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一百二十一章 双线作战[非CP 粮食向]

目录>>>

天窗>>>

*

纵横-第一百二十一章 双线作战

来人意识显然相当老练。在盗贼血量濒危的情况下,第一个出手的技能竟然不是忙不迭地放出治疗技能,而是首先解除了盗贼身上的冰封状态。见盗贼成功自包围圈中脱身之后,才举起手中的十字架吟唱起了守护使者的治疗技能。

这一举动足见F国队的守护使者选手在心态上的沉稳。这个女角色背后的操纵者是国际赛场上为数不多的女选手之一,在比赛场上的这份自信与果决,更让她得以在赛场上肩负起治疗的重任。

见守护使者到来,肖时钦立即操纵生灵灭转火,意欲打断她手下正在吟唱的治疗技能。但这位治疗选手又怎么会轻易忽略这一点,生灵灭的子弹还未到,圣盾术便已罩在了守护使者角色的身上。

一道金光落下,盗贼的血量立时暴涨。

有了治疗从旁看护,盗贼的身影也不再如此前那般畏畏缩缩,虽然血量依旧不多,可气势顿时增长了几分。圣盾术为守护使者营造了一段可以安心实施治疗的真空时期,几个治疗技能下去,盗贼角色的气血值立即蹿回了一大截。

而这下,尴尬的可就变成中国队这边的三位选手了。

这条巷子的地形并不开阔,盗贼和驱魔师两个角色在守护使者身前一横,以贴身攻击手段为主的鬼刻和大漠孤烟很难越过二人对对方的治疗造成有效的钳制。仅凭肖时钦一人,想要完全约束守护使者的治疗节奏,几乎没有可能。

久拖不利。


波尔街巷的主干道上,正面战场的四人血线亦是飘忽不定。先前的一波爆发之后,周泽楷的一枪穿云面对Frank的卖血攻势,渐渐力有不逮。牧师作为一个偏攻击型的治疗职业,并不擅长应对眼下这种守局,尽管张新杰依旧在以江波涛的无浪为中心所构筑的防御体系下勉力支撑,可任谁都能看出,想要重新找回场面上的主动权并不容易。

场上唯一能够有所突破的,只剩下杨聪的刺客角色,风景杀。

虽然在三零一战队引进白庶之后,杨聪的风景杀渐渐变成了比赛场上的配角,但多年积累下来的比赛技巧仍然让杨聪在正面相抗的比赛场上有着闪光的表现。可是眼下,风景杀与F国队的剑客纠缠在一起,几乎无暇分心帮助队伍重新建立攻势。

这位勤勉的选手在职业生涯的成就中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突破,而他自己也明白由于天分所限,他在比赛场上所能够贡献的力量,恐怕也仅止于此了。站在他身边的队友们无一不是荣耀这个项目中的天才,他清楚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因此也从未与其他人去比较过。

接任三零一的队长之后,杨聪一直致力于整支队伍在实力方面的提升,甚至为了队伍几次调整自己的风格。刚刚过去的赛季里,杨聪由一个正面强攻型的刺客摇身一变成了隐匿在黑暗中伺机而动暗杀者,在比赛之中频频露出精彩的一面。

当他不再需要去承担过多的责任与义务的时候,人们反而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那颗蒙尘已久的荣耀之魂。

而现在……大概就是需要他去闪光的时刻了吧!

杨聪言简意赅地在频道中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几乎没有停顿,更没有反驳和质疑,就在他发出消息的下一秒钟,频道中跳出了来自张新杰简洁而有力的回馈。

“变阵掩护。”

一枪穿云的枪口立即调转。张新杰操纵石不转同时后撤,而江波涛却让无浪抢前一步,与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呈掎角之势,准备将Frank的狂剑士钳在当中。

——在接下来的一刻,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将会成为比赛场上当之无愧的主角。


此时,另一端的三人,也在悄然转变着各自的动向。

“撤”

发出消息之后,利用自身职业的优势,肖时钦第一个撤出战局,利用子弹和道具掩护着前方的队友。局面刚刚已经被分析过,暂时撤退前往主战场与其余四人汇合是当下对中国队最为有利的选择。可在这个时候,想要全身而退却并不容易。

