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九十一章 画地为牢[非CP 粮食向]


目录

*

纵横-第九十一章 画地为牢

暗夜系具有致盲效果的技能不多,Vitaly在心中一算,便大至猜到了前因后果。

沙暴陷阱,这个具有致盲效果的盗贼技能依旧是喻文州在这场比赛中选择打制的技能,而就是这短短三秒钟的时间,让喻文州具有充足的时间来摆脱Vitaly的接下来的纠缠。召唤师与索克萨尔的距离本就不近,这一下之后,喻文州操纵索克萨尔接了一招具有位移效果的弧光闪,等到Vitaly恢复视野时,索克萨尔早就不知道藏进哪个角落去了。

在水上,他没能找出对手的位置;而在水下,他依旧无法掌握对方的动向。若是说Vitaly一点急躁的情绪都没有,那绝不可能。但他究竟会不会因为心态而影响场上的比赛,这可就难说了。

被沙暴陷阱致盲的三秒钟里,Vitaly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操作。三秒钟之内,自召唤的白光之中骤然浮现的灵猫已然窜出了十几个身位格;而一株来自异度空间的魔界之花,也瞬间在索克萨尔刚刚所在的位置绽开。

若不是喻文州极具先见之明的一个弧光闪拉开距离,此时的索克萨尔恐怕早已被魔界之花展开的触手所缠住。但眼下喻文州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弧光闪能够移动的距离并不算太远,虽然自己已经脱出了Vitaly的视野范围,但魔界之花的触手却紧紧尾随在他身后,飞速朝着索克萨尔卷来。

触手在水中的行进速度比玩家要快上几倍,不消片刻,索克萨尔和魔界之花所拉开的这段微不足道的距离就已被追回。

魔界之花的藤蔓一曲,巨大的阴影落下,攀上了索克萨尔的身体。

许多人在心下暗叫糟糕。若是真的被魔界之花缠上,喻文州可算是要彻底陷入被动的局面了。可就在粗壮的花藤刚刚爬上索克萨尔的脚面时,一道黑光却在此时闪出,将魔界之花的触手齐齐割下。

切割术这样的瞬发技能来得极快,被割断的庞大触手喷洒着粘稠的汁液向后缩去。喻文州趁此机会连忙寻找机会脱身,操纵着索克萨尔继续游向前方。

可魔界之花这触手朝后方一缩的动作,则真真切切地落进了Vitaly的眼里。

魔界之花在水中时,触手会像章鱼一样朝四面八方伸展开来。而此时这株魔界之花的其中一根触手突然缩回,便意味着它受到了来自那个方向的攻击。Vitaly毫不犹豫再度向前,急急忙忙地朝着索克萨尔所在的方向追赶;而体态敏捷的灵猫,也早已在召唤师的指挥之下发挥着速度的优势朝前奔去。

这一来一往之间所暗藏的细节,没有一定的荣耀素养的人则很难看懂。

就像喻文州在使用沙暴陷阱将召唤师致盲之后逃走的举动,就几乎无法被任何一名场外观众所理解。在许多人看来,这明明是喻文州的优势局面,为何不在这三秒致盲时间内再多带走对方一点血量?在他们的眼中,喻文州这一波技能爆发得酣畅淋漓,轻轻松松便拿下了对手一半的生命值,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在这套技能打出之前,喻文州所做出的诸多盘算、铺垫、以及与对手在心理层面上的暗中较量。

没有任何一场胜利能够来得轻而易举,呈现在比赛场上的一切,都是由一点一滴的量变所引发的颠覆性的质变。

然而即便是这样锱铢必较的算计,对方却依然找出了喻文州所留下的得以反击的空当。

赛场之上的喻文州已经竭尽所能,可对手的应对也十分精彩。想要摆脱Vitaly的追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魔界之花之后,体态轻盈的灵猫终于发挥了它自身属性的特点——即使是在水中,灵猫的移动速度也要比玩家快上许多,通体雪白的召唤兽奋力朝前一扑,死死咬住了索克萨尔的肩膀。

