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向】【张佳乐/孙哲平】-荏苒1

挖个坑,埋点土……

*

K市的夏夜不闷,却燥热得像要扒掉了人一层皮。住在六楼的李奶奶被窗外的动静吵醒了,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抄起根撑衣杆,隔着防盗护栏往对面屋的纱窗上捅了几下:“我说这深更半夜的,你们俩大小伙子在屋里瞎折腾啥呢!”

“对不起啊李奶奶!”个儿矮点儿的那个先说话了,穿个白衬衫,齐齐整整地从纱窗里探出半个脑袋,“马上就完!”不一会儿少年把头缩回去了,屋里便又传来了更响亮的欢呼声:“成了成了!就这么搞!”

李奶奶叹了口气,摇摇头,趿拉着拖鞋重新上床睡了。她孙子这么大的时候也特别爱闹腾。

对面屋的白炽灯亮了一整夜,像是这座沉睡的城市里唯一醒着的东西。

张佳乐兴奋得一宿没合眼。

他把百花缭乱的号停在竞技场门口,逮人就问“PK吗?”,情绪高昂得像刚打完2000cc的鸡血。睡在沙发上的孙哲平反手给了他一巴掌:“你消停点!”

张佳乐闭嘴了。

五分钟之后孙哲平脑袋上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PK吗?2V5,带材料的!”

孙哲平一骨碌坐了起来。

刚认识的时候还没觉得,可他现在真恨不得把面前这个人形自走扩音器的嘴堵上,捆吧捆吧连人带电脑一起扔进出租屋隔壁的仓库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就没一刻消停,咋咋呼呼地到处找人实验着他们赶在夜里开发出来的新战术。他们在网游里不打不相识,一见如故得颇有些英雄间惺惺相惜的意味,没见面之前都觉得能遇见对方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幸运,后来才发现距离产生美这句话简直是世间至理,有了距离感,看什么都跟加滤镜似的。

滤镜一摘,得,见光死。

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现实中,孙哲平一向是头孤狼。搭档之于他的意义约等于搭伙组队的人,是消耗品;他从没想过会有一个人能心甘情愿地和他打配合,还能在一个星期之后不吵架散伙。从性格上来说,孙哲平觉得自己除了能和张佳乐一起在神之领域干叶秋之外完全没什么其他的共同语言——一个月前身边这个毛头小子拖着个大号行李箱站在他面前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可一转眼,他就成了和他一起吃一起睡,一起乐此不疲地研究新战术的搭档。

所以此刻听着张佳乐在他旁边乐此不疲地找人PK实验他们俩一起研究出来的新打法,孙哲平心里有点燥,但他仔细想了想,倒也不算是太烦。

孙哲平并不热衷于像张佳乐那样在竞技场里进进出出。那里的确存在难得一遇的高手,但更多的却是在他手下撑不过三十秒的普通玩家。他早就不屑于在网游中追寻胜利带来的快感,他的视野更加广阔——进军职业圈,那才是他当前所着眼的目标。而现在的网游对于他来说,连一个用来实验的平台都已经不算太够格。

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

孙哲平看了看钟,把自己从被脏衣服和方便食品堆得乱七八糟的沙发里刨出来,抬屁股三两步晃进卧室:“我进去睡会儿啊,你两点记得叫我。”

“嗯?”张佳乐在竞技场里战得正酣,手下键盘鼠标按得咔咔作响,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应答孙哲平,“……哦,成!”

平时通宵过后他们都不管不顾地蒙头大睡,一觉睡到半夜才醒这种事也不稀奇。然而今天下午他们约了个对职业联赛有点兴趣的投资人见面,这与他们的未来紧密相关,可不能因为睡懒觉耽误了正事。

“你别忘了!”孙哲平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再一抬眼,电脑前的人早就又掉过头跟人战成了一团。他没辙,只好自己上了个闹钟,准备进屋休息了。

卧室里的格局和客厅一样局促,里面摆了一张木头架子搭的上下铺之后,就已经显得十分拥挤了。出租屋里没有空调,孙哲平把夏凉被掀到一边,好让在他周身淤积已久的热气消散得快些。或许是太疲惫了,他合上眼睛之后,客厅里噼里啪啦的敲击声和窗外树上嗡嗡嚷得人心烦的蝉鸣便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喧嚣声仿佛汇聚成无数个细细密密的气泡向四面八方逃窜着,和他的意识一起,迅速地脱离了脑海。

孙哲平是被落在他床单上的太阳光烤醒的。

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空调房里吃冰棍,却怎么都凉快不下来。后来才发现空调开的是热风,把手里的冰棍都烤化了,奶油顺着他的手背往下淌,淅淅沥沥地滴在地上。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就觉得不对劲儿:这屋子朝向不好,只有西晒的时候才有阳光能照进来,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强烈的太阳光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从床上打了个挺坐起来,一片腿下了床,拉开了卧室的门。

桌子上的显示器早就切换成了屏保模式,一个小人儿在迷宫里一刻不停地朝前跑着,追寻着遥不可及的终点。张佳乐头朝下,整张脸都扣进了键盘里,右手还扶着桌上新添的鼠标,保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睡着了。

孙哲平心下一沉,再抬头去看时间,短的那根指针越过数字3已经有一会儿了,此时几乎快要和长的那根重叠了起来。

三点二十。

刚才还有点迷糊的孙哲平一个激灵,飞速清醒了过来。

闹钟已经响了七八次,他却一点都没听见。孙哲平先冲进洗手间用湿毛巾抹了两把身上的汗,一边喊张佳乐:“快起来,我们得走了!”