F国队的三名选手很快便察觉到了中国队的意图,驱魔师和盗贼直接缠上吴羽策的鬼刻,一道道符纸和陷阱成了他抽身而退的最大障碍。

只要缠住他一个,韩文清和肖时钦二人便无法撤离。

一番缠斗之后,布甲精通的鬼刻的生命值成了三人中最低的一个,但吴羽策的攻势却丝毫不减。这个时候,无论是退还是进,都绝对不能带有丝毫犹豫。驱魔师和盗贼的组合并不能算是很牢靠的防守阵容,但想要留住人,却要容易很多。

退不了,那便只有继续向前。


在三人的联手逼压下,驱魔师与盗贼连连后退。守护使者就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身后,用治疗技能维护着二人的血线。眼前这个地形不适合撤退,可一旦将对方的三个角色逼出这条巷子,后面的大片开阔地将会为中国队的三位选手迎来转机。此时三人的进攻,恐怕也正是怀着这样的目的。

近了。

三人的角色距离路口越来越近。韩文清操纵大漠孤烟抢身上前,一记重拳迎上了扑面而来的战镰。拳头与战镰撞击在一起发出“砰”地一声闷响,双方同时被这股力道震开了两步,随即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在这个时候,谁先示弱,谁就会失去机会。

与驱魔师的强硬姿态相比,F国队的盗贼在恢复了一定程度的状态之后,倒是并不急着给中国队这边制造多大的伤害,但只是那些状态类的陷阱,就已经让三人焦头烂额。F国队的驱魔师和盗贼二人一个在守,一个在拖,恰巧抓住了中国队此时的软肋。继续这样拖延下去,无论是对于局部战场还是整场比赛的情势来说,都十分不利。

而机械师这种依赖走位的职业,在狭窄的巷子里发挥空间本就不大。何况远处的守护使者多半需要依靠肖时钦来牵制,机械道具的辅助的确给F国队的三个角色制造了不少麻烦,但是在这种前后的格局之中,机械道具的数量也需要刻意去控制。否则若是影响了己方的攻势,那便是十分得不偿失的做法了。

大漠孤烟和鬼刻的猛攻将F国队的三人逼得连连后退。几招硬碰硬的对攻之后,面对韩文清稳健而老辣的手段,驱魔师的攻势渐渐落在了下风。没有哪个中远程职业能够在贴身肉搏之中胜过拳法家,更何况这个拳法家的背后的操作者,是那位历经十年风雨洗礼,意志依旧不曾有丝毫动摇的韩文清。

路口就在前方,只要冲出去,曙光就会来临。

大漠孤烟一记高踢踢开驱魔师的战镰,先一步迈出了巷口。鬼刻紧随其后,横向跨出几步之后,将拦在路口的守护使者逼退。然而就在鬼刻即将跨出这条巷子时,三人眼前的视野陡然一松,随后压力骤减。

然而,这并没有让中国队的三位选手感到丝毫轻松。因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鬼刻跨出那一步之后,F国队的盗贼角色趁着这个空当,悄然释放出了一招潜行。

潜行,盗贼招牌的隐身技能。

……这个时候放出潜行,目的是什么?

三人的心中很快浮现出了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在一开场盗贼选手独自冲出包围圈时就已经被埋藏在心里,直到这一刻才被彻底确定。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韩文清。只见大漠孤烟朝前飞身一跃,随后伏低身体,翻身一滚躲过了驱魔师拍来的定身符,而肖时钦此时也顾不得会挡住队友的攻击空间,将身上的机械道具一股脑全都丢出,企图逼出藏身在附近的盗贼。

在机械道具的包围下,盗贼的身形很快被从大漠孤烟身旁逼出,一只捕猎者迅速扑上前去撕咬。而当那一口锐利的尖牙触及到面前的躯体时,它才发现那仅仅是一团泡影。肖时钦的反应自然要比捕猎者快上许多,可等到他在频道中发出提示,却终究还是慢了一拍。

盗贼的真身早已闪至鬼刻身前,手中匕首泛着一道红光,朝鬼刻的胸口疾刺而来。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36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