自己面前。

随着大漠孤烟的阵亡,在赛场之外,已经没有人再看好中国队了。伴随着F国队后援方阵中发出的欢呼声,中国队的看台上除了沉默,便是偶尔传来的几声低低的啜泣。走到这一步,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失败的结果。

即便如此,在比赛席中,却没有人停下手上的操作。纵然眼下中国队面临着一个几乎不再有转圜余地的局面,可赛场上的选手们,依旧在为了那份渺茫的希望而不断努力着。

而大漠孤烟也在倒下的前一刻,自频道之中发出了最后一句简洁的指示。

“保持攻势”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68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