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世界联赛】纵横-第八十三章 毫厘之差[非CP 粮食向]

尝试了下新的叙述手法!

以及上一章的章节号是什么鬼……

目录

*

纵横-第八十三章 毫厘之差

火焰陷阱之后,百流陷阱、沙暴陷阱、螺旋陷阱……

一个个陷阱被接连踩破,鬼刻所过之处皆是阵阵升腾而起的紫烟。这是盗贼在暗中所设下的陷阱被破坏的标志,鬼刻身上被附加的负面状态越积越多,但无论是怎样不利的附加效果——灼烧、缠足、中毒、甚至是失明,都没能阻挡鬼刻手中咄咄逼人的剑锋。

太刀上所附着的鬼气愈发浓烈,每向前一步,暗影就更加重一分,吴羽策在操纵鬼刻向前移动的过程中,没有忽视对自身攻击力的提升,鬼神之力焕发着幽幽黑光,仿佛一只又一只敏锐而灵活的触手,蛰伏在鬼刻手中伺机而动,只待它所期望的猎物前来自投罗网。

虽然场面上陷入被动局面的人明明是吴羽策,可他手下的鬼刻却仿佛丝毫没有被加诸在其身上的诸多负面状态所影响,反而像是个英勇无畏的骑士,一路头也不回地向着前方冲去。纵然由于沙暴陷阱的致盲效果,此刻吴羽策的屏幕之前早已是一片漆黑,但凭借着致盲之前对于比赛画面的模糊印象,鬼刻的剑依旧一刻未停,咄咄逼人地攻向盗贼所在的方位。

R国队的盗贼只能操纵角色再退。

从鬼刻踩进第一个火焰陷阱开始,盗贼进攻的机会就已经来临。但不知是由于盗贼不擅正面强攻的职业特点,还是吴羽策的预判太过精准,R国队的盗贼选手总是觉得自己无法在这个人面前真正地放开手脚施展攻势。

眼前的这个身着一袭轻便布甲、身材纤细而窈窕的女性角色一开场便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刚猛气势,火系陷阱的伤害附加没能让她退却,水系陷阱的减速效果也没能延缓她进攻的节奏,甚至连致盲这个对大多数选手来说都不得不谨慎对待的不利状态,都没能让她从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任何一丝妥协。陷阱在鬼刻脚下接二连三地爆开,而鬼刻的生命值也在这其间飞速下滑——陷阱被踩中时所爆发出的伤害和附加的流血状态都能够让角色的生命值持续降低,但盗贼先前在地下所铺设的陷阱,此时也已经所剩无几。

如果鬼刻这个角色的职业是一名召唤师,那么在比赛场上的确很容易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一些召唤师在面对盗贼时往往会召唤出几个无关紧要的召唤兽故意将陷阱引爆,这种做法在比赛中被称之为“召唤兽排雷”,是召唤师常常会在比赛中用到的策略。

而现在的吴羽策,却是用鬼刻的身体在引爆这些对于角色来说效果足以致命的陷阱。

最后一个了!

拥有上帝视角的场外观众都不约而同地在心中默念着。随着“噗”地一声轻响,最后一个陷阱在鬼刻脚边炸开,火系陷阱的强力伤害顿时令鬼刻的生命值再次下滑了一截。但这次,当环绕在鬼刻周身的火焰逐渐熄灭之后,沙暴陷阱的致盲效果也随之消失。周围的景物映入鬼刻的眼帘,阳光穿透晨雾,将之前遗留在场景之中的晦暗一扫而空。

尽管R国队的盗贼在鬼刻被施以致盲效果的三秒钟之内悄悄绕到了角色的身后,但他在先前铺设下的陷阱所能够对鬼刻造成的牵制在这一刻已然不复存在。尽管R国队的盗贼选手依旧可以操纵角色重新布下陷阱,但在移动中临时铺设的机关总会给对手留下破绽;更何况,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吴羽策未必会再给对方放出大型陷阱的空当。

不必再去花太多心思提防不知被埋藏于何处的陷阱,吴羽策所擅长的战斗方式,向来是这样的正面强攻。鬼刻在恢复视野之后没有在眼前看到盗贼的身影,手中剑锋一闪,一道疾光飞出,转身的同时,一招月光斩已然袭至身后。

从吴羽策操纵鬼刻冲出芦苇丛,到最后一个陷阱的效果消失,双方间接交战的这段时间,竟然只过去了二十秒钟而已。在这二十秒钟里,鬼刻的生命值已然被陷阱的伤害拉低了百分之三十九,此时仅剩下百分之六十一的血量;而R国的盗贼角色却是毫发未伤,状态除了在制作陷阱时所花费的一些法力之外便再无其他损耗。