他们和投资人约了三点半,而从这坐公交车过去起码要半个小时。还趴着的那个丝毫没有想起来的迹象,孙哲平把键盘上的张佳乐扒拉到一边,从桌面上拷了几个文件存进U盘,然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赶紧精神精神! 来不及了! ”

他们跟被烟呛了洞的耗子似的窜下了楼。

张佳乐带着一脸马赛克似的键盘印儿,和孙哲平一起一路往公交车站疯跑。公交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俩,刚起步的车子顿了一顿,打开车门把他俩捎上了车。

“谢谢师傅!”

俩人呼哧带喘地朝司机道谢,一脸胡茬的中年人摆摆手,示意自己要开车了,让他俩赶紧往里自己找地儿坐下。孙哲平先给约谈的对方打个电话知会了一声,撂了电话便趴在车窗旁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张佳乐更夸张,直接把自己往椅背上一摊,长胳膊长腿的活像个巨大的八爪鱼。刚才他被孙哲平拽着,好像十几步就从六楼飞下了一楼,现在心脏咚咚地剧烈跳动着,仿佛要把这辈子的份儿都跳完似的。

“大孙,”张佳乐缓了好一会儿,说话的语气还是有点虚,“你说他们能等咱们么……”

“应该能。”像是在开解同伴,也像是在宽慰自己似的,孙哲平连自己都没发觉地点了点头,“我给那个牵头的看过咱们的视频和资料了。“

张佳乐小声“哦”了一声,就又放心地躺回椅背上喘去了。K市有日子没下雨,外面的天气下火似的,太阳将路旁绿化带里的花花草草晒得直打蔫。孙哲平手里紧紧攥着那枚U盘,公交车每停一站他就朝外头张望一下,生怕坐过了站。

“——时代广场,到了。请您从后门……”

“走走走,”孙哲平把刚换了个姿势趴在椅背上的张佳乐撵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下了车,低头在手机上划拉着,“地图上说前边儿那条胡同走到头奔东,右手边第二个街口往南,最高的那栋就是。”

张佳乐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领路。他自觉在方向感上颇有天赋,以前出去旅游,他能徒步纵穿洪崖洞,新街口地铁站不迷路,一路闲庭信步走得十分超然。孙哲平在后边跟着,毫不在意,穿过了胡同之后果然别有洞天,眼底尽是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孙哲平正打算继续前行,就听张佳乐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哪边是东啊?”

这栋大厦是这一带地标性建筑物,一到五层是商场,再往上是写字楼,一眼望去便知道租金不菲。二人出了二十四层的电梯便知道找对地方了:眼前的整个半层楼的隔断都被打通,每一道门上面都悬挂着精心设计的LOGO,正是他们要找的地方。二人一进门,前台那名身穿制服戴着胸牌的的姑娘便礼貌地欠了欠身,对二人露出了一个职业的微笑:“二位下午好。请问找哪位?”

“吴经理在吗?”孙哲平花了很大力气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稳,“我们有预约,下午三点半的那个。”

前台的姑娘丝毫没有怠慢,仔细核对了当事人的名字和预约时间,将他们带进了一间空出来的会议室里。

“二位稍坐,吴经理马上就到。“她端来两个盛水的纸杯,放下便又走了。

这里对于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是他们所陌生的、几乎从未涉足过的“成年人的世界”。

张佳乐从进门的一刻便觉得浑身不舒服,他用余光瞥了眼孙哲平,想从对方那里获得一点对这种感受的认同;可孙哲平却表现得十分自在,将U盘放在桌子上之后,便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养起了神。

“哎,大孙,我怎么觉着这儿这么瘆得慌? ”张佳乐扒门缝看着办公区里一群着装体面的白领精英噼里啪啦地敲着电脑键盘,回头悄悄对孙哲平说道,“上回我看这么多人一起坐电脑跟前还是在网吧……”

“在网吧可没见你这么消停。”孙哲平自己也有点紧张,心不在焉地安抚着对方,“你就当他们都在打荣耀,肯定打的比咱俩菜。”

他俩坐了没一会儿,门外来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吴经理伸出手来和二人分别握了握:“让两位久等了。刚才办了点事情,稍微耽搁一会儿。。”

他的模样彬彬有礼的,反而让孙哲平和张佳乐有点不知所措了。抛开网游里的身份不谈,他们毕竟都还是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半大孩子,那份青涩在此刻一览无遗地写在了脸上。吴经理看出他们的局促,笑了笑,开门见山地说道:“二位的资料和视频我都给我们老板看过了,他是个荣耀迷,对于你们的技术十分认可。今天他派我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二位的要求,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来谈谈合同的事情了。”

