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一百二十章 抢攻[非CP 粮食向]

目录>>>

天窗>>>

*

纵横-第一百二十章 抢攻

F国队的驱魔师和守护使者一离开,张新杰就在频道里知会了在局部战场抢杀盗贼的三人。三个角色立即加快攻击节奏,拼尽全力爆发着手速,一时之间使得盗贼角色的血线下跌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

不过他们面前的盗贼处境虽然狼狈,却也并不全然是被动挨打的局面。

面对三人的抢攻,想要脱身自然不易,但自保的手段多多少少还是有着一些的。三人这一提速,操作上的疏漏自然也就多了起来,有几次都险些被F国队的这位盗贼选手脱逃。肖时钦作为三人之中唯一的远程职业,在此时自然要担当起顾全大局的职责。机械师的机械道具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严密地防守着由大漠孤烟和鬼刻两个角色攻势之中所产生的罅隙。

而在这个时候,屏幕中央的游戏画面中,也跳出了十八秒的倒计时。

十八秒钟,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值,在电子大屏幕之间一并跃动。

从看到张新杰在频道里发出消息的那一刻起,三人就已在推算F国队的两个角色赶过来所需要的时间。二十秒左右,这是三个人共同得出的结论,因此他们才会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三人打算发动最后一波攻势时,一柄贴着咒符的战镰从天而降,电卷星飞般坠落在了三人眼前。

天空中一道闪电劈过,落雷滚滚而至,这一记落雷符来得突然,霎时破开了三人的攻势。

三人俱是一惊。此时距离张新杰发出提示的时间不过十一二秒,F国队的支援居然这么快就到了?

第一时间,比赛场上的肖时钦所想到的,是F国队的守护使者为了战术需要,另外携带了一套增加移动速度的装备。但仔细一想之后,这个想法便立即被他自己否决掉了。守护使者和牧师不同,厚重的板甲使得他们的行动力本就不算太灵活,若是再带上一套板甲,负重大大增加,很可能会让角色自身的移动能力不升反降。

那么如此看来,会发生这种情况就只有一种可能。

驱魔师抛下了他们的治疗,自己先行一步赶到局部战场进行救援。

肖时钦视角一转,正对上刚刚赶到的驱魔师。果然,赶至此地的只有F国队的驱魔师一人,守护使者显然被对方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放任治疗独自移动,这个方案可绝对称不上是稳妥之策。治疗在队伍中的特殊性使得他们常常成为一支队伍中精心保护的对象,像眼下这种情况,在荣耀比赛中发生的次数可谓寥寥无几。而通过F国队开场以来的种种表现,观众们至此也终于了解了这支队伍大致的风格——或者说,是这支队伍之中的那位决策者的风格。

Frank,这样一位由于身体抱恙而缺席全部小组赛的王牌选手,在比赛场上竟然是一位如此令人出其不意的冒险家。

通过四分之一决赛和先前收集到的一些资料,Frank的特点已经大致被中国队的队员们了解。但是在这场比赛里,首次与F国队交手的中国队才算是彻底摸清了这支队伍的基调。在分析了场上的角色分布情况之后,肖时钦立即在频道中说明了情况,先行一步离队,绕出几个角色交火的巷口,朝着驱魔师赶来的方向杀去。

若是能够直接在半路截杀F国队的守护使者,那么这无疑将是奠定本场团队赛胜利基础的一步好棋。

生灵灭对着四人在局部战场纠缠的身影开出两枪佯攻,随后飞枪移动,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这条双方交战的巷子里。根据驱魔师赶来的方向,肖时钦迅速推断出一条由正面战场赶来的最短线路,即便守护使者的防御力较之牧师来说要略胜一筹,但就算无法将对方的角色击杀,能够暂时形成对对方的牵制也是一个不错的局面。

然而,当肖时钦操纵着生灵灭到达目的地时,却发现这条小巷之中,竟是空无一人。

肖时钦确信自己推断出来的路线不会出错。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局部战场进行支援,这条巷子无疑是一条必经之路。那么眼下,肖时钦没有在这条路上发现F国队的治疗,那么便必定是对方在有意避开中国队可能会在中途做出的拦截。

——在盗贼角色命悬一线的时刻,F国队的守护使者居然选择了绕路?

没错。

除了比赛场上的七名中国队选手,所有人都通过全息投影和转播中的游戏画面看到了守护使者所选择的路线。在与驱魔师选手二人脱出了中国队角色目光所及的视野之后,二人果断在第一个岔路口便兵分两路,由驱魔师选手抄近路先行救援,而守护使者则钻进了另一条巷子,由较远的一条道路迂回而来。

肖时钦在频道里阐明了眼下的情况,随后当机立断,返身退回了韩文清和吴羽策所在的局部战场。F国队的决策之大胆让中国队的选手们都大感意外,守护使者行进的路线已成了一个未知数。驱魔师的救援已至,想要强杀盗贼,必然要先过他这一关。驱魔师远程与近身结合的攻击方式在此刻成了一个不小的优势,一时之间竟然在盗贼身旁筑起了一道滴水不漏的防线。而此时,唯一的办法便是对驱魔师和盗贼形成包围,在守护使者到来之前找机会制住驱魔师,从而击杀盗贼。