但是这一次,R国队的盗贼选手已无路可退。

硬拼。只能硬拼。

吴羽策没有再给对手任何回避的机会,一招月光斩之后,鬼神之力犹如缠在剑刃之上的攒动幽影,伴着鬼刻伶俐的的身姿飘然而至。绯色血光染红了鬼刻的剑刃,手起剑落,鬼刻身前泛出数道清光,好似一阵自指间席卷而来的狂风骤雨,将眼前盗贼所释放的招式悉数吞噬。

双方你来我往之间,水畔芦花纷纷洒落随风四散,角色所过之处,火光四溅,剑影缤纷。本就身为暗夜系的盗贼在正面对攻之中本就毫无优势,此刻若非血量占优,恐怕早已要不顾一切地飞身脱走。而眼下,双方以血换血,鬼刻的生命值下降飞快,盗贼角色的下降速度却也不慢,在两个角色的血线双双告急之时,终于在百分之十四的时候将差距拉平。

但二人在此刻,却都没有表现出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场对攻战中,鬼刻身为主动出击的一方,自然对盗贼的攻势毫无畏惧。而R国队的盗贼选手虽是被逼无奈,可在场上的应对却也毫不逊色。世界联赛的赛场之上,没有任何一名选手会真正对这种攻击束手无策,在没有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本该围绕各色陷阱之间的特殊效果展开攻势的盗贼此刻摇身一变,凭借盗贼自身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正面攻击手段辅以一些瞬间释放的陷阱技能,硬是与吴羽策一直纠缠到了现在。

两个角色的血量还在飞速下降,红血之后,更是展开了争分夺秒的追逐战。此时已经说不清究竟是谁的血线下跌得更快一些——盗贼凭借陷阱手段与一些直接伤害技能对对手所造成的瞬间伤害不容小觑,更何况以眼下的状况来说,R国队的盗贼选手显然也早已不再留力;而鬼剑士的斩击技能伤害本就不低,辅以时不时落在鬼刻脚下的刀阵效果,伤害值亦是有所增长。场外观众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能冲至场上将对方的角色撕个粉碎;而随着双方角色生命值的不断削减,这场比赛的胜负也终于即将揭晓。

鬼刻的血量还剩下百分之四,而盗贼的生命值也仅剩余百分之三。双方的状态都处在一招能够秒杀的范围之内。千钧一发之际,画面之中两个角色同时出手,鬼刻手中太刀先一步送出,而盗贼的匕首同时寒光一闪,接着便猛然推向了眼前的对手。

……谁的攻击更快?

剑光已然闪至,而匕首却姗姗来迟。

剑锋没入盗贼身体的一刻,赛场之外的欢呼便迫不及待地爆发出来。但荣耀却没有如人们意想之中那样接踵而至——

一瞬之间,场外顿时安静了下来。没有跳出的不止是闪耀着金色光芒的荣耀二字,还有鬼刻打在盗贼身上的那一记攻击所应该拥有的伤害。

许多人都还保持着准备欢呼的姿势一动不动,想要弄清楚此时发生的状况。但比赛席中的吴羽策,却在这记炎噬满月落在盗贼身上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这场比赛的结局。

他输了。

盗贼的满阶脱逃,百分之百闪避对自身所造成的下一击伤害。

他没有忽略这一点,可当时的情况已经不容他再做让步。而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习惯让步的人。从接触荣耀开始,他选择鬼剑士,选择了一条充满崎岖与荆棘的道路,背负着自己的坚持与执着,独自踏上荣耀征程。

曾经有很多次,他都像这场比赛一样,倒在了黎明到来的曙光之前;可是从来未曾变过的,以及支撑着他一路走到现在的,是那颗永不熄灭的,向往荣耀的心。

吴羽策坐在座位上,看着灰白的画面渐渐倒下的鬼刻。在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界面之中,他很少有机会能够仔细端详鬼刻这个角色。唯有在每场比赛结束之时,或是胜利,或是失败,他才能像现在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与他相伴多年的角色。此时的鬼刻倒在地上,身上的鲜血与伤痕是她在战斗中从不曾退却的佐证,即便眼前的画面已然不再有色彩,但在她眼中却依稀闪着一道光,像是一盏照亮前路明灯。

这些都是他在赛场之上无缘得见的——

而在比赛场上,吴羽策所看到的,从来都只有鬼刻手中那道寒光凛凛、随时准备斩杀一切来敌的青色剑锋。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吴羽策从比赛席中走出,迎面而来的是下场个人赛里即将出场的于锋。由于在退场时耽搁得太久,于锋望向他的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丝疑问与担忧——不过这样的疑虑很快便被二人擦肩而过时的一掌彻底击碎,随后,于锋坐进了比赛席,操纵落花狼藉干脆利落地将对手斩于马下,为中国队保持了继续领先的优势。

吴羽策抬头看了看计分板上的数字,在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笑容。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89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