“哦?”孙哲平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顺利,与张佳乐相觑片刻,没话找话地问道:“你们就这么相信我们?“

“不瞒二位,我们老板是个十分精明的人,他不光是认同你们的实力,还看中了荣耀这款游戏里潜藏的巨大商机。”吴经理的目光在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扫了几个来回,他毫不掩饰作为一个投资方对荣耀并不单纯的目的,信心满满地道,“如果两位之后愿意配合的话,我们可以将你们包装成职业圈内首屈一指的人气组合,从外形到个人风格,包括后续一系列的造星计划……”

“这个无所谓,”孙哲平飞快地打断他,“你们打算在我们身上投多少钱?”

“看来您是个爽快人。”吴经理没有因为孙哲平打断他对于未来的设想而发怒,反而露出了一丝颇为满意的神色,对他们比了两根手指。

“二十万?”孙哲平皱了皱眉。这可和他们的预期相去甚远。他和张佳乐的账号装备都不差,近些日子甚至也各自开发了几件银装,虽然目前只有五级,但如果要发展战队,至少是个不错的底子。二十万,可能连填补两个账号捆在一起的价钱都有些捉襟见肘。

“两百万。”吴经理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略微带着些生意人独有的狡黠与市侩,“这只是建队初期投入的费用。后期如果战队经营得不错,我们会另外再追加投资——当然,二位的合同和账号买断的金额另算。我之前了解过目前联盟里的情况,叶秋算是其中的一个标杆人物,当初嘉世和他签的是长约,连同一叶之秋一起,四十万买断。你们二位的合同将会比叶秋只高不低。”

“看来你们也没少下功夫。”听见“叶秋”两个字,孙哲平笑了笑,神经较之刚进门的时候也放松了许多,“你说的合同在哪?”

对方显然对此早有准备,吴经理从文件袋里掏出两份还挂着点油墨味儿的合同,分别推给孙哲平和张佳乐:“请二位过目吧。”

整个合同足足打了八页A4纸的正反两面,上面事无巨细地写明了关于投资、签约、战队组建、账号归属、盈利分成等诸多条款,孙哲平一条一条地看下去,唇角便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对方的确是十分狡猾的商人,但这并不影响这些人对电子竞技的敏锐嗅觉——他们除了将荣耀目的盈利模型分析得十分透彻之外,还明白两个核心选手能够为这份投资带来的价值。孙哲平不在乎生意,但他并不拒绝一桩能让自己完成梦想的生意。

他的目标很明确,并且不会被任何外在因素干扰。

当翻到合同的最后一页时,吴经理适时将签字笔递了过来:“如果二位觉得没什么问题,我们今天就可以签约。”

孙哲平点了点头。这是份任何对荣耀心怀梦想的人都无法拒绝的合同,他拔开黑色签字笔的笔帽,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打算落笔。

“请问,”坐在沙发另一头一直没出声的张佳乐突然开口,声音有点发怯,却是毋庸置疑的口吻,“第八章第二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刚写了个“孙”字的孙哲平一愣,连忙把合同翻到张佳乐说的地方。只见上面印着“甲方作为投资方,有权决定已成立战队内选手比赛名单,非特殊情况下,乙方不得干涉甲方行使该权利”一行字。

这一条孙哲平扫过一眼,不过没太在意,也没往深处去想。张佳乐一下子单独将这条拎出来谈,孙哲平反复读了几遍,也琢磨出了点不一样的意思来。

“哦,这条啊,”吴经理依旧保持着泰然自若的模样,显然对这份合同的签订胸有成竹,不紧不慢地答道,“既然是以您二位为核心组建战队,在战队人选方面绝大多数时候完全会尊重二位的选择。”

“只不过……我们董事长的儿子最近也对荣耀十分着迷,据我所知,他的技术十分不错。虽然他年纪还小,够不上参赛年龄,但如果磨炼几年之后能有机会与二位同台竞技……”

“您的意思是,将来可能会出现由投资人指派战队队员出赛的情况,对吗?”

“原则上来说是的,但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并不大,二位可以放心……”

“对不起,”孙哲平与张佳乐对视一眼,“这个条件我们不能接受。”

除了在竞技场里,孙哲平觉得自己和张佳乐的步调鲜有地一致——他俩同时站起身,眼都没眨一下地将那份条件颇具诱惑力的合同撕成两半,丢进了办公室一角的垃圾桶里。

这样的发展显然是吴经理始料未及的。

他先是错愕地张了张嘴,显然对被拒绝这件事感到十分匪夷所思,随后皱起眉思索了片刻,话锋一转,语气中多了些威逼利诱的意味:“请二位务必慎重考虑……我敢放言,能开出这种优渥条件的投资方恐怕二位再难遇到。我可以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

“三秒钟都不用。”孙哲平说,“这就是我们考虑之后给出的结果。”

评论 ( 21 )
热度 ( 139 )

© 苏砂 | Powered by LOFTER