完了。

就连喻文州自己,此刻心下都是不可避免地一沉。灵猫这只召唤兽的攻击力并不强,但若论起难缠的程度来,恐怕仅次于魔界之花。喻文州手上可利用的技能已经不多,而更糟糕的是一个召唤阵就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亮起,一声狼嗥透过耳机传进喻文州的耳朵,面目凶狠的冰狼,也终于出现在了场上Vitaly的召唤军团之中。

前有灵猫纠缠,后有冰狼追赶,被前后夹击的索克萨尔顿时陷入了被动。若不是此时尚在水中,冰狼的移动速度和灵猫的攻击频率都有所延缓,此时的索克萨尔恐怕早已被困在召唤兽的包围之中了。

而现在,索克萨尔的情况似乎也并不乐观。冰狼之后,第三个召唤阵亮起,雷鹰自阵中飞出,一道惊雷立刻炸到了索克萨尔的脚边。

雷鹰口中吐出的落雷将索克萨尔奔走的身影劈得一个踉跄,喻文州手下一个翻滚操作,勉勉强强地稳住了前行的身躯。狼狈已经不足以形容索克萨尔此时的处境,在Vitaly的步步紧逼之下,他就像是一只走投无路的野兽,在越收越紧的猎网中拼命挣扎。

正面相抗?

即便索克萨尔目前的状态近乎于完好,但正面相抗从来都不是喻文州擅长的方式。此刻他所处的是全世界最顶尖的荣耀舞台,而他所面对的对手,是从小组赛残酷的竞争之后脱颖而出的八支队伍之一。

这样几乎毫无胜算的赌注,喻文州不会去赌。

一道黑光浮现在索克萨尔的手杖前方,刹那之间缠上了身旁的灵猫。束缚术,又一个属于术士的控制技能被喻文州使出,将灵猫牢牢捆在了原地。

而这记束缚术为喻文州所争取到的时间,仅有五秒钟。

五秒钟的时间,让喻文州不必再费心应对灵猫的纠缠。在这宝贵的五秒钟之内,他究竟有没有办法让索克萨尔脱困?

带着这个疑问,场外的观众们继续注视着比赛的进行。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五秒钟很快过去,而在这转瞬即逝的时间里,索克萨尔却没有做出任何令人意外的举动。

事实上,从灵猫被束缚术捆住的一刻起,索克萨尔就在全力向前奔跑。水中的移动速度自然不能与在陆地上相提并论,但在水中做出疾跑的操作,还是要比普通的跑步操作在移动速度上快出些许。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

这张水图里没有任何可供遮挡视线的障碍物。而接下来,角色的耐力很快就会被用光,而在耐力用光之后,或是当角色走到了地图边缘,他依旧只能坐以待毙。向来在比赛场上扮演着一个运筹帷幄的角色的喻文州,难道已经被逼到了饮鸩止渴的地步了吗?

场外逐渐响起了观众之间的窃窃私语。没有人知道喻文州要干什么,一味的退避引发了现场观众的不满,这样的举动甚至让他们忘记了这场比赛才刚刚开始不到两分钟的事实。R国的看台上甚至响起零星的嘘声,但好在这一切外界的因素,都无法传进选手的比赛隔间里。

不过就算喻文州听到这些不满的声音,也绝不会影响到他在赛场上的判断。他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这片赛场上,正是因为他从来都不曾在乎过这些外界的评价。就像他之前无数次在泥泞中站起身,迎着奚落的目光与责备的声音,走进蓝雨训练营,走上职业联赛的赛场,然后,走到这里。

只要能赢……

只要能赢,一切过程都无关紧要。

水下千篇一律的景色几乎让人分不清角色此时是身在何地,但索克萨尔前进的方向却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偏离。终于,一团幽黑的漂浮物出现在索克萨尔的视线之中,刷新点附近那三个可以给角色造成沉默状态的漩涡像前几场比赛一样,在原地静静旋转着。

正当人们都以为喻文州会利用这个特殊地形做出些什么反击的举动时,却见索克萨尔猛然朝前一滚,避开了身后冰狼所吐出的寒气,不假思索地钻进了其中一个漩涡之中。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413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