消息一经发送,吴羽策当即会意,鬼爪悄然探出,直逼拦在面前的驱魔师。F国队的驱魔师选手对大漠孤烟的攻势已是应接不暇,一不留神,角色被鬼刻这记突如其来的鬼爪抓了个正着,身子朝半空中飞了出去。

一招得手,韩文清操纵大漠孤烟云身过人,来到了驱魔师的背后轰出一拳,将角色推回了鬼刻身前。两人的战斗风格本就相近,此时更是一拍即合,相互之间的配合无比娴熟,一时之间令驱魔师选手无从突破。

不过,此时三人攻略的重点仍旧是场上的盗贼。

在先前的集火攻势下,F国队的盗贼角色仅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血量。守护使者还未到,纵然身侧有驱魔师掩护,但盗贼的行动却依然显得束手束脚。肖时钦返回战局之后,驱魔师压力倍增,画面中盗贼角色的生命值更是岌岌可危,若是一不留神,随时可能会再度陷入危机之中。

地形不算太宽阔的小巷里,前有大漠孤烟咄咄逼人,后有鬼刻、有生灵灭伺机而动,F国队在局部战场的形式可谓相当吃紧。别说此时守护使者还未到,就算是到了,能否第一时间接应到被夹在中间的二人,目前为止还是一个未知数。驱魔师和盗贼两名选手显然对这一点心知肚明,在与中国队的三人僵持了片刻之后,将视线齐齐转向了大漠孤烟。

选择由韩文清所在的这一端冲破中国队的夹击,自然要比应对生灵灭和鬼刻两人所营造的紧密攻势容易一些。驱魔师手中战镰骤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朝面前的大漠孤烟落去。这一记攻击出得又快又稳,目的自然是要逼退韩文清的势头,可却见大漠孤烟不避不让,双手一抬,赫然是向着落下的战镰迎了上去!

空手入白刃!

这记攻击的冲击力委实不小,空手入白刃没能完全抵消掉战镰的力道,反而带着大漠孤烟的身形向下一坠。F国队的盗贼选手趁着大漠孤烟这一坠的势头委身向前,手中的匕首不知何时却换成了一根木棍,竟是要给大漠孤烟当头一棒!

空手入白刃还未收招,只见大漠孤烟双腿一收,竟是抓着战镰直接腾空而起,避过了这记闷棍的同时,飞起双脚朝着驱魔师的双肩登去。空手入白刃这一挡一拆在韩文清手下被运用自如,大漠孤烟的身姿宛如一头矫健的猛虎,将面前的二人逐一喝退。

韩文清的应对固然精彩,可驱魔师接下来的动作,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兵刃还未脱手,空气间已泛出道道水纹。驱魔师左手一扬,一张符纸凭空而来,只闻“啪”地一声脆响,生生贴上了战镰的尾端!

这符纸不是别的,正是驱魔师75级大招——封禁符。大漠孤烟手上的烈焰红拳顿时闪出一个“封”字,角色属性急跌,动作也跟着一同慢了下来。

在前方独自封堵驱魔师和盗贼两个角色的攻势的大漠孤烟一下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知是武器被封印的缘故,还是韩文清自身的反应早已不复当年,空手入白刃收招之后,韩文清接下来所放出的双虎掌,终究还是慢了半拍,被二人双双闪过。

叹息。

无数声叹息自看台上的各个角落中响起。

韩文清如今已走完了他荣耀生涯的第十个年头。任谁都能看出,这位老将已走过了他状态的巅峰。随着年龄的增长,时光为他带来的除了更加丰富的阅历之外,也在逐渐地消磨着他的精神与体力。像方才那样的失误,比赛场中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每一次都像是在提醒着人们这个残酷的事实。韩文清,一种精神的象征,一个时代的缩影,终于在不断涌现出的新星们的交相辉映之下不可避免地逐渐黯淡下去。

但只凭这些,就能够让赛场上的韩文清后退哪怕一步吗?

绝不!

落空的双虎掌双掌变拳向右一揽,拳头猛然砸向盗贼的面颊。烈焰红拳的属性被封使这一记攻击的伤害大打折扣,可依旧还是将企图冲出包围的盗贼阻了片刻。

而就是这片刻的空当,吴羽策的剑光便已杀到。

冰封鬼斩带着簌簌银光,落在了盗贼的身上。冰系技能的冻结效果触发,盗贼角色的移动速度立即慢了下来。鬼刻接着斩出一道月光斩,这次盗贼再也无从闪避,血花自胸前飞出,本就不多的生命值又向下滑落了一截。

已经冲出包围圈的驱魔师不得不再次返身钳住大漠孤烟,重新给盗贼制造脱身的机会。二人的本意是里应外合,抢在守护使者到来之前先一步脱出包围,奈何盗贼角色中了冰封状态之后行动迟缓,几次想要强行突破却都被大漠孤烟拦下。地上的盗贼左翻右滚,施展各种手段躲避着三人的攻击,若非有驱魔师从旁协助,恐怕早已命丧当场。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随着一抹清光沐浴在盗贼身上,冰封状态当即解除,F国队的盗贼选手在恢复了灵活的身姿之后,巧妙地利用之前在地上设下的一个低阶陷阱技能困住了鬼刻,一边躲避着生灵灭扫在地上的子弹和机械道具,一边缩紧身形自大漠孤烟双臂之下的空当钻了出来。

——尽管有些姗姗来迟,可F国队的守护使者终于还是赶到了目的地。